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民国时期“滨江商会”的兴衰

揭秘民国时期“滨江商会”的兴衰

早年的“滨江商会”

清末民初滨江警厅消防队

闫金利

随着中东铁路在哈尔滨的修建,促进了地方民族经济的发展。一些华商认识到“商战”的重要性,需要一个与地方官府沟通的中介组织。1901年,哈尔滨傅家甸(今道外区)近百家商号联合起来,组建了具有商会性质的滨江公益会,拉开了哈埠近代商会发展的序幕。

“滨江商会”的嬗变

民国前期,哈尔滨有大大小小的商会23家。1908年,滨江公益会依据《奏定商会简明章程》正式改组为商会,因滨江公益会隶属于吉林省管辖,故更名为吉林省滨江县商务分会(吉林省城为商务总会)。1913年,遵照北洋政府的命令,吉林省滨江县商务分会又改称为吉林省滨江县商会(简称为“滨江商会”)。1918年,“滨江商会”依照民国《商会法》再次改组,并规定商业、工业经营者均可加入商会。1922年12月5日,“滨江商会”在滨江县知事卢维时和警察厅厅长兴有章二人监督下,开展换届选举。会员一致推举华商巨子吴子青和李明远出任“滨江商会”的正、副会长。1929年8月15日,南京国民政府重新颁布了《商会法》,规定商会实行委员制。1930年12月5日,滨江商会进行改选,设主席、常务委员、执行委员、监察委员、候补委员和候补监察委员31人。李明远任商会主席。1931年3月,滨江县改为滨江市,商会改称为滨江市商会(仍简称为“滨江商会”)。

监管金融市场保障稳定

1917年至1919年间,哈埠市面金融不稳,零币短缺,商家损失惨重,苦不堪言。1917年,“滨江商会”发行半角、壹角、贰角等临时辅币。

1919年,“滨江商会”又发行了叁圆、伍圆等临时存票救市。为防止不法之徒伪造辅币、存票,滨江商会在报纸上刊发“倘有不肖奸徒私行伪造,一经查出,定机送官,惩究不贷”声明。由于临时辅币和临时存票拥有良好的信誉,发行后出现“兑换者争先恐后,甚为拥挤”的情形。

1922年,哈埠市面银根紧缺,经济萧条,处于“千号将死之商,如再无具体办法,至中秋节时,将不免全市破产云……”危急关头,“滨江商会”再次出面向奉天张作霖借巨款救市,得到张作霖“先发奉票一千万元,由东三省官银号出放”的帮助。

1924年,哈埠市面出现40枚铜元或16枚、18枚铜元换1角大洋的混乱局面,导致“货物之涨落亦因之无定,商民均受影响”。“滨江商会”紧急与吉林承衡官银号商定商号借支铜元办法,联合颁发了《新订借支铜元办法》。规定“凡铜元一百六十枚作大洋一元”。并将商号分为四个等级,规定一等准借支五百元,二等四百元,三等三百元,四等二百元的铜元借支标准。

1926年,哈埠市面流入一种假币,伪币与真币样式一时真假难辨,破坏了正常的金融秩序。“滨江商会”在《滨江时报》上登载伪币辨认方法,揭穿了伪币的真面目。并通令各银行不准兑换伪币,最终使伪币丧失流通空间。

公断商事纠纷为商民撑腰

1913年,依据民国政府司法部、农商部制定的《商事公断处章程》的规定,“滨江商会”组建了滨江商事公断处。公断处由处长、评议员、调查员三部分人员组成,其中处长1人,评议员8-13人,调查员3-6人,职员每两年一届。1926年,道外五道街商号义兴东经理温子栋与双合义经理高陛臣合资购买奉天储蓄会所属的五道街的房产,并商定双方购买价为大洋11.5万元。经协商后,义兴东经理温子栋和双合义经理高陛臣承担房款的一半。其中,义成永经理赵俊甫代温子栋办理贷款,并且为其交付定金两千五百元。但温子栋受诚义堂、义发成、瑞成堂等三家鼓动,义兴东排挤出双合义,而与诚义堂、义发成、瑞成堂等三家出面合资购买房产,并立好买房契约。得到消息后,义兴东经理温子栋的代办人赵俊甫(义成永经理)十分恼怒,认为自己被温子栋欺骗,遂将此案提交滨江商事公断处,以期得到公允判决。滨江商事公断处经过调查取证后,查明真相,并对义兴东罚款大洋六百元的处罚。1923年,东省特别区警察总管理处财政拮据,决定加收粮捐用以弥补警察总管理处的经费不足。但所加收粮捐超出了广大商民的承受范围,商民怨声载道。1923年10月,“滨江商会”会长张香亭前往东省特别区警察管理处,经与东省特别区警察管理处协商后,双方达成“每火车元豆(大豆)、小麦征捐六元,杂捐征收两元,其余无问题”的新征收方案,其征单位从一百普特(俄国早期计量单位)起,不满一百普特者免征”,商民对于新征收方案均表示赞成。

组建商团武装确保商民平安

民国初年,哈尔滨市面秩序混乱,俄匪横行、盗贼猖獗严重影响商号、商人的安全与经营。

1922年,奉天省令各地按照《商团组织大纲》的要求扩建商团组织规模,“滨江商会”组建商团。并按照商团编制的要求,商团设团长、副团长、教练员、稽查员、庶务员、书记各1人。团丁按照陆军编制进行编组,团丁从各商号16-35岁店员中选取。商团开销源于商会的资助,商会将所需经费按各商号营业牌照等级分摊,各商号按月交给商会。商团的枪支由护路军司令部提供步枪100支,子弹两万发。武装起来的商团受地方官府的监察和商会会长的监督。商团的存在提高了商人经商的自信,保障了哈埠地区商业的发展繁荣。

组建“消防会”承担社会责任

“滨江商会”在道外升平街设立滨江商务消防会(简称“消防会”),并建立“报警制”和“义务救火制”,各商号都有“防火牌”。“消防会”与滨江警厅消防队通力合作,专门承担社会公益扑救火灾的任务。

1927年10月13日晚,道外南十七道街路东一民房不慎起火,“消防会”与警厅消防队立即赶到火灾地点,奋力将火扑灭。

1931年8月1日,道外正阳小六道街的太和堂药铺三楼仓库失火,火情十万火急。“消防会”和警厅消防队接到火警后,数分钟后赶到火灾现场,紧急施救,将大火扑灭。1922年,“滨江商会”为了解决境内火灾频发而消防车不足的矛盾,自筹资金购置新式消防车六辆。据《滨江时报》报道“道外共有两个消防,一为滨江商务消防会,现在置有大电车五六辆,每遇火警迅速扑救得力。唯警厅消防队,因无经费,尚仍是人力推挽水龙机器。每经火起,商会消防会电车当然早到,而警厅消防队迟到,相形之下,迟迅立见。”可见滨江商务消防会的救险能力胜于滨江警厅消防队。滨江商务消防会完全是公益性组织,所有经费完全由滨江商会自筹,其中大部分来源于“消防会”在各大戏园演义务戏所获得门票费。

“九一八”事变后,1933年10月,日本侵略者将“滨江商会”改为哈尔滨特别市道外商会。改组后的“滨江商会”成为日本侵略者推行残暴统治、搜刮民脂民膏的工具。至此,华人掌握实际权力的滨江商会名存实亡。

(作者工作单位:哈尔滨市档案局)

本版图片均由闫金利提供

“龙江往事”版“档案钩沉”栏目稿件,由哈尔滨市档案局提供,读者如有疑问或建议请与作者联系,邮箱daj yanj i nl 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