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小老板北京奋斗8年 关掉公司在哈买校区房

伊春小老板在北京奋斗8年 买得起房却落不了户
为孩子 关掉公司在哈买校区房
    
生活报
记者 姜辉

4月4日,是路平今年第三次回哈市,飞机的轰鸣还回荡在耳边,在哈西新区一个小区里,他眯着眼睛,再次打量眼前这间130多平方米的小三居,从客厅到卧室,从厨房到卫生间,他时不时用手按按未经装修的水泥墙皮,“儿童房的飘窗得加上苯板保暖,卫生间不能做隔断,要不孩子容易绊倒……”

2009年,为给下一代更好的教育,路平变卖哈市婚房带着妻子去了北京。2015年,还是为了孩子,他重回冰城,买了一套校区房。再过一年,女儿就7岁了,路平也将和妻子正式离开北京,在哈市照顾孩子上学。

卖掉婚房北漂
想让下一代做北京人

今年35岁的路平,老家在伊春的一个小山村,他个子不高还很瘦,但有副大嗓门。“我父母是林厂职工,没啥学历,就盼着我能光宗耀祖,我这也不争气,只考到哈市读了一个专科,以后只能看我闺女了”。

2007年,路平从哈市学府路一所高校毕业,当年年底和同班的妻子结婚,在服装城附近开了一家杂货店。“每年9月大学开学,我们都提前囤些床垫子、暖壶、水盆、被褥等必需品,卖得很快。”说起卖货,路平兴奋地表示,他从小就喜欢做买卖,“小时候,爸妈夏天把从山上采回来的老蕨菜、刺嫩芽、老桑芹等野菜用大缸腌好,冬天我就和他们一起到镇上去卖。大二,我就和室友凑了8000多块钱,批发了200多张床垫子,趁开学在学校里卖,一上午就被抢光了。大三,我借了5万块钱,从浙江发了三大卡车床垫子,学府路和江北的大学,我都卖了个遍。”

由于物美价廉,路平的杂货店生意越做越好,但来自亲友的风言风语和妻子的叹息声让他如坐针毡。“我爸妈性子要强,我毕业卖杂货让他们很失望,亲友聚会都很少去。我老婆很看重教育,按她的话说,上清华北大,外地的得600多分,在北京400多分就进去了,将来咱家孩子得去北京”。
2009年6月,路平和妻子卖掉哈市婚房奔向北京,梦想着通过打拼,让下一代成为“北京人”。

租住六环外
上班倒三次车需一个半点

初到北京,小夫妻在昌平区租了一间60多平方米的屋子,每月1800元。

“都说北上广一线大城市机会多,其实只有真的去了才有发言权”。路平和妻子买了一份北京地图,开始找工作。“我俩每天打电话预约面试,刚开始打算找IT业或者文员类的工作,对方一听是专科的,马上声调就变了,有的更是干脆就挂机了”。被多次拒绝后,小夫妻的心理预期不断降低,“后来无论什么工作,只要同意面试,我们立马赶过去”,半个月后,路平在一家服装贸易公司找到了一个业务员的工作,妻子被一家保险公司招为推销员。

原以为找到工作就算安定下来了,可更大的难题还在后面。“我们租的房子在六环外,我的单位在东四环,相距50多公里,每天6点必须出门,先坐公交车然后上地铁2号线,再倒地铁1号线,最后还得倒一次公交车才能到单位,不堵的情况下也得一个半点。在哈市时,我家就在学府路,走去店里才不到10分钟,到北京后一天光上下班就得在车上待三个点,早高峰挤车就是一场噩梦”。

此外,北京当地的饮食也让路平很难适应,“中午单位没有食堂,我一般都找东北菜馆吃,只要有时间,我和我爱人都买菜回家自己做饭,合口味还省钱”。

为挣奶粉钱跑遍全国 曾陪客户喝到便血

2012年,随着一个小生命诞生,路平升级做了父亲。为给女儿挣奶粉钱,他开始主动申请出差,最忙的一个月有23天都在路上,一年跑了六七十个城市。

“孩子出生后,我常年不在家,只好把岳母接到北京,我爱人的班也辞了,我得把她那份钱挣回来”。路平出差每天食宿补助200元钱,为了省点钱,他大多选择五十元以下的小旅馆,赶上饭时通常就是一碗牛肉面,“现在提起面条还想吐”。

“我当时的公司是从事高档工服订制业务的,主要客户群体是银行、邮政、工商等群体,陪客户吃饭喝酒是基本功课,有一次在湖南湘潭,我陪客户一天喝了四顿酒直接便血了,打了一瓶点滴,第二天就又赶火车去下一个城市见客户了”。常年出差,加上饮食不规律,路平患上了慢性胃炎。“无论走到哪都得随身带着药,感觉胃疼就得吃,对我来说,胃药就是零食,每天都得来几粒。”

自己开公司当老板 买得起房却落不了户

“总给别人打工也不是长事,想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还得自己当老板”。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路平的经济头脑又开始跃跃欲试。

2014年3月,路平在北京东五环租了一个20多平方米的门市,开始从事服装贸易生意,“北漂6年,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为了拿到折扣价,我一次性交了两年租金,基本花光了积蓄,办公室只雇了一个人。为了谈生意撑面子,我又从亲友那借了30万买了一辆奥迪A6”。

“2014年3月到8月那184天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间,用度日如年都不足以形容我当时的煎熬”。路平说,公司开业后,并没有像预期那样顺利,前一个月只争取到两份小额意向合同,还都没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