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抢红包渐渐取代春节放鞭炮

旅游抢红包渐渐取代春节放鞭炮
鞭炮声渐弱年味儿依旧浓
出版日期:2018-02-07   003版●聚焦  


生活报记者杨雪楠

春节渐渐临近,大家也纷纷开始列出清单采购年货,在年货清单中,你还会把鞭炮列在里面吗?生活报通过对比往年数据和采访市民们的直观感受后发现,越来越多的市民不再把鞭炮列入必备年货的行列,曾经最热衷放鞭炮的人们,现在成了消费主力军,对鞭炮却不再如当年那般热衷了。

70、80后市民:

儿时大挂鞭拆成小鞭放就为多听几声响

1974年出生的哈市市民刘程,回忆起儿时过年,好像能闻到放鞭炮时的味道。“最喜欢闻那种火药燃烧后的味道,大挂鞭放完会有些刺鼻,烟花则会带一丝丝甜味,在童年记忆里,过年除了吃饺子,就是放鞭炮了。”刘程说:“家长把鞭炮交给你的那一刻,是最开心的时候。一边往外跑,一边把大挂鞭拆成一个一个的小鞭炮,点一个扔一个,哪舍得一下子全点了,一挂鞭炮能和小伙伴放半个小时。那时候,能整挂鞭炮一起放的,都是我眼中的有钱人啊。”

哈市市民李倩比刘程小十岁,1984年出生的她与刘程有同样的童年记忆。“我小时候,过年最高兴的三件事,吃小食品、喝饮料、放鞭炮。那时烟花爆竹种类也多了,可以说是‘花式放鞭炮’。”李倩回忆,那时候鞭炮还有“大礼包”,一个小箱子里面装满各种各样的小鞭炮、小花炮,名字也是如雷贯耳。“有的做成飞机、手枪的形状,这样一般都是带响的,还有的叫花开富贵啊,吉祥如意啊,这都是烟花,放出来是各种颜色的很漂亮。还有的做成飞碟,一点起来就呼呼呼地转圈,也干过手拿‘二踢脚’点的虎事儿。”李倩说:“当时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现在想想还挺害怕的,万一在手里爆炸了可咋办。”

比起买鞭炮放鞭炮

现在孩子更喜欢玩手机抢红包

当年那些爱放鞭炮的孩子们长大后还会买鞭炮、放鞭炮吗?会给自己的孩子买吗?

刘程说,不知从哪年开始,他已经不再买鞭炮了。刘程的儿子小刘今年15岁,小时候还跟着家人一起放鞭炮,但最近这几年,小刘也对鞭炮失去了兴趣,过年时更喜欢拿手机玩游戏、刷朋友圈。“我要给他买鞭炮,他兴趣也不大,总说买不买都行,后来干脆拦着我不让我买,说不但有安全隐患,还不环保,渐渐我就不买了。”

李倩的女儿今年4岁,去年李倩买了300元的鞭炮和烟花,带女儿出去放。“我想让她知道,中国有过年放鞭炮的习俗,她看着也挺高兴。但家里老人总不放心,因为每年都有报道鞭炮伤人的新闻。原来信息不发达,现在打开手机,图文并茂,看着也挺吓人。”李倩说:“老人不断叮嘱‘小心眼睛,让她离着远一点’这种话,让女儿对鞭炮的亮光和响声有些恐惧。我想她长大之后,也不可能像我小时候那么喜欢放鞭炮。”李倩说,女儿过年最开心的事,就是穿上新衣服,在手机上不停抢红包。

经销商:

2010年开始销量下滑尺寸火药量也逐渐收紧

市民对于烟花爆竹的态度变化,鞭炮经销商的感受是最直观的。一位曾经的省级烟花爆竹经销商李先生告诉生活报记者:“2008年、2009年是烟花爆竹最辉煌的两年,从2010年开始下滑,这之后就是一年不如一年。不仅国家政策每年都在收紧,市民对烟花爆竹的态度也不一样了。我从去年开始就不再做这行了,每年都有很多人转行。”

从2010年前后,国家法规对于烟花爆竹的生产越来越严格,李先生告诉生活报记者:“爆竹的尺寸,火药的用量都在逐渐收紧,对于烟花也有严格的限制,原来单筒可以做到直径4英寸、6英寸那么大,现在最新的规定是1.5英寸,比原来小了很多。那种特别响的,能打非常高的,现在都不允许制作了。生产成本也在增长,爆竹的价格也在上涨,利润空间却逐渐减少。加上买鞭炮的人也少了,所以卖鞭炮的人就少了,最近这五年,无论是销售量还是销售网点的数量,都是直线下降。”

市民心声鞭炮声渐弱但年味儿未变

对于鞭炮声渐弱,刘程和李倩都不觉得这对过年的气氛有什么影响。“大概是09年左右的时候,有点太响了,吵的受不了,除夕当天一直都有大挂鞭在我家窗户底下放。最近这四五年渐渐少了,这样挺好。”刘程说:“过年的购物清单少了鞭炮,年也一样过,我不觉得过年的气氛有什么变化。”

李倩也认同刘程的说法:“原来我爸买鞭炮都是专门去大的批发市场,一车一车往家买。现在轮到我买鞭炮,就买两挂最便宜的大地红,一个小礼花。除夕和初五放大地红,十五放小礼花。现在楼建得很密,小区里都是车,经常听说谁家窗户崩坏了,车崩坏了,大过年弄得挺不愉快,放的时候我会很注意,买的时候也尽量买小的。”李倩认为:“过年最重要的是团圆,是全家在一起吃的一顿年夜饭。而且偶尔过年也会带孩子老人去旅游,选择在远方感受别样年味儿。至于鞭炮,已经从必备变成可有可无了。”哈市鞭炮临时零售网点数量

2013年1826家2014年1712家2015年1678家呈逐年下降趋势数据来源:哈市安监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