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生活知道网 > 今日焦点 > 焦点新闻 正文

杀人嫌犯逃17年 投案竟因案卷丢失“遭拒” ?

来源:生活报 编辑:朱小溪 2013-08-01 08:47
【摘要】据被害人家属姚女士介绍,本案的被害人姓蔡,他们一家是依兰县太平乡人。太平乡与桦南县大八浪乡离得很近,“我爱人以前曾与马某发生过矛盾。”1994年8月9日,被害人蔡某去大八浪乡办事,遇到马某,被其用刀杀死。马某潜逃。此后,姚女士一直在寻找马某,要为丈夫申冤



  1994年8月9日,成为家住依兰县的姚女士心中永远的痛。这一天,她的丈夫在桦南县大八浪乡菜市场被当地人马某用刀捅死,案发后马某潜逃。此后,警方对马某进行全国A级通缉,姚女士也在急切地等待着疑犯归案,这一等就是17年。

  2011年12月7日,在全国清网行动巨大压力下,马某终于向桦南警方投案。然而,得知这个好消息的姚女士依然高兴不起来:公安机关称,没法对马某定罪,甚至没法逮捕或提起公诉。

  “我听说这个案子的案卷好像丢了。”姚女士说。7月30日,桦南公共安全专家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了姚女士的说法,表示正对该案进行补充侦查,“现在看也没别的办法。”

  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2011年,马某投案后,因证据不足不能公诉,被取保候审。今年7月23日,马某的取保候审到期,是放是抓公共安全专家局要给个说法。没了关键证据,案件怎么侦破?还有案件后果的责任追诉,谁对被害人负责?这一系列的问题公安机关都很难给出解答。

  桦南公共安全专家局相关负责人开始仅有所保留地介绍情况,随着采访深入,态度发生转变,最后干脆拒绝采访。

  □文/翻拍本报记者崔立东王萌

  嫌犯投案

  警方“因证据不足”不能提请逮捕

  据被害人家属姚女士介绍,本案的被害人姓蔡,他们一家是依兰县太平乡人。太平乡与桦南县大八浪乡离得很近,“我爱人以前曾与马某发生过矛盾。”1994年8月9日,被害人蔡某去大八浪乡办事,遇到马某,被其用刀杀死。马某潜逃。此后,姚女士一直在寻找马某,要为丈夫申冤。

  “2011年的时候我出门坐车,正好遇到一个熟人,是大八浪乡派出所一个民警的亲属。”姚女士说,这个熟人很帮忙。经过警方工作,她很快得知马某于8月9日投案的消息。

  “我当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姚女士说,她以为对丈夫的死总算有个说法了。没想到,好消息背后却跟着坏消息。

  “听说嫌犯被劝回来了,我们就等,但是公共安全专家局也不找我们,等了半年吧,我们上桦南公共安全专家局找。”姚女士说,对方称,嫌犯的确归案了,但是还不能定案,“因为证据不足”甚至不能提请逮捕。姚女士私下打听,原来是案卷被“整”丢了。

  家属提供

  《在逃人员登记/撤销表》显示嫌犯投案

  为了证实自己反映的情况属实,姚女士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在逃人员登记/撤销表》。

  表格上显示,在逃人员编号T2308220009991999000032,姓名马某。案发经过为:马某于1994年8月9日用刀将蔡某杀死,于当日在逃。表格下方抓获日期为2011年12月7日,抓获方式“投案自首”。

  对于案卷丢失的消息来源,姚女士表示是从公共安全专家局里传出来的,而且“每次去公共安全专家局找都承认”,还有一些家属去公共安全专家局了解案件进展情况时录下的影音资料也可以侧面证实。

  在家属掌握的一段向原刑侦大队长打听案情的视频资料里,其中有这样的对话:

  家属:他们也都风传卷宗都不全了,谁知道全不全啊?

  大队长:这个我也告诉你,他们也不是没道理的瞎传。

  家属:那就是确实不全了?

  大队长:诉讼很难。

  记者对照“登记表”,向家属介绍情况的原刑侦大队长正是该案的登记审批人。

  知情人:

  “马某对当年的罪行全都承认了”

  记者了解到,犯罪媒疑人马某是桦南县大八浪乡人,投案取保后曾在大八浪乡居住过一段时间。7月30日,记者前往大八浪乡,一些当地人表示对此事了解一些情况,尽管过去了近二十年,当地人对这起杀人案仍然记忆犹新。

  据说,案件当年相当轰动,不仅是乡里面大家都知道,风声也传到了县里。案件发生后,马某逃跑,就一直没有消息。“以后的事情是马某投案后传出来的,据说他这些年一直在南方隐姓埋名做物流生意。”当地人说。

