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大三生冯前浪三十万分之一概率敲开“生命之门”

生活报记者宋菲

11日9时许,在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的I CU病房里,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5级药学专业大三学生冯前浪躺在病床上,双臂静脉处插着针管,血液顺着针头从他的身体静静流向管中,一旁的血细胞分离机正从采集的全血中提取造血干细跑,之后再将其他血液成分回输到冯前浪体内,而这样的循环要进行两次。再过几个小时,从冯前浪体内提取的造血干细胞将马上运到上海,去挽救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白血病男青年的生命。从今年6月份接到初步配型成功的通知,到今天进行造血干细胞第一次采集,冯前浪没有想那么多,在他看来,尽自己所能让另一个人生命得到延续,这比什么都重要。

A

大一时就签了捐献同意书怕父母担心一直没说

父亲冯广禄轻轻掖了掖儿子的被角,“身体怎么样?难受吗?”冯前浪摇了摇头,笑着说:“我好得很,放心吧。”一旁的母亲再也难掩泪水,转过身擦了又擦。虽然知道捐献造血干细胞对身体健康没有影响,但作为父母,冯广禄两口子看到平时活蹦乱跳的儿子躺在病床上,还是有些心疼。

“我怕他们担心一直没敢告诉他们。”冯前浪告诉生活报记者,大一刚入学时,他在学院组织的公益讲座中,第一次了解到造血干细胞的捐献方法及其挽救生命的意义。“如果我能用我的干细胞去救人,那么我的人生就是有意义了。”正是有了这种想法,冯前浪签署了捐献造血干细胞同意书,并进行了血液采样,成为中华骨髓库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

今年6月22日,冯前浪接到中华骨髓库黑龙江管理中心打来的电话,他的HLA分型与一位上海白血病患者配型初步吻合。冯前浪只考虑了几秒钟后,就表示同意捐献。从同意捐献,到做一系列的检查,再到第一次采集,前后5个多月的时间,冯前浪坦言并不想告诉父母。

辅导员贾洪涛老师知道冯前浪要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消息后,建议冯前浪通知父母,并亲自打电话与冯前浪在重庆的父母沟通。知道儿子要捐献造血干细胞救人,冯广禄全家一下子急了,“要是出现问题怎么办?会不会对将来生活有影响?”对造血干细胞知识并不了解的冯广禄起初坚决不同意,虽然冯前浪一再说对健康没有影响,但冯广禄的顾虑依然没有消除。最后,在重庆骨髓库相关人员的讲解下,冯广禄一家的心才安定下来。

B

家境贫困仍热心助人同学患病第一个捐款

“浪哥,你看同学们为你准备的礼物,大家都盼你早日回到学校。”同学杜金书拿着一本厚厚的“同学录”一页页翻给冯前浪看,这本“同学录”中记录着冯前浪和同学们生活的点滴以及同学们对他的敬佩、鼓励和关心的话语……看到这些照片时,冯前浪有些激动,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笑着说:“谢谢同学们,这份礼物太珍贵了。”

同学们喜欢称冯前浪为“浪哥”,因为这样叫起来格外亲切,作为班级的体育委员,冯前浪更是什么事情都冲在最前面。杜金书告诉生活报记者,冯前浪在班级是出了名的热心肠,哪位同学有困难,他都会伸出援手。班级有个同学身患重病,他第一个积极捐款,虽然家境贫寒,但他还是把自己的零用钱捐献出来,自己平时则省吃俭用。

“冯前浪有这种举动我一点都不意外。”辅导员贾洪涛说。在贾洪涛眼中,冯前浪是个内心强大、组织能力很强的学生,班级的大事小情,他都能主动承担。

C

边打工边上学时常给家里寄钱

有一个小女孩一直在病床边默默看着冯前浪,这是冯前浪的妹妹。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冯前浪就是家中的顶梁柱。冯前浪的家在重庆市的一个乡村,祖辈都是农民,为了让兄妹两人有出息,冯广禄两口子出去打工赚钱,但是微薄的收入仅够维持家里正常的开销,冯前浪大一入学时的学费都没有凑够,入学时冯前浪申请了助学贷款,减轻了家里不小的负担。

“儿子非常懂事,上大学后就没再向家里要过钱。”冯广禄告诉生活报记者,上大学后,儿子开始一边兼职打工一边上学,打工所赚的工资基本上能满足学费和生活费的花销。“每次打电话他都说自己挺好的,打工不累,让我们给妹妹攒钱上大学。”冯广禄说,从儿子上大学起从未花过家里钱,有时候还能给家里寄钱,为了节省路费,每年只有长假才回家,回家后就抢着帮家里干活。今年,冯前浪的妹妹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全家人非常高兴,这个暑假,冯前浪特意买了好多东西回家,给妹妹庆祝考上大学。

现场,黑龙江省红十字会黑龙江省骨髓库主任付伟平,递给了冯前浪一份来自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颁发的《捐献造血干细胞荣誉证书》,“像拥有冯前浪这样身体条件的配型成功几率仅为30万分之一,这是非常不易的。”付伟平表示,从2004年至今,冯前浪是我省第102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11日中午,上海一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取走已经采集完成的造血干细胞,将它移植给上海一名白血病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