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坚强考生:考出好成绩带着父亲一起上大学

        高考首日是父亲透析的日子她边担心父亲边独自赴考
冰城坚强考生王宇航:考出好成绩带着父亲一起上大学


生活报记者于燕

高考考点前,很多考生是家长专车接送,很多考生的爷爷奶奶也来现场陪考,而哈市18岁女孩王宇航却独自一人赴考,中午考试结束后还要尽快赶回家,为父亲准备午餐。在隔壁卧室,刚透析回来的父亲王兆祥躺在床上,身体疲惫不堪。宇航已独自照顾患尿毒症的父亲8年,近日,父亲病情越发严重,她一边承受着家庭的重担,一边承受着高考的压力。看着被病痛折磨的父亲,她没有放弃,眼神中透着坚毅与勇敢。她希望好心人能帮她们渡过难关,让爸爸再多陪她几年。

高考首日赶上父亲透析她边担心边独自赴考

王宇航家住哈市平房区南城首府,父亲王兆祥最近病情加重,出现了多种并发症。每周二四六是父亲透析的日子,周四是高考首日,宇航一边担心父亲,一边独自赴考。

父亲心脏不好,血压忽高忽低,有时刚从医院回来又要去医院,走路都费劲,还有骨畸形的危险,“有时透析完只能在床上躺着,连说话都没有力气,爸爸最近状态很不好,但他不敢上医院检查,怕查出更大的病,怕拖累我,我多希望爸爸有个健康的肾,让他再多陪我十年。”王宇航说。

照顾尿毒症父亲8年自己扛起一个家

宇航的爸爸2009年被查出尿毒症,目前靠透析来维持,家里只有宇航和爸爸两个人一起生活。王兆祥说,自己今年43岁,以前靠开大车维持生活,为治病已花了七八十万,能借的亲属都借遍了,暂时靠低保生活,“发病初期我还能坚持着干一些拉货的活,现在没法干活了,每次女儿看我透析回来难受地在床上躺着,她都跑去厨房偷着哭,还不敢哭出声,其实我知道孩子心疼我,所以每次透析我都咬牙坚持完成,我是孩子唯一的依靠,我得看着她长大看着她考上好大学。”

这些年宇航边照顾父亲边学习,每天晚上学到11点,5点起床为爸爸做饭。王兆祥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她都高考了,还得照顾我。”

为给女儿省学费

父亲曾想过放弃治疗

三精肾病医院透析室的王护士告诉记者,王兆祥在他们医院做透析六年了,目前出现了心衰、血压忽高忽低、皮肤瘙痒等多种并发症。虽然医保卡能报销,但一些材料费和药费还是需要自付的,每次大概100多元。对于这样一个家庭,每个月12次透析就需1000多元,常年下去是个不小的数字。最好的办法就是换肾,但肾源有限,只能等待,如果长期不能找到合适的肾源,将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有合适的肾源也要看术后是否有排斥反应,可能会需要更多的费用。

王兆祥经常发呆到半夜,“眼看女儿就要上大学了,作为父亲我却没有能力给她交学费,我想过放弃治疗,可周围护士和邻居都劝我,要坚持,要给女儿打气。”最想考上医科大学将来为父亲换肾

“我只希望爸爸能一直在家等我,无论遇到再大的困难,只要家里有爸爸,这个家就还在。”宇航说。

中午午休,宇航拿起书又看了起来,一旁的父亲不敢打扰她。王兆祥说,因为照顾他分心,孩子成绩一度下降得厉害。“孩子总跟我说,最想考到北京的医科大学,学习医学知识,将来为我换肾。孩子总说要带着我一起去上学,多打几份工养我,要永远陪着我。”

宇航的班主任娄老师表示,宇航是班里的劳动委员,每次劳动都冲到前面,虽然照顾生病爸爸8年,但从未耽误学业,一心努力学习,让爸爸看到她考入理想大学。王宇航午休看书王兆祥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