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南方人在冰城的奇趣经历

生活报记者王晓晨

生活报记者张清云摄

又到了北方人在暖气房里吃雪糕,南方人捂秋裤毛衣暖宝宝的时节,供暖问题再次引发南北大吐槽。

由于地域差异,南方人难免对哈尔滨有一些认知偏差,甚至会闹出一些笑话。日前,生活报记者采访了一些来过冰城的南方人,一起聊聊那些让他们难忘的奇趣经历……大包小裹背来七条裤子厚睡衣压根儿没用上

28岁的湖南姑娘黄丹,是张家界景区的一名导游。自从在网上看到了许多冰城雪景的照片,她就一直想来看冰赏雪,今年终于有机会和小伙伴一起来到哈尔滨。

他们刚到这里,就见证了一场小雪,“外面飘起雪花,我们这个湖南旅游团简直乐疯了,大家在建筑艺术广场上疯跑、打闹,本地人则有点儿‘嫌弃’地看着我们,可能在他们看来,这点儿小雪哪值得那么兴奋啊。可是对一辈子没见过几次雪的我们来说,这真是太激动了!”黄丹笑道。

由于是第一次来哈尔滨,从未感受过北方的低温,黄丹毫不犹豫地带来了保暖裤、毛裤、绒裤、羽绒裤、棉裤等,足足有七条之多,光羽绒服就带了两件,用她自己的话说,“只要是厚的衣裤,能带来的我都带来了”。为了防止夜里被冻醒,黄丹还特意在网上买了一套厚厚的珊瑚绒睡衣,结果来了之后才发现,宾馆里的暖气很热乎,穿厚睡衣根本热得睡不着觉,不得不又在哈尔滨买了套短袖睡衣。

“其实,哈尔滨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冷,厚裤子确实是带多了,即使在寒冷的景区里也有餐厅和喝热饮的地方,特别是室内有暖气,比在南方过冬舒服多了。”黄丹说。

北方素菜不够素

成个买大西瓜惊呆南方客

今年65岁的宋金安是上海人,三年前,他来哈尔滨走亲戚,立刻被冰城充满异域情调的建筑“圈粉儿”了。逛了一次中央大街,他觉得这比上海南京路

更具风情。在宋金安看来,哈尔滨的中央大街不仅是一条步行街,更像是一座“建筑艺术展览馆”,百年的文化积淀、独具特色的欧陆风情、流光溢彩的迷人夜色,既浪漫又时尚。

值得一提的是,哈尔滨的荤菜给宋金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家宴上,亲戚们不仅买来了红肠、松仁小肚,还做了锅包肉、扒肘子、排骨炖豆角,在炒蒜苗、西葫芦这些青菜时也都加了肉。“到了北方才知道,其实南北方对素菜的定义不太一样。在北方,芹菜炒肉丝里有芹菜就算比较素了,在南方,只要是菜里加了肉的就都算是肉菜。而且在南方,必须是绿油油的那种绿叶菜才叫青菜,黄瓜、豆角都不算。”宋金安坦言,亲戚们的家宴十分丰盛,可对南方人来讲实在太油腻了。

“在南方,冬瓜是切片卖的,排骨可以只买一根。到了哈尔滨,我发现这边的冬瓜是整个卖的,排骨一次买两三斤,特别是夏天几乎每家抱个大西瓜,我都惊呆了,我们那儿一家五口人也就才买半个西瓜呀。”宋金安说。

绍兴妈妈怕冷原本不敢来发现女儿家屋暖冬天不愿走

宋金安来哈尔滨是在七月,当时上海的气温已是三十多度。对于南方客人来说,哈尔滨绝对是避暑胜地。尽管哈尔滨白天偶尔也会出现三十多度的高温,但晚上一般比较凉爽。“在上海即使晚上有风也是热风,不开空调别想睡觉。哈尔滨的夏天真舒服呀,晚上打开窗户就是自然风,在南方每年起的热疹子在哈尔滨就没犯过!”宋金安兴奋地介绍道。

而最让绍兴姑娘王莹高兴的,则是北方冬天的暖气。她在北方读大学,毕业后留在这边结婚生子。“我妈说她怕冷,我嫁到北方以后,她一直不肯冬天来看我,结果她去年来过一次之后不愿意走,现在天天盼着能来北方过冬。现在,绍兴室温也就十几度,老妈穿着保暖内衣,盖三床被,后半夜还常常被冻醒。而我北方的家里室温二十四五度,我两岁的儿子穿着背心裤衩睡觉,不盖被子也不会感冒。每次我和我妈视频聊天,她都抱怨南方冬天屋里太冷,说手上的冻疮又犯了,还是北方的冬天好过!”王莹感慨道。

“安固”“安埠”说不清被相似街名带跑偏

很多南方人由于普通话不够标准,在哈尔滨闹过不少笑话。宋金安回忆道,他在哈尔滨走亲戚时,常把“王哥”叫成“黄哥”,把“牛奶”说成“刘奶”,惹得亲戚们笑声连连。

最跑偏的一次,他从哈一百打车要去安固街的亲戚家,由于发音不标准,司机以为他要去“安埠街”,结果直接把他拉到了香坊。“到地方了,我感觉不太对,又给亲戚打电话,好不容易才找对门。”宋金安笑道,和北方的标准普通话相比,南方人的发音的确不够标准,像“安固”“安埠”这样发音很相似的街名,太容易搞混了。

网友吐槽南北差异

铛铛:在哈尔滨吃饭,我跟朋友说肉块太大了,南方一般会把肉剁成肉沫,再配上青菜,结果北方的朋友一脸茫然,他们说“那不是给牙口不好的老奶奶吃的吗?”

月雅:大一刚开学时,我跟一个南方室友去学校里的浴池洗澡,结果我都脱完了要进去了,她才扭扭捏捏刚脱袜子,后来我才知道南方没有大众浴池。

“平安就好”:有一年冬天全家人一起去广东,宾馆里没暖气奇冷无比,但我看南方人都很淡定,其实我觉得他们比北方人更扛冻。

晶晶:在南方吃苹果和桃子都是要削皮的,但不少北方人直接吃,作为南方人我理解不了。

游客们在冰天雪地里撒欢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