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女士: 王者荣耀 把我和儿子变成 两个世界的陌生人

开栏语

从“小学生手游”到“全民手游”,“王者荣耀”无疑是当下最火的手机游戏,没有之一。然而火爆的背后却是一片凄凉,我们震惊地看到,许多中小学生严重痴迷游戏,甚至到了不思学习、不愿与父母交流的程度。暑假又来临了,我们不希望“王者荣耀”成为学生假期生活的唯一,对未成年人来说,远离手机游戏,刻不容缓。

记者热线:徐日明 13946088336

冰城11岁男孩小峰的母亲刘女士:
王者荣耀
把我和儿子变成
两个世界的陌生人

文/生活报记者 徐日明     摄/生活报记者 张宇驰

“我是一个11岁男孩的母亲,我儿子原本是一个挺阳光的孩子,听话懂事、学习上进、喜欢足球,每次看见他踢球回来,嚷嚷着找我要好吃的时候,我都想在他红扑扑的小脸上亲一下。可半年多前开始,他迷上了一种手机游戏,叫‘王者荣耀’,从此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

近日,哈尔滨市11岁男孩小峰的母亲刘女士,致电生活报讲述自己儿子在迷上手机游戏后的变化,希望通过自己的眼泪和表白,唤回正在远离自己的儿子。

课外活动只剩游戏
“以前等儿子回家 现在等儿子抬头”

“以前,我是等孩子放学回家,现在,我是等孩子玩够手机后抬头。”       刘女士说,小峰以前很听话,学习成绩在班里排前几名,放学后和同学一起踢球,回家就会把一天的经历、困惑讲给她听。每每看着儿子踢完球以后红扑扑、脏兮兮的小脸,刘女士总是爱得亲了又亲。

去年,儿子开始在刘女士的手机上玩一些小游戏,但时间不长,只要刘女士让他停下来,他都会放下手机,和妈妈一起聊天做家务,和爸爸一起到小区里溜小狗,一起给家里的小金鱼换水。

“那段日子多好啊。”刘女士说。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刘女士发现手机里多了一款名叫“王者荣耀”的游戏,而小峰玩手机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几乎是一回家就要玩。后来,小峰说同学们都有手机,联系起来比较方便。刘女士想想孩子11岁了,就给他买了一个当做生日礼物,结果从此后儿子天天都在玩手机,而且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王者荣耀”,球也不踢了,小狗也不遛了,小金鱼都死了也不管,回家后一句话也不和父母说,勉强做完了作业,就开始低着头玩游戏。

 “渐渐地,我开始感觉到控制不住他玩游戏的时间了。”

过年过节都一样
“从睁眼玩到手机没电 连年夜饭也不吃”

“慢慢的,游戏占据儿子的时间越来越长,除了聊天和运动的时间,又开始蚕食他吃饭、学习的时间,无论年节都是一样。”

今年春节的时候,小峰已经玩手机玩了半个寒假了,每天一睁眼就抓起手机,玩到中午手机就得充电。当时刘女士和丈夫就盼着亲戚们都赶快来家里,因为孩子最爱吃大舅做的饭,最喜欢和大舅家的小姐姐一起玩。

“也许等大哥他们来了,小峰就能放下那个破玩意儿吧。”

因为厌恶,刘女士和丈夫已经开始用“破玩意儿”这个词来称呼手机了。

“峰啊,大舅把饭做好了,有你最爱吃的排骨。”

可是,当刘女士的大哥做好了饭,喊小峰来吃的时候,小峰只是勉强应了一句,“啊,放那儿吧,我一会就来。”

“小峰,你大舅一年才来一回,你头也不抬一下,叫你吃饭动也不动,你到底想怎么样?”看着大哥一脸尴尬,刘女士终于怒了,一把抢下儿子手中的手机。

“你快给我,马上要开战了,我要不打就坑队友了。”小峰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直扑着手机过来。

 “你到底要打多久?你已经玩了整整一天了!”

“再玩会儿,一天总吃饭,你们吃吧,我不饿。”小峰从妈妈手里抢过了手机,坐回了原位。

 “当时,大哥一直在打着圆场,我老公也一直和家人们陪着笑脸,可是我们的年夜饭吃得没滋没味。以前孩子不在家的时候,感觉家里不热闹,可现在他在家也是一样,除了偶尔突然喊一声游戏中的内容以外,他几乎不和我们说话。”

刘女士回忆到这里,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没收手机也没用
“为蹭手机玩游戏 帮别人拿东西受欺负”

 “春节的经历让我们认识到,手机问题已经不解决不行了。”

小峰的“游戏瘾”越来越重,终于被老师发现上课的时间也玩,到了开家长会的时候,刘女士被老师狠狠批了一顿。刘女士和丈夫商量,先用最简单的办法,切断手机的流量和家里的wifi。“本以为没有流量就不能玩了,可是我们太天真了。”

在家里断掉wifi后,小峰开始以各种理由晚回家,比如出去踢球、去同学家写作业等等。其实刘女士心里也明白,就是因为在家里不能玩“王者荣耀”,孩子不愿意回家了。手机没有流量了,小峰就开始去一些有wifi的公众场所,或者蹭同学的热点流量,在家的时间少了,但玩游戏的时间一点没少。

     “第一招失败后,我们决定干脆没收他的手机,没有手机看你怎么玩。可是没过多久,我们自己先坚持不住了。”

没收手机后不久,一次刘女士的丈夫开车去接儿子的时候,看到一群孩子走在放学的路上,儿子小峰除了自己的书包和扫除工具,还拿着另一个书包和两样工具。原来,因为小峰没有手机,要用别人的手机来玩“王者荣耀”,所以就要帮别的孩子拿东西,受别的孩子欺负。

“我们认真和孩子谈过,可是小峰满不在乎,还说这叫‘猥琐发育’,后来我一打听,才知道这也是‘王者荣耀’里面的一句胡话。没办法,我们只能把手机还给他,难道还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在同学面前低人一头吗?除了苦口婆心地嘱咐他,上课时间不要玩,放学以后再玩,我们再没有任何办法了。”刘女士无奈地说。

母子渐行渐远
“我讨厌‘王者荣耀’ 孩子就讨厌我”

“现在,这个手机,这个游戏,已经成了挡在我和儿子中间的一堵墙了,我们之间已经快没话可说了。

    “家里总是静悄悄的,好多时候,我们就那么无声地坐着,我看我的电视剧,他玩他的手机。我偶尔叫他帮我做点事,他有一百个不耐烦,即使偶尔说话,他嘴里不再有学习,不再有同学,甚至不再有我,全是什么‘肉盾’、‘刺客’、‘短腿鲁班’,全是‘王者荣耀’中的话。

“小峰说,他喜欢游戏,游戏中有他的朋友,有他的世界。他不喜欢别人打扰他,尤其当感觉到我有意打断他时,他特别生气。我想,我也是有责任的,也许我不该再整天唠叨着对他已经没有吸引力的小狗小金鱼,而应该去帮他寻找更有趣更有意义的事,能让他从泥潭中拔出脚来。可是,我要兼顾工作和家务,我实在没有这个精力。现在他对我说的话几乎是完全在抵触,他的话我不懂,我的话他不听,我讨厌‘王者荣耀’,他就讨厌我。他才11岁,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们母子间竟会变成这样。”

暑假开始了,小峰天天都在家,可刘女士仍然感到孤单。

“现在我和儿子中间,永远都隔着一个手机,即使近在咫尺,依然不能逾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