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窗相望38天终于盼到女儿平安出仓

隔窗相望38天终于盼到女儿平安出仓
90后父亲抱着女儿:“余生,我们再也不分开”
出版日期:2018-01-14   003版●讲述  

蔡亚洲抱着女儿瑶瑶

护士王雪陪伴孩子在仓内度过了38天

出仓后父女深情对视

生活报记者徐日明生活报记者李巍摄

去年12月20日,本报报道了《上山采药放羊赚输血钱接连遭遇野猪毒蛇黑熊90后父亲为白血病女儿撑起生命的希望》一文。今年1月12日14时30分,在被隔离了38天后,5岁的瑶瑶终于离开了移植仓。912个小时的等待,对27岁的父亲蔡亚洲而言,仿佛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他拉着孩子的手激动到话无伦次:“我姑娘瘦了,我姑娘好了,我姑娘成功了……”

陪伴了瑶瑶38天的护士王雪,把一套“模拟护士”的玩具送给孩子,看着瑶瑶玩得很开心,她终于合上了那本记了31页的工作日志。这个日志是她从去年12月11日,也就是瑶瑶接受“回输治疗”第一天开始记录的。

哈尔滨市儿童医院血液内科主任张为伟说:“除血小板略低外,孩子的各个血项已经正常,还要进一步观察。目前来讲,孩子已经成功地闯过了第一关。”

移植仓内护士哄瑶瑶

“认真吃药,出仓给你买玩具”

“经过了提前一周的预处理,杀灭了患儿体内所有的白细胞,今天是父亲的骨髓干细胞回输到孩子体内的第一天,患儿状态尚可,精神略萎靡、无发热、血压稳定,密切观察病情。”在2017年12月11日的工作日志上,王雪记下了当时的情况。

头几天瑶瑶平稳度过,然而王雪心里明白,“回输”后10到14天最容易出现移植排斥反应。果然第十天,孩子发烧了。王雪为孩子清理口腔和肛周,按时给她用药,每个小时都向张为伟主任报告情况,直到孩子退烧为止……在移植仓里住久了,瑶瑶开始烦躁起来,不愿意吃药,情绪也很低落。王雪指着网页上的一套“模拟护士”玩具说:“你喜欢吗?你认真吃药,等你出仓的时候,阿姨把它送给你好不好?”瑶瑶高兴地点点头,立刻喝光了药。

9平方米的移植仓内有两张床,大床上躺着患儿,小床是给陪护家长准备的。“孩子那天问我,奶奶啊,为什么是小孩睡大床,大人却要睡小床呢?我孙女可懂事了,她看我连翻身都困难,还要跟我换床呢。我说只要我孙女能好,奶奶睡地板都行。”瑶瑶的奶奶感慨道。

孩子突然抬头问:

“阿姨,我爸爸咋还不来?”

瑶瑶每天生活在狭小的移植仓里,不能剧烈活动,只能看动画片,偶尔画几张画。“每当孩子提出要画画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好笨啊,画得还不如她好呢。不过这也足够能哄她一会儿了,对于在移植仓里的孩子来说,她高兴一分钟,我就胜利了一分钟。”护士王雪说。

去年12月28日,王雪陪着瑶瑶整个上午都在看动画片,可瑶瑶似乎不太开心,时不时地向玻璃墙外面张望。她突然抬起头问:“阿姨,我爸爸咋还不来?我昨天说要吃土豆丝,不知道他做了没有。”这时王雪才反应过来,原来孩子一直在盼着爸爸。

11时30分,蔡亚洲出现在玻璃墙外,带着温热的饭和切得细细的土豆丝。他和妻子带着女儿从内蒙古来就医,一直在哈尔滨租房住。为了救瑶瑶,夫妻俩想过用脐带血的方法,又生了一个小孩。但这个方法最终没能实施,妻子李春香只能每天在家里照顾小女儿,不能经常到医院来看瑶瑶。

蔡亚洲说,女儿体内的白细胞数量太少,经不起一点儿病菌,凡是给她吃的东西要用高压锅压过才行,碗筷也要用消毒剂泡、开水煮和紫外线消毒,每次大约需要三个多小时。

出仓时间一度延后

父亲说“比毒蛇和黑熊更让我怕的是空欢喜”

蔡亚洲回忆道:“1月9日是我女儿干细胞回输的第30天,原定是她出仓的日子。头一天晚上,我还跟妻子说,我从来没跟孩子分开过这么久。我没多少文化,但这30多天我真的理解了一个词儿叫‘可望而不可及’。我们连夜给孩子收拾衣服,可当我兴冲冲地赶到医院时,护士告诉我,今天不能出仓,还得再等两天。”

张为伟主任对当时的情景印象深刻。那天,小蔡匆匆忙忙地来找她,正赶上她出门诊,可是这个年轻人站在门口,坚持要见见她。张主任说,小蔡是个很懂礼貌的年轻人,轻易不会勉强别人,想必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见到张主任后,蔡亚洲的声音都颤抖了:“主任,我姑娘咋了,为啥不能出仓了?”

四年多来,这个年轻人被失望和希望反复折磨着,快要绷不住了。回忆起那天的场景,他哽咽道:“我的心真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上,为了给孩子治病,我学习采药,我没怕过难;在山里遇到毒蛇和黑熊,我也没怕过死,可是当时,我吓坏了,怕自己又是空欢喜。”

张主任解释说,其实孩子恢复得不错,只是血小板有点儿少,需要在仓里多住几天。听主任说完,蔡亚洲松了口气,转身就往外走。主任叫住他时,他说:“我得赶快给孩子准备饭去,本来以为她今天能出仓了,现在还没做饭呢。”

终于盼到女儿平安出仓

“余生,我们一家再也不分开了”

12日14时30分,蔡亚洲终于看着女儿坐着小车,被护士王雪推出了移植仓。蔡亚洲小跑着迎上去,笑得合不拢嘴,摸着女儿的小手,语无伦次地说:“我姑娘瘦了,我姑娘好了,我姑娘成功了……”

“姑娘,想爸没?爸可想你了!”蔡亚洲蹲下身子问,时而背过去快速地抹着眼泪。瑶瑶笑了,搂着蔡亚洲的脖子说:“爸,我可想你了,我也可想我妈了!”蔡亚洲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瞬间决堤。

张为伟主任说:“目前来讲,孩子已经成功闯过了第一关。如果在100天内没有出现急性排斥反应,那就等于闯过了第二关,虽然以后还有很长的治疗过程,但就目前看来情况很好,孩子很坚强,家人也很努力。”

蔡亚洲对生活报记者感慨道:“我们一家人已经闯过了第一关,我和孩子妈算过,孩子进仓一共912个小时,这段时间太漫长了,余生,我们一家再也不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