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外科儿医让毁容的孩子重绽笑脸

17年帮两万名唇腭裂、脸外伤患儿实施“整形术”亲眼见证众多患儿家庭的痛苦与微笑
冰城外科儿医让毁容的孩子重绽笑脸

田素宝和他治疗的患儿

术后重绽笑脸的患儿们图片由田素宝提供







文/摄生活报记者徐日明

18日,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田素宝完成了他的第两万例儿童颌面整形手术。当天,他给与自己是微信好友的患儿家长们群发了一张“召唤帖”:由我实施整形美容术的孩子们,你们现在恢复得怎么样?把你们的近照发给我,让我看一看你们的笑容。

几个小时之内,200余个患儿家长回传了自己孩子的近照,一张张笑脸浮现在田素宝的手机屏幕上。时间在推移,“笑脸”还在增加……看着这些患儿的近照,想想孩子们入院时让人看了揪心的损伤面容,再回忆起自己站在这个手术台上17年,实施口腔颌面外科整形手术,帮那么多先天性唇腭裂、被动物咬伤颜面、意外伤毁容患儿找回天使般的笑容,田素宝内心有些激动。他说,其实“20000”代表的不是个人成绩,数字背后是两万个家庭的幸福微笑。

治疗唇腭裂险遭遗弃男婴

让“天使微笑”抚慰患儿家庭之痛

你能想象一个家庭原本欢天喜地地迎接新生命,可孩子一降生却是唇腭裂患儿,家长内心会经历怎样的挣扎和痛苦吗?

“那是2009年秋季的一天,我清楚地记得一对家住外地的小夫妻,抱着一个孩子来到我们医院,孩子爸爸像魔怔一样叨咕着: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那孩子身上的衣服和抱被湿漉漉的,还沾着好多泥土,和其他新生儿来就诊时的样子差别很大,所以我印象特别深。”田素宝说,当时他下意识地觉得这孩子身上一定发生了不寻常的事。原来,孩子出生后,因为唇部畸形,吃奶时总是呛奶,饿得直哭。小夫妻觉得这孩子肯定养不活了,一度将他丢弃。“小夫妻俩说,他们将孩子扔到一处野地里,那天晚上下着雨,他们一步三回头,直到孩子的哭声被大雨淹没……那一刻,两人放声痛哭。”一天后,雨停了,坐立难安的小夫妻认为孩子肯定已经死了,想把他埋掉“安葬”。可是,当他们来到丢弃孩子的地方,看到孩子还在嘤嘤地啼哭时,小夫妻对视一眼,立刻扔掉手里准备掩埋孩子的铁锹,疯了一样扑向孩子。“儿子,儿子,爸爸妈妈有罪,我们来救你了,快,快,上哈尔滨。”两人连孩子的衣服也来不及换,就叫车赶到了哈尔滨市儿童医院。

“当时,小夫妻说,看到孩子还活着,他们心里说不出啥滋味,既不想再狠心丢弃孩子,又觉得养大这样一个孩子,注定后半生要失去所有的幸福和轻松。”田素宝说,其实这对小夫妻并不知道,自2008年起,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已经成为美国“微笑列车”基金会免费手术治疗的定点合作医院,不但解决了先天性唇腭裂患儿家庭治疗的经济负担,还可利用国内外先进技术使患儿得到最好的治疗。

术后出院,那对小夫妻给孩子起了小名,叫小宝,是按照田主任的名字起的。

“送走那个孩子和他父母时,田主任嘴里一直喃喃地说‘这孩子,笑得真好看’。”口腔颌面外科医生许云龙说。

五小时缝合被狗咬伤左脸让6岁小男孩“笑得更灿烂”

哈尔滨市儿童医院口腔颌面外科接诊的不只是先天性唇腭裂患儿,还有相当一部分患儿是因外伤引起的颜面损伤。比如,被狗咬伤。田素宝主任说,因为孩子身材矮小,所以被咬伤部位通常都是面部。

2017年年初的一天晚上,一对年轻父母带着一个6岁男孩赶到儿童医院口腔颌面外科就诊,揭开纱布那一刻,当晚接诊医生孟巍都愣住了。只见,孩子左脸有一大片缝针,缝线处的伤口已经出现发炎和溃烂,血肉模糊。“孩子一直在哭,嗓子都哭哑了。父母说这伤口是被狗咬的。”孟巍医生回忆说。

当时,患者一脸愁容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他们说,大约十天前,家里养的一只大狗,不知何故突然把正在院子里玩的孩子扑倒、咬伤。当全家人冲上去把狗打跑时,孩子的左脸已经被咬下了一块肉。家人立即将孩子送到了镇卫生所,可是,那里医疗设备和水平有限,医生缝合伤口一周后,出现了感染和伤口溃烂。孩子脸疼痛难忍,整日哭个不停。

第二天,田素宝主任为孩子做了手术。根据孩子的伤口特点,他没有直接为孩子缝合伤口,而是先清理创口,再用细如发丝的无创伤缝合线进行分层缝合。先确保伤口无张力以后,再对伤口表面进行无疤痕缝合,手术整整持续了五个小时。

几天后,孩子出院回家休养。临行前,孩子父母特意带他来感谢田素宝,小男孩微笑着、挥着小手对田素宝主任说“爷爷再见。”48岁的田素宝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因为经常熬夜手术、学习,自己的头发已经花白,难怪孩子要叫他爷爷。“召唤帖”百张回传笑脸

见证百个家庭的“微笑群像”

“17年了,我一直在为孩子们做美容整形,算一算,已经有两万例了。尤其是当科里的同事告诉我这个数字后,我突然觉得很想知道他们的近况、想知道他们恢复得怎么样了。我知道,他们的笑容一定很灿烂,但还是想亲眼看一看。”于是,5月18日,田素宝在自己的微信里,给曾要求加他为好友的患儿家长们发去了一张“召唤帖”。

“田医生,看我们家庆林的艺术照,现在她可喜欢照相了”、“田医生,现在的久航可喜欢笑了。”“田老师,您看伽宁,这半年来他可开心了。”“田医生,爱迪上个月还说她想你了。”短短一上午,就有200多个患儿家长把自家孩子治愈后的近照发给了田素宝主任。“多好的孩子啊!”田素宝一张一张地翻看着,脸上的表情不是自豪,而是幸福的微笑。“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笑得那么灿烂,我特别高兴,他们有的曾是先天面部畸形,有的是后天意外造成的颜面损伤,比如车祸、摔伤、狗咬伤等。这些给孩子的容貌、心理都带来了创伤,也给他们的家庭笼罩上了阴影。治愈他们就是‘治愈’一个家庭。”田素宝说,作为医生,他最大的幸福就是看见这些孩子、这些家庭幸福微笑。

记者手记

田素宝的微信朋友圈,有这样一条信息,没有图片,只是简单的五个字:我想看你笑。

想看谁笑?田素宝说,这是写给女儿的。“我最喜欢看她笑,她13岁,笑起来很漂亮。看着她笑,我所有的愁事儿都没了。倒不是她真的有多漂亮,而是在我眼中她最美,因为我是她爸爸。”

其实,这是天下所有父母的心愿——看到自己孩子天使般的微笑。

哪个父母眼里,自己的孩子不是最漂亮的呢?可现实世界里,真的不是这样。一些孩子因为种种原因毁容,他们的父母在流泪,孩子们的童年也可能因此不再有笑容。他们的世界,从此变得灰暗……所以,17年来,田素宝一直在努力帮每一个受过伤害、流过眼泪的孩子找回自己的笑容,努力帮助每一个置身痛苦的家庭找回笑容。他说,只有这样,自己笑得才更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