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南方遇到北方 你听到的东北是个假东北

当南方遇到北方
你听到的东北是个假东北
出版日期:2017-12-03   005版●生活看台  










“爷们儿的身边,都有指甲贴了水钻的扒蒜小妹,就算被冷风吹红了脸蛋,还是要在貂皮大衣的包裹下笑得灿烂。”

“东北爷们能喝、好显摆又粗鲁彪悍,东北女人……都好比吉祥物一般。”

相信这些的,估计都来东北舔过大铁门。念念不忘这神奇体验,所以说出的话都带着偏见的血腥味儿。

哎,别再黑了,这才不是东北人。

凭衣识人过于刻板

大概再没有哪个地域,在瑟瑟发抖的冬日里,还要畏惧全国人民嫌弃的目光。

“在东北,貂儿,意味着一切!”有人为了博眼球,不明真相混淆视听,标签贴的结实。可谁人能知,现在的很多东北人,看见貂皮就恨得咬牙切齿:以前买不起,现在被迫不屑于买得起。

东北人习惯叫它“裘皮”,自古就稀有,毛色出挑的更是难求,所以常被用于贸易交换和皇帝分赏,富贵人家才有机会穿上象征地位的裘皮大衣。

为了御寒,东北的一般家庭都要自己做棉服,用整块的动物皮毛拼成衣服虽能实现,但相对奢侈。羽绒服到上世纪80年代才面世,虽然比棉服更保暖,却臃肿笨重,冷风一吹还是会打透。所以质量好的裘皮大衣一直是稀罕玩意儿。

那时候,貂皮只是一种情怀,是年复一年的极度寒冷中,一整个群体的共同语言。动辄上万的貂皮,有些人家在过年节的时候才买上一件,就算款式过时也不会扔,放在箱子里,抬到柜子顶上,甚至要“代代相传”。

这样的貂皮的确是一件“奢侈品”,但买来不为炫耀,而是用整年的辛劳换来一件温暖的心理安慰。皮草网根据某网购平台的数据做出了分析,截至2015年,18-24的青年人群对皮草喜好度逐渐降低,30-34岁之间的人群喜好程度相对稳定,35岁之后的人群喜好度有所提升。

而且虽然女性仍是皮草的主要关注人群,男性对皮草的关注度却在上升。

虽然不能确定,是东北男人也开始爱美了,还是都想着要给媳妇儿买貂,因为客观天气原因,这样的考虑都合情合理。

比起“东北男人都戴大金链子”的偏见,明明年轻人已经呈现越来越不对皮草纠结的趋势,可网络上有关东北女人和貂的印象,却更加刻板且不怀好意:貂皮是“宠媳妇”的绝对衡量标准。

“有钱能买车,都不能给媳妇弄件貂?”

“穷得车都买不起,还不能给媳妇弄件貂?”

东北人为什么爱穿貂?很简单,因为冷。穿貂是不是为了虚荣?不排除有。但虚荣并不是地域性的特质,东北人一穿貂就要和虚荣对等,没道理。

于是东北人调侃道:穷穿貂,富穿棉,大款穿休闲。

东北女人不纠结自己有没有貂儿,舒服就行,东北男人也都不屑于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事儿。

阿里联合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7酒水线上消费数据报告》。在线上针对酒水的消费,四川、安徽、上海位列前三甲,黑龙江只排在第四。

酒精催生不出老铁

“你东北来的,肯定能喝啊!一次几斤白的?”

饭桌上,东北的女孩就算不说话,都释放着酒缸一般的光芒;东北的男孩不爱辩解,就算沾酒就醉也得自觉不停举杯。

说真的不能喝就是矫揉造作,抿了一点不喝了就是在毁“敞亮”人设,喝趴了连累全体东北人背上“酒量不行”的锅。可要是把别人喝高了,对方就一定会埋怨:仗着东北天然优势,欺负我们不能喝。

带着“原罪”的东北人,每次上酒桌的心理压力,不亚于在众目睽睽里脱鞋上炕。

东北人不是最爱喝的群体。

漫长寒冷的冬天,以前的东北保暖措施不够,喝酒御寒是传统项目。习俗之外,酒量与地域和生活习惯无关,而是靠基因决定的天赋。长期的训练或是生活习惯的延续,都无法从实质改变一个人的酒量。

作家梁文道曾在一期节目中说,“中国人信奉酒后吐真言,喝到大家都出糗了,才是最真诚的一面,认为如此交过底,才能‘建立感情’。但其实酒后表现的是非常态的面目,而不是所谓的真我。”

人人都说“酒文化”是糟粕,谴责酒桌上的“征服心理”总是胜之不武。却经常一遇上东北人,就自动撇下一切原则。

无论面前的东北人能喝不能喝,劝酒都是一件不体面的事。一起喝到爆肝,也只能在成为老铁的路上背道而驰,进而互相反胃。

东北人若是忍着难受陪你喝,就是要你辜负这一份实诚,受到心灵的谴责;若是真有实力的放开了喝,怕是只用一次就能让你明白什么叫自食其果。

东北人的生活不只有烤串

如果说关于穿着打扮和饮酒习惯的偏见,是因人而异的不可控理解,那么手机里、荧幕上的视觉呈现,就是无孔不入的印象加成。

眼见的不一定为实,却又百口莫辩。

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东北人好像都会喊麦。美女主播、异食癖、恶作剧,屏幕那头的东北人大声叫嚷“双击666”,眼巴巴地不劳而获等人垂怜。

于是有人说,东北俗气得很,除了在二人转里唱段子,就只能喊些没营养的麦。

每每有人提起这些,同样作为观众的东北人话到了嘴边又咽下:那些屏幕里博眼球的人,是一个真实存在、却没存在感的群体。

平日里你看不见做类似事情的人,他们展现的也不是东北人的真实生活。

演出来的俗气源于生活,却又写实到超出人们的心理预期。

《嫌疑人X的献身》里母女居住的居民楼,不用修饰,凋敝、压抑的基调浑然天

成;《白日焰火》里,男女主角在大桥上面

撕扯,背景中整座城市都是灰暗的底

色。这两部电影都在哈尔滨取景,也生生地让“东方小巴黎”成了“最适合发生悬疑凶杀案”的城市。萧瑟,这是东北气质的一部分,但也不完全。风景里哀伤并不是唯一,东北人的生活也不只有烤串。承载着萧红、李健等诸多文化名人成长轨迹的“冰城”哈尔滨有个大剧院,每年300余场豪华演出,充分满足人们的精神生活需求。极端的天气培养出极致的体魄,很多东北人在冬日零度的江水中依旧可以畅游。热闹的冬捕是与自然的交流。选址、打镩、扭矛、跑水线、下网、收网,成百上千条鱼在冰面上跳跃,那是东北人才能体会到的劳有所获。东北人享用着特有的浪漫,屏幕里的衰败与寂寥,挡不住天性的乐观逍遥。

据《中国新闻周刊》

哈尔滨道外靖宇街市场,男士在购买皮草帽子。

冬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