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戒了毒,我重新做您女儿”

她投资失败靠毒品麻醉自己 相依为命的父亲急火攻心病倒
通过“心理脱毒” 得以在父亲节前父女“提前团聚”
戒毒所里她哭跪在父亲面前:
“爸,戒了毒,我重新做您女儿”
    
文/摄 生活报见习记者 岳聪

这是父亲节前的一个特殊场景:16日,在省公安厅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开放日亲情活动上,34岁的张佳(化名)哭着跪在父亲面前说:“爸,戒了毒,让我再重新做您的女儿”。在这之前,父女俩已经半年多未曾谋面了。在父亲重病、投资赔光所有积蓄的生活磨难面前,张佳曾用吸毒逃避现实;在被强制戒毒、悔过反思时,她痛定思痛,希望重获自由后可以再次撑起这个家,好好照顾自己的父亲……开放日亲情活动上,张氏父女娓娓道来,向生活报记者讲述了他们那段“心碎”的过往。
    
父女强制戒毒所里相见
“爸,女儿错了,以后会好好悔改”
    
“真没想到,父亲老成这样。”这是开放日亲情活动时,张佳在人群中见到父亲张峰(化名)的第一反应。自从被强戒后,她已经有7个月没见到父亲了。父亲节前,省公安厅强制隔离戒毒所邀请部分强制戒毒的学员家属来到戒毒所,与学员一起听取心理专家对戒瘾心理治疗的讲座,并进行一对一咨询。戒毒所希望通过这个节日感召戒毒学员和亲人一起努力,进行“心理脱毒”。

张佳从未想过,自己强制戒毒这两年里还有机会见到父亲,悔恨、自责、心酸一股脑地涌上心头,她紧紧地抱着父亲,一遍遍哭着说:“女儿错了,以后会好好悔改,出去了让我重新做您的女儿……”

这一刻,这位历经生活磨难的60岁的父亲,也是老泪纵横。

父女俩是双城人。张佳8岁时,母亲去世。“那时候,妹妹才4岁,父亲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妈地把我们拉扯大,一直没有再婚。”张佳说,不是父亲不想找个伴,或者找不到,而是为了她放弃了。

张佳记得那时候父亲有一个快要谈婚论嫁的对象,可是担心后妈对自己和妹妹不好,张佳坚决不同意,只要父亲一跟她提再婚的事儿,她就作个不停,后来父亲妥协了,为了她,一把火烧了准备好的结婚用品,从此再未提起过这件事。

那段时间,家里靠父亲种地、打工维持生计,妹妹年纪小,家里还有个患小脑萎缩的奶奶要照顾,所以张佳中学就辍学了,在家帮着爸爸干家务,洗衣、做饭,为父亲减轻些负担。日子虽然过得不容易,但也算温馨幸福。

    
    
曾是个自强自立的女孩
“靠双手打拼,让父亲享了几年福”

张佳是一个好强却又内心脆弱的姑娘。由于从小没有母亲,她总感觉别人是在用同情的眼光看自己。加上生活艰辛,希望有人帮自己分担照顾家庭、照顾父亲,她一度试图通过婚姻摆脱当时的境遇。于是,2000年年底张佳结婚了。可是事与愿违,这段婚姻仅维持了一年多。离婚后张佳成长了许多,决定到哈尔滨打工,靠自己的力量改变一家人的生活。

刚到哈尔滨时,张佳在水果店卖水果,一个月的工资只有650元。

后来,张佳遇到了让自己生活有所转折的“贵人”——一个超市的老板、老板娘。两个人对张佳特别好,他们有一个饭店,正好要出兑,夫妻俩看张佳能吃苦,就把店兑给了张佳。

2005年开始,张佳在自己的店面卖早餐。

张佳事事亲力亲为,每天都要忙活到半夜12多才睡,凌晨3点多再起来接着工作,没有一天休息日。这还不是全部,在经营着早餐店的同时,张佳还在超市兼职收银,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大家都说张佳“跟自己的身体有仇”,可张佳说,不管多累,晚上看看自己收获的那些钱,再想想即将给家人带来富足一点儿的生活,她就一点儿疲惫感都没有了。

渐渐地生活有了起色,张佳终于通过自己的手让父亲过上了好生活。“对我爸来说,可能只有那几年是享福的。平时,他没事就出门溜达溜达,打打麻将,扭扭秧歌。我爸还是领舞呢,那时候真的很开心!”张佳回忆着,目光里透着幸福的神色。   
    
投资失败误入歧途
“吸毒后,我忘了父亲、忘了家庭”
    
正当张佳想让生活更进一步时,事情却急转直下。

2011年,张佳的一位同学对她说,看你干饭店怪累的,还是跟我去卖海鲜吧。于是,张佳出兑了饭店,拿着所有的积蓄,和同学一起去了威海,冒蒙拉回来了两车鱼。由于没有运输经验,鱼很快死光了。短短20天,张佳赔光了多年辛苦攒下的30多万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期间,父亲张峰因病进入医院治疗。父亲重病,再加上自己投资失败,生活中的磨难接踵而至,压得张佳喘不过气来,几天时间她就瘦了20多斤。

由于不敢跟父亲说出实情,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父亲,张佳在那年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也就是在那期间,她染上了毒品。“跟朋友一起过年,大伙聚会时,里面有一个名叫何丽(化名)的人曾吸过毒,何丽张罗着过年大家伙乐呵乐呵,就拿出了点儿毒品让我们试吸,我就是从那以后染上毒瘾的。”张佳说,在那以后,只要一有什么愁事她就想吸毒,还经常跟何丽一起吸完毒后互相诉苦、“互相开导”,有时一说能说好几天。张佳觉得,跟身边的朋友说大家会笑话她、唾弃她,而只有在毒品的麻醉下能忘记痛苦。

吸毒后,张佳忘了父亲、忘了家庭。以前,她每半个月看望一次父亲,没事儿就给父亲打电话唠唠家常。可吸毒后,她很少给父亲打电话,父亲打来电话她也是敷衍几句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