数字报
   您当前的位置: 生活报网 > 悦读
假如天价罚单,是开给你“二舅”?
来源:   编辑:牛婷婷   2022-09-04 11:30:24

作者公众号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 静伟

看到陕西榆林“5斤芹菜被罚6.6万”的新闻时,我的枕边正静静地放着刚刚读完的莫言的《天堂蒜薹之歌》,让我不由得感慨:“冷漠粗暴的官吏总是相似的,不幸的民众各有各的不幸。”

莫言的这部小说,写的就是当地农民响应官员号召种植蒜薹,可蒜薹丰收后,当地官吏不仅对蒜薹滞销问题不闻不问,而且还变着法子增加各种税费,最终激起轰动一时的“天堂县蒜薹事件”。讽刺且悲凉的是,最终涉事的几个农民及其家庭,因这一事件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死散逃亡,“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涉事官员,在受到批评和处分之后,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当官去了。

再看央视报道中的榆林这位菜店老板,进了7斤芹菜,被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抽出两斤做筛查。时隔一个月后,市场监管部门以无法召回、不能提供供货方许可证、不能如实说明进货来源等理由,对这家菜店开出了6.6万元的罚单。好家伙,还整出个“吉祥数”,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7斤芹菜,被你们抽走2斤,剩余5斤每斤卖了4元,共收入20元,你们张嘴就罚人家6.6万,真是逮住蛤蟆恨不得攥出尿来啊,可就算薅羊毛,也不能这么一把都给薅秃了啊?一个小小的菜店,一年的收入又能有多少?你这天价罚款,可不是骆驼身上的一根稻草啊,这就是砸向骆驼身上的一块陨石啊!

正如西汉桓宽所说:“法者,缘人情而设,非设罪以陷人也。”这样“狮子大张口”的罚款,很难让人分辨,到底真是为了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还是出于地方或部门私利的“创收冲动”?

我看也有人以“民以食为天”的理由为市场监管部门辩护,说芹菜超标的是禁用农药“毒死蜱”,对于这种危害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行为,只有通过严厉的惩处,提高违法成本,才能真正起到威慑作用。

这话貌似没错,好像站在了道义的高地上,但在我看来,脱离剂量谈毒性,和强人所难来惩罚,都是耍流氓。

且不说,这几斤芹菜,超标了多少“毒死蜱”?造成了多么大的危害?菜农种菜农药超标,你却罚菜贩这么多钱,合适吗?更何况,你让一个小小的菜贩,如何掌握和承担起检测农药残留的技术和责任?

而且,时隔一个月,你让人召回卖出的芹菜,上厕所里给你捞去啊?你让人找当时的发票,万一真没在意丢了呢,小商小贩的,谁寻思这玩意这么值钱啊?谁寻思你们这么敢漫天要价啊?

不是不可以罚,但就像国务院第九次大督查第十六督察组成员质问当地领导的话:“你说这几十块钱的一个案值,罚他几万块钱,过罚相当不相当?”

可笑的是,面对督查组的质问,涉事市场监管局的副局长延某居然还跟没事儿人似的打着官腔:“我们今天讨论芹菜这个案值,确实还是有点儿问题。一般一个经营者,一年他的销售额能有多少,你罚六万多块钱,在处罚上有点儿过罚不当。”

“有点儿”本就轻描淡写,“我们讨论”、“你罚”更是把自己置身事外,说句咱老百姓的糙话:“放屁瞅别人,其实就是你放的!”

行文至此,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假设:如果卖芹菜的店老板,是开出罚单的市场监管人员的“二舅”?还会被如此狠罚吗?

我想应该不会,是亲三分向、熟人好说话这一点姑且不论,也不去说“过罚相当”、“轻微违法首违不罚”这些常识,而是他应该会更深切地体会到“二舅”小本经营的不易,体谅其卖了“问题芹菜”背后的委屈。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是有自由裁量权的,而这自由裁量权的尺度又是如此之大,跟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给了他们闪转腾挪、信口要价的空间。

巴尔扎克在他的小说《公务员》中,是这样形容某些官僚的:“他们像香菌寄生在梨树上一样,依附于公众事务,而又对公众事务全然漠不关心。”其实,漠不关心还算是好的,就怕那些残民以逞、食民而肥的。他们比“超标农药”还要可怕可恨。

奉劝那些“黄衣使者白衫儿”,在执行“公务”开出罚单之前,还是将心比心,多去想想,如果对面的是你“二舅”,又当如何?

如果还有心的话。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本网站内容未经许可不能用于其他网站,非授权转载,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黑ICP备11001326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