  当地派出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马某投案后,认罪态度好,配合警方调查,对于当年的罪行全都承认了,由此可知对方是真心悔过,想要赎罪,可谁能想到案卷找不到了,真是白瞎这个案子了。”

  记者希望当地公安机关提供马某家属的联系方式,但是对方认为现在正处于敏感时期,对于马某及家属会造成心理压力,拒绝提供。据当地人透露的情况,马某现在已经回到了南方。

  桦南警方:

  仅凭口供无法定案

  材料不完善正补充

  记者在桦南县,先后与桦南县公共安全专家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以及政治处的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接触,通过他们透露的只言片语证实,此案确实存在。

  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姚女士反映的案卷丢失,实际上是“技术卷宗”丢失。记者向法律界人士打听,所谓“技术卷宗”包括:现场勘查笔录、技术鉴定结论以及证人证言等,属于案卷材料的核心部分。

  “技术卷宗”的丢失,直接导致了案件达不到公诉的要求,这也是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在接受采访时多次强调“还是一些材料不完善,完善的话早都诉出去了”的原因。

  负责这起案件侦办工作的刑侦大队王大队长曾明确表示,仅凭口供,无法定案。王大队长说:“给被害人家属带来那么多伤痛,人不能白死,但是新刑诉法规定不能自证其罪,你自己说有罪是不可以的,得有相关的证据证明你有罪。你就说这个案子是我的,我承认,也确实有这么个案件,我就承认了,但是现在没有相关的证据证明我干这个案子,还是诉讼不了,就这个样子。”

  副局长私下说:“我们做工作把嫌疑人追回来的,能不想结案吗?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1994年到现在将近二十年,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了解案子的民警现在去世俩,都是主要经手人。你要问我现在案子进行到什么程度了,我只能说正在查,正在补充,就是材料不完善正在补充。”

  7月30日,记者希望了解更详细的情况,桦南公共安全专家局政治处相关负责人最后竟然表示,“案件正在处理”,不接受采访。

  棘手问题

  取保一年到期嫌犯何去何从

  按照相关规定,取保候审期限为一年,今年7月23日是马某取保候审的最后期限,这一点得到了桦南警方的证实。

  被害人家属认为,桦南警方面临三个棘手问题:首先,马某取保到期将面临变更强制措施;其次,该案今后如何定性;最后,谁为被害人的死负责。黑龙江启凡律师事务所郝曙华律师认为,警方的态度应是能收集证据尽量收集,不能放弃,但现有证据如达不到起诉要求,按照疑案从无原则,只能撤案或销案,否则对犯罪嫌疑人不公平。如果真是无法定罪,马某身份就是自然人,不再“存有嫌疑”。但不是说案件就无法追诉,有一天找到相关证据还可以重新立案。所以,警方面临的三个问题中,最为棘手的应是谁为死者负责。

  家属悲痛:

  “没法定罪谁为我丈夫的死负责”

  郝曙华律师认为,本案各方中,被害人家属遭受重大打击和损失,造成被害人一方有冤无法申的公安机关及相关办案人可能有很大责任,但是否构成国家赔偿,从我国目前司法实践经验看还有一定疑问。案卷丢失的问题使受害人家属无法申冤,国家应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对于事件进展,桦南警方表示,省公安厅及佳木斯公共安全专家局已介入调查,并且组成督查组和案件调查组。然而,截至发稿,记者仍未得到案件调查的任何最新进展,相关调查组及桦南公共安全专家局也未公布案件追责的任何结果。

  “没法定罪,谁为我丈夫的死负责?”姚女士说,这些年吃的苦都不重要,只希望杀人者得到应有惩罚。警方能否补齐证据,成为一家人全部的期待。

  嫌犯登记表

  被害人生前照片

  嫌犯取保候审已到期何去何从成疑

【头条推荐】

  • ■我省2013特岗教师招聘面试名单公布1486...

  • ■嫩江 松花江 黑龙江水大 个别江段超警戒...

  • ■哈市道里区7月25日至8月底66条街路改造...

  • ■老小区物管难题亟待解决 新物业上岗新气...

  • ■香炉山拍蓝蝶 许心愿发微博 就可赢取景...

  • ■昨日凌晨哈大高速三辆大货连撞2死4伤

  • ■哈市南岗区公招160名教师3600人报名

  • ■哈市公立幼儿园收费

  • ■今年开建哈尔滨机场扩建工程

  • ■民办高中争优质生源 录取分段10天涨30分

  • ■哈机场停车场:小型车停车费由30元调至4...

  • ■桦南全城悼念:爱笑的天使女孩胡伊萱

  • ■杀人嫌犯逃17年 投案竟因案卷丢失“遭拒...

  • ■哈市四路两桥明起部分封闭施工

  • ■哈市市重点高中择校分段划定

  • 扫描关注生活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