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图形语言

  世界上不仅有生动的自然万物,外在表现的大美尽显,还有人们为了表现自然之美,或揭示对事物内部发生发展的形象论证,那些能够驾驭形象语言的艺术家们创造的图形也是缤纷万象!我们先不管他是否有逻辑上的哲思,或多深刻,就是这些被人为创造的图形就值得我们研究其中的规律!

  我们要关注最根本的问题,是创造一个像样的图形,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思维,这是区分原创画家和非原创画家的重要点。我们假想思想的维度是方体的空间,它是一个有很多节点的立体的网络,网络的节点是思维启动通过时输送一些信息的关键,如:生理、视知觉、逻辑、习惯经验、审美品位、造型语言、观察视角、敏感情绪等等,地域、生活方式、民族习惯等也对思维的过程有影响,这是一个复杂的运作过程。画家要立足表现什么样主题的绘画,反映什么观念,这些在创造图形时思维范围就被限定了,甚至就有了指向。

  图形具有象征性。荣格说:“象征是某种隐秘的,但却是人所共知之物的外部特征。象征的意义在于:试图用类推法阐明仍隐藏于人所不知的领域,以及正在形成的领域中的现象。”(荣格《分析心理学》第2卷234页)

  中国民间中的许多图像,如鸶鹭探花,鱼戏莲等等,这是一个很有内容的的话题。花为女性,鱼和禽鸟为男性,也是民间的原始又有特色性教育,而且如今这些图式已成为中国民间美术中的固定的符号。图形某种意义来说就是符号,“符号的意义弥漫于整个结构之间,因为那种结构的每一链都是他所传达的思想的链接。”(苏珊·朗格《情感与形式》,第63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K 哈林是一位天才的涂鸦艺术家,把我们带到了一个神奇的人与现代生活关系的世界,蠕动弯曲的肠状物象征着思维的载体,也是提示着“灵”的另一番世界的存在——各种电子元件揭示电气化的“灵魂”世界,今天科学文明的进步给人们心灵和肉体带来了惶恐不安,如我们周围到处都有电磁波的污染。

  怎样发现与创造图形?

  首先,来自大地给我们的启示。大地是我们生与死归宿地,许多故事的都立足于此。加拿大一位博士研究王蒙的绘画《青卞隐居图》她在南京附近找到据说是同一青汴山的一个小山包,根据元代以来的地理史料可查这一地貌至今没有太大的变化,可见,小山包就是青卞山,就是这山包被王蒙化为溪桥清涧,意境不凡,贤人居士理想的隐居所。

  人们有目的的生活的行为,比如建房耕地、愚公移山、填海造田、开凿运河、等都会按照人们的需要而改变自然,可能是秩序的、有计划的,但在高空鸟瞰观看这些图形,每一部分最单一的图形和周围的图形很自然的相互依赖形成很好看的图画。人们为了生活对大地在有计划的有秩序的改造的行为中,只会是自然中的一部分。当然有些动物也是这样,比如,蜂巢。

  其次,儿童绘画对我们的启示。毕加索到老年时对孩子们说过一句话,他在年轻的时候在学怎样画得象,现在他在学孩子们画得不象。这些说明儿童在某些方面是成人们不具有的,甚至是要成人们再次找寻的方面,那是什么呢?儿童对事物的观察方法,还是儿童的心与自然的灵性相通?比喻哪个画家天真、童心未泯。不管怎样,像齐白石、毕加索、还是米罗、达利等都似乎按照童眼看世界,他们都有童心,用图形“释放灵魂"。成人的审美强加给了儿童。用儿童的眼看世界,会发现“真”的存在。学习儿童不受束缚的自由想象,没有程式、习惯等影响的因素,像孩子们一样在发现和表现这个充满神秘的好奇的世界。因为有了孩子们天真的想象,我们有许多图形被发现了,甚至是影响未来世界。

  发现图形的方法因文字所限不尽以上所述。

  再次,通过对微观世界的观察得到的经验。用显微镜可以看见肉眼看不见得世界,今天人们能够徜徉于这个奇妙空间:细胞分裂、分子结构、DNA链、细菌等等,它们从属于不同的秩序,有效能的发生关系。这些为人们提供了视觉经验:精致的结构、梦幻的色彩、奇异的空间等等,都会启发人们创造新奇的图形。

  创造复杂的图形依据怎样的造形方法呢?

