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哈尔滨赛马的兴衰

1905年开办首家赛马场鼎盛时期拥有各种赛马60多匹1947年永久关闭
揭秘哈尔滨赛马的兴衰
出版日期:2018-01-28   015版●龙江往事   记者   生活报  

哈尔滨国立赛马场看台

赛马场内人头攒动

闫金利

“赛马”又称“赌马”,是一种博彩活动。哈尔滨的赛马起源于日俄战争后不久,由俄籍犹太商人库列绍夫引入。早期哈尔滨的赛马活动固定在每年春夏秋三季,逢周六、周日举行,玩家多为外国权贵。带有借体育竞技下注赌钱的色彩。

赛马博彩的兴起

1905年,犹太商人库列绍夫在南岗区南部老飞机场附近(今省图书馆后身至开发区一带)开办了哈尔滨第一家赛马场(也称“马家沟赛场”),取名为“赛马俱乐部”。参与赛马的清一色为外侨贵族,并成立了北满赛马协会。初期,因会员人数少,马匹都是从俄国购买运过来的洋马(后期引入蒙古马和东北马品种),举办的赛马规模很小。

1909年,北满赛马协会归属了后阿穆尔赛马协会。

1912年,时任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霍尔瓦特担任赛马协会会长,并将赛马协会改名为“满洲赛马会”。1918年,赛马爱好者从西伯利亚的马场购买了一批名贵的奥尔洛夫斯基种赛马,并运到哈尔滨赛马场,提高了赛马的质量。其中,塔丘科夫、莫尔鲁奥维奇、吉尔切恩科夫等著名的马场主在哈尔滨赛马协会影响很大。同年,美国商人桑屯通过投资控制了赛马场的经营权。1919年3月,俄侨葛雷诺夫又在哈尔滨四家子(今道外区十六道街一带)附近商埠地界内设立赛马场。1922年3月,华商孟益三、李唯一等五人向哈尔滨市政局提交开设哈尔滨赛马场的呈文。同年,日本人看到举办赛马有利可图,加入了俄国人创建的赛马协会,并获得赛马场的控股权,将赛马场改名为“股份公司哈尔滨赛马场”。从此,赛马场的管理权一度落入日本人手中。

1923年,中国政府收回中东铁路附属地主权,在哈尔滨成立东省特别区长官公署,于1928年收回赛马场的管理权,1930年9月举办万国赛马会,平时利用马场的闲置时间组织骑射项目的训练。鼎盛时期,哈尔滨赛马场拥有各种赛马60多匹。

哈尔滨国立赛马场

哈尔滨沦陷后,马家沟赛马场被日军无偿征用,改成军用飞机场。

1933年日伪统治机构在和平路与电工学院一带空地修建了新的赛马场,并取名为“哈尔滨国立赛马场”。

国立赛马场是一座半敞开式、规范化的赛场,场地面积80000平方米,并配有三层办公楼和豪华气派的看台。

楼内设庶务科、会计科、赛马科、驭手休息室、贵宾休息室等部门,马场看台是用15根近8米高廊柱搭建起的高10米、长100多米的欧式遮阳棚。看台中央是主席台,看台下层是马圈,马匹由此出入。看台外侧入口处两边是一排出售彩票的窗口。窗口上方贴着广告牌,公布参赛马匹的名字、编号、驭手名字等信息。

每天比赛7至10场,每场大约15分钟。马场由一米左右高的白色木围栏围成三圈,看台一侧还加一层护栏,护栏边还建有一个二层塔楼。楼顶上架着两个高声喇叭为驭手呐喊助威。墙上挂着一个圆形钟,钟上方有一块黑板,是公布赛马成绩用的。

名为“赛马”实则“赛人”

据史料记载,当时的赛马场,就是一个大赌场。名为“赛马”,实则“赛人”,到赛马场的人,多是外国权贵、军阀、暴发户、奸商官孀、姨太太。除这些人外,就是帮会头子、流氓恶霸、特务、有权有势的达官贵人。

