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8年 齐市小伙卖北京房产回乡经营种子店

北漂8年赚钱赶不上花得多 年入15万还是“月光族”
齐市小伙卖北京房产回乡经营种子店
选对一个品种多赚几十万
良种撒黑土 迎春正发芽

生活报记者 栾德谦

休息了一冬的黑土地上,农民们开始清理去年秋天残留在地里的少量秸秆。这个季节,正是经营种子店的小东一家开始忙碌的时候。

5年前,因为恋情的结束、工作的压力和亲人的惦念,齐市人小东辞掉了销售工作,从北京回到家乡。曾北漂8年的他,如今在省内一个北部小县城里,帮家人经营一家种子商店,做着农民的生意。日子很踏实,他学会了区分五谷,学会了统计出芽率,帮老爸选种子,一下子多赚了几十万。如今在他心里,有股像种子般在黑土茁壮生长的期望。

曾月入一万八
房租太高应酬太多 赚再多也“月光”

小东告诉生活报记者,他在北京上了4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做音响设备的销售工作,游走于北京及全国各地新开业的KTV。“那时,我有年均15万的收入,曾一个月赚了18000元,成为销售冠军。”小东回忆说,“但为了工作要选地段租房子,五个人住一起,一个房间月租金都要2000多。日常花销也特别大,比如要想跟同事处得融洽,想拉关系谈业务,时不时得喝几顿酒,大家再一起旅旅游,钱就花得差不多了。而且,我还谈着恋爱,对女友总是有求必应。赚得多,花得更多,我甚至办了好几个银行的信用卡,每到月底都要在各银行卡之间倒钱。就这样,几年下来,也没攒下钱。”

数年过去,毕业后初入社会的激情渐渐消散,赚钱怎么也赶不上花钱速度,工作压力也非常大,小东开始感到身心疲累。

女友分手奶奶年高
卖掉北京房子 想回家乡另寻一片天

让小东决意离开北京的导火索,是一段爱情长跑的结束。小东和前女友高中相识,在北京共同走过青春岁月,本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早在2003年,我刚大学时,我家在北京五环外就买了套房子预备当婚房。可后来她想去法国留学2年,征求我的意见,我想到两人感情很好,为支持她追求梦想,就同意了。本想着等她回国就结婚的。没想到,她回国后不久,我们就分手了。”

刚分手的日子里,小东的情绪非常低落,也没心情谈业务。家乡年近九旬的奶奶,每天都会来电关心。想到奶奶的惦念,想到奶奶的年纪,想到奶奶做的白菜肉卷,小东有了回乡的念头。

在齐市老家,为人仗义、机智幽默的小东始终是人群中心,每逢过年回家,大家都争相找他喝酒聊天,都觉得他是个聪明人,能成事。“就算离开北京,在家乡不也有一天片吗?”小东决定卖掉北京房子,回到家人身边。

充分利用信息优势
帮老爸选种做代理 一下多赚几十万

回到齐齐哈尔后,小东曾在一家新建的大型物流企业当了2年网管,但收入不高,也没有好前景,于是决定与父亲做起家族生意:卖种子。

从繁华首都回到家乡,甚至还要到偏远小镇去卖种子,小东却有了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从参加种子博览会到与客户洽谈,凡事亲力亲为,虽然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感觉比给别人打工要好。之前我几乎五谷不分,而经过两年学习,我都学会做出芽率实验了。”

同样是卖种子,小东更懂得借助网络了解各类种子的特性和本地适用性。2015年,他帮老爸选了一个玉米品种,并说服老爸获得了地区总代理的资质,独揽经销权,一下子多赚好几十万元。

2016年,小东的表弟和从澳大利亚归来的表哥,都回来各自开了一家种子商店。在小东的带动下,家族式种子经营网络已经遍布他所在的县城。

做生意也有风险
光卖种子不够 想试建产业链直通北京

然而,生意总是有风险。“去年因为政策变化,我们家的主营项目,玉米种子销售量明显降低,还好省里开通了很多粮食专列帮忙把玉米卖到南方。这也让我体会到自己做生意的不易。”

小东告诉记者,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他已经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走访省内周边县区和科技种植地区。“我知道农垦一些地方,已经开始研究转变种植结构,引导利用滴灌技术种植水稻,我也正在考察抚远等高寒地区的水稻种植情况。地里种什么,不但农民在想,我们也在思考,而且我们要走在农民的前面。”

记者了解到,北漂时结交的哥们,小东还都保持着联系。“下一步,我想通过北京的朋友,尝试建立一条从田间地头到北京社区的小产业链。如果今年有农户愿意配合,我希望春耕期间就做个小试点,按客户需求进行精准种植。”

“老爸的身体现在不是很好,有让我接班的意思,我也挺有信心把‘家族生意’做好。”小东说,“春天的黑土地是最肥沃的,希望我这把种子撒下去,也能深深扎根,茁壮成长。”

北漂8年如一梦

尽管人已回来多年,但酒过三巡后,小东时常还会想起北漂生活。“那时,我们合租一个屋5个人,现在有3个都回到各自家乡去了,其中一位老李,也是咱东北老乡,他回到吉林老家,跟老爸做起米厂机械的生意,红红火火,已经结婚生子,日子过得也很滋润……”

谈起北京,小东心中百感交集。“北京现在越来越大了,那里有我全部的青葱岁月。记得我的第一辆车还是贷款买的,那时北京的车牌号还没现在这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