  解构建构  事物被打散,再次有新的组合,这也符合自然中的不同元素每次新的组合都是不同的生命体是同样的原理。中国龙的造型就是多种动物造型的集合体。闻一多先生在《伏羲考》中指出,龙是以蛇身为主体,再加上兽类的四脚、马的毛、鬣的尾、鹿的角、狗的爪、鱼的鳞和须组成的。

  时间空间 现代绘画介入了时间的延续,物体的不同空间的不同角度集合于一个画面使作品的信息量增加。有的没有时空界限和发生发展顺序;有的是在空间中二维度和三维度转换;现实空间和虚拟空间的转换或结合。我们的眼睛看到的事物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按时间和空间发展的顺序,使我们表现一个画面受到科学上的限制,不能随心而发。艺术家如果需要,可以不被空间和时间所束缚,以更能直接的表达想法。

  林风眠的戏曲人物画“借鉴了西方现代艺术特别是立体主义,寻求一种造型的时空表达了。他给友人的信中写到:我想从旧戏的动作,分化后再想法构成创作,在画面上或者可能得到时间和综合的观念······一场场的故事,也一个一个把他折叠在画面上,我的目的不是求物、人的体积感,而是求综合的连续感······”(《中国名画家全集·林风眠》郎绍君  河北教育出版社)由此可看出林风眠的绘画已脱离了对物体外在的表现,强调不同时间和不同空间组合,而不是一个瞬间的观念。

  由点而发 就是由一个相关点引发出去,由会意的图形来表达人们所期望的想法。这个点并不具体,可能是一个成语,可能是墙面的剥落的形状。一位从事艺术设计史的友人设计了一件作品“有刺的椅子”这是一件用青铜制作的现代的椅子,不同的是这个椅子面上生出许多刺!这是以“坐如针毡”这个成语作为启示点设计制作的,以表现现代社会发展迅速,人们的精神生活与现实相脱离,生存的危机感使人们产生心理上的不安定的感觉。

  变化过程 事物的正在进行时的变化。新的事物即将生成时是从旧的事物里蜕变出的,这是新秩序的建立过程。在新的秩序即将生成前是戏剧变化的,这种变化中半成品的事物被画家创造并用图像描绘,这会是一个奇异的画面!中国民间“鲤鱼跳龙门”的故事内容是一条有志向的鲤鱼游向天上的龙门,只有变成龙才可越过龙门。在跃上龙门的途中会有龙首鱼身的形态。表示事物从一个状态向另一个更高的状态发展。

  以虚为实 绘画不讲理的艺术,这与科学是不同的。符合中国道家哲学中有无相互转化观念。

  表现心中情绪反应心理活动一般来说难以实现的,但在民间美术中表现乡下担水相遇在井旁的青年男女,日久产生情愫,就是这样的一个心理活动在井的水面上画出了两个有情人相拥一起。这就是把看不到的东西在另一个不可能表现的空间展现,到把虚的内容转化为实。

  图形具有观念意义。

  观念是“即能有主体方面规定客体又能有客体方面反作用于主体的功能因素,也即通过主客体相互影响的功能作用而得到体现的文化限制性。在人类社会环境中,我们能感觉到或意识到这种功能性因素的存在,那就是观念。”(吕品田《中国民间美术观念》第10页 湖南美术出版社)

  吕胜中先生的“招魂”系列作品,在他的作品中他首先把自已的扮作一个当今的巫师,这样和萨满的作用是一样的职责,由于今天的世界社会变化急剧,人们的灵魂容易受到伤害和迷失,吕胜中以传统的形象——“小红人”为原型,但今天“小红人”的意义已经改变,它揭示了一个社会问题,在与它的方式让人们检索人们自我灵魂上的迷失和伤害,他用“小红人”以安抚人们受伤害的心灵。

  此外,我们常知道的,图形作品产生是多重复杂因素作用的结果,联想是其中的一个因素。首先要有一个作用于人的活跃的大脑,一经被刺激和调动使之兴奋,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想法产生,也就有了不同的图形;物象被换成另外一种质感,以达到实现观念的目的。用图形深刻的表达一种感觉能力需要训练。画家总会让自己的处于敏感状态,在他表现什么之前,就已经在他的思想中就飞满了各种各样的图像,并使它们早已有了哲学的灵魂。以上两方面另文再述!

  图形具有象征的意义,是反映人们思想的语言。它反映某个观念。它是造型的基本单位,又是造型的整体,创造图形是思维和哲学观共同作用的结果。图形是语言符号,一经被创造就会进入思维层面,就会有基于此的更多的图形被创造出来,不管有无意义。

  刘钻

  教授 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美协会员

  中国民协会员

  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 研究员

  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委员会评委

  省委宣传部中俄文化艺术交流合作研究中心智库专家

  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