每到赛马日,数千人涌入马场,场内场外人山人海,有西装革履手持文明棍的俄国人,有身着和服打着洋伞的日本妇女,还有身着长袍马褂的中国商人。有钱有势的坐在前排雅座观看,没钱的挤在场外凑热闹。

赛马在每年4月至10月举办,共约40天。一般都定在春夏秋季节的星期六、星期日举办,夏季举办居多。开赛时售票是一笔大收入。售票地点遍及全市各个角落,银行、银号、彩票行都卖马场门票。海报贴满街巷,宣传品散布街头。马场道上彩旗飘舞,道路拥塞,临时摊贩摆满长街,各种车辆排成一字长蛇阵,大小报刊一起鼓噪,横排竖排都是马,闹得满成风雨,鸡犬不宁。再看马场的黑幕就更多了。摇彩作弊,5号可以变成6号,“做趟子”(即舞弊,故意让某号马赢、让某几号马输)、骑马师故意溜缰、给马注射或服用刺激药等欺诈把戏。一些赌徒掉入陷阱,轻者妻离子散,重者倾家荡产,有的铤而走险,有的投河服毒。

当时赛马分两种形式:一种叫驾车赛马(跑马后面拉一双轮或四轮敞口车,选手坐在车上用缰绳操纵马的速度和方向)。另一类是骑马式(选手骑在马背上靠四肢直接指挥马的运动)。参加赛马的选手不一定都是专业人士,按实际人、马的素质,分成甲、乙、丙、丁四组,各编上号码,选手分别穿上不同颜色的号坎,并将这些骑手、马匹过去的名次、场次公布于众,以备参考。

赛马的核心,是“马票”,即相当于现在具有赌博性质的彩票。马票一般为五元一张,有钱人有的买一两千元的马票。观众可以在参赛马中任选一个或几个号,也可以一个号买多注,比赛中你买中的那匹马跑了第一就可以得到奖金,这是观众与赛马场赌。还有一种是赌徒之间赌马,就是在赛马中各选一匹马,谁的马跑在前面谁就是赢家,按事先讲好的价钱交割。当时每次赛马总要卖出大量的马彩,如果选中的马胜出,则可以得到加倍的资金,否则连本输光。

繁育良马产业出现

哈尔滨赛马博彩的发达,需要大量的马源。当时马匹市场上国外优良马匹价格昂贵,购买渠道不畅,饲养标准要求严格,适应性较差。国产马匹存在外形粗糙,档次较低,速力不足,马场主难以接受。于是一些聪明的商人盯住为赛马场养马、提供马源这一商机。哈尔滨附近水好草肥,夏天日照长,昼夜温差大,很适合养俄国洋马,当时哈尔滨西郊和平乡沿正阳河一带是天然的牧场。一些商人从俄罗斯引进纯种的洋马作为种马,经过繁育的良种马、杂交改良马,具有外形俊朗、反应灵敏、速力快、易于饲养、价格适中的特点,适用于赛马,很受马场主欢迎。配种繁殖(每配一次收50万元东北币)的小马,请著名驯马师和赛马教练训练,然后卖给赛马场,利润空间大。养马更是一项技术辛苦活,比侍候孩子还要精心,夜间要定时喂料。每天都要打扫马棚。夏天热了要擦身,冬天冷了要包腿、披斗篷。

赛马博彩业的消亡

1945年8月19日,苏联红军进入哈尔滨。苏联红军把从日军手中缴获的600多辆坦克和近千门大炮存放在赛马场。1947年,哈尔滨市政府决定永久关闭赛马场,从此结束了它的博彩生涯。1959年,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利用赛马场空地建成了省人民体育场。

(作者工作单位:哈尔滨市档案局)

“龙江往事”版“档案钩沉”栏目稿件,由哈尔滨市档案局提供,读者如有疑问或建议请与作者联系,邮箱daj yanj i nl 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