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年”生娃“拥挤的人生”是你想要的吗?

都想生“千禧宝宝”今年全国高考考生达900多万创近八年新高生“羊宝宝”不受追捧分娩前住院却能住单间月嫂也是挑着选
“吉祥年”生娃“拥挤的人生”是你想要的吗?

生活报记者王晓晨

今年高考各省陆续公布录取分数线,因为考生大多是“千禧宝宝”,全国考生达到900多万,创近八年新高,各省公布的录取分数线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而刚结束不久的哈市中考,因考生大多是“羊宝宝”,属于不受家长追捧的属相,所以考生数量比去年减少6000余人,只有5.3万。而且,今年重点高中的录取人数略有增加。这样一减一增,重点高中录取率大幅增加,这让许多中考考生和家长兴奋不已。

2015年生“羊宝宝”,分娩前住院可以住单间,月嫂也是挑着选;2016年生“猴娃”,孩子未出生就要竞争产床和月嫂。所谓“吉祥年”生娃,带给孩子的往往是“拥挤的人生”;相反,那些不被追捧年份出生的孩子,人生却可能更加从容。

“千禧宝宝”一路拥挤的人生

2000年是公元元年之后的第二个千年交替,加之此年又恰逢中国的农历龙年,很多育龄夫妇为了“图吉利”,都刻意选择在这一年生下“千禧宝宝”。据了解,2000年,中国内地新生儿人口达1770多万,此前中国出生人口始终在1600万上下波动。正因为如此,这一年出生的孩子上幼儿园、小升初、初升高的竞争都异常激烈。而今年,“千禧宝宝”迎接高考,全国共有900多万名高考考生,人数创下近八年高考新高,比去年增加了35万人。作为一个生育高峰年,千禧宝宝们成长的每一个阶段,大都在风口浪尖。

“千禧宝宝”文慧的妈妈吴妍告诉记者,本来她和爱人结婚后没想那么快要孩子,但是父母坚持表示2000年生“千禧宝宝”孩子属龙,聪明,一辈子有福气。“女儿出生时,一家人可开心了。”吴女士说,可等女儿上幼儿园时,她发现苗头有些不对了,要找个合适的幼儿园特别难。“我家附近有一所示范幼儿园,园里的孩子每年都不算多,但2003年入园人数突然急剧增加,幼儿园人满为患,根本就不再接收新生了。”为了让自家这个“千禧娃”能上幼儿园,家里人想了好多办法,最后好不容易上了离家稍远的一所幼儿园。

吸取上幼儿园的教训,离孩子上学还有两年,一家人赶紧张罗买校区房,这才让孩子顺利上了一所心仪的小学。“宝宝们入托时幼儿园人满为患,上小学时学校人数‘爆棚’,中考、高考也是一路竞争激烈。陪女儿高考时,我们几位家长坐在一起聊到这个话题,还说如果可以选,生孩子真不必太在意属相,因为竞争激烈,很多考生可能被挡在了一本大学门外,等到出校门了,找工作也是一样竞争激烈。”吴女士不无感慨地说。

“火猴娃”的竞争从预约月嫂争产床开始

“千禧宝宝”过后,虽然也有“金猪宝宝”、“奥运宝宝”扎堆而来,不过规模最大的一年当数2016年。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推算,当年出生人口超过了1786万。

2016年是民间流传的“60年一遇的火猴年”。历来中国人就认为猴年出生的人机灵、聪明,再加上现在这个“好彩头”,很多育龄期父母都要在2016年生个“猴宝宝”。而且,2016年1月1日,我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落地,更是让一些想生二胎的父母也加入了生“猴宝宝”的大军。一时间,月嫂、医院产科病床等都紧俏了起来。

2016年,哈尔滨市各大医院产科都出现了一床难求的现象。李鑫是一位37岁的高龄产妇,在当年8月生二胎,本想在一家三甲医院待产,可那家大医院的产科实在是太火爆了,每次挂号光排队就要等半个多小时。生产时她想要住单间,可医院里连有没有床位都保证不了。甚至有些产妇都快生了,还在楼道里遛达等床位呢。无奈之下,李鑫只得花大价钱去了家私立医院。“那年产妇特别多。剖腹产的第三天早上,我肚子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人还很虚弱,医生就建议我出院,要我把房间腾出来给其他‘准妈妈’。”李鑫说,她的表妹在2015年羊年生产,不仅能预约到一家三甲医院知名的专家接诊,而且生产期间住的还是单间,月嫂也是挑着选,价格是每月8000元。月子过后,表妹和月嫂商量多待两个月,月嫂欣然答应了。而到了她生育的猴年,迎来生育高峰,月嫂价格也一路上涨,月嫂工资普遍上涨15%以上,星级月嫂工资最高达到每月1.5万元。李鑫做月子的8月份正是生产高峰期,她请的每月1.2万的月嫂只干了一个月。李鑫的身体还很虚弱,生产后本想多挽留月嫂一个月,可那名月嫂说,下一家雇主半年前就预付了定金。月嫂走后,李鑫只得和七十多岁的母亲手忙脚乱地照顾孩子。而如今,李鑫说,一想到儿子快要上幼儿园了,还要去排队竞争教育资源,她头都大了。

专家:

跟风生娃

有可能影响孩子的人生

对于扎堆出生育,黑龙江大学教授曲文勇表示,国人普遍有“图吉利”的心理,对于一些民间传说“宁可信其有”,殊不知,他们选择“好年份”扎堆生孩子的时候,已经面临了潜在的问题。比如,不少家长为了赶上好时机,会选择让孩子早产或是晚产,而这不但会让产妇存在危险,也或将影响孩子的健康。

同时,“婴儿潮”也会对公共资源造成一定影响。包括医院、学校等等。“孩子集中出生会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医疗卫生服务公共场所的工作量,势必会对自身造成影响。而且,‘婴儿潮’带来的拥挤并不只存于出生,极有可能会影响其以后人生的每一步。比如,出生、成长,接连而来的便是‘入学潮’。”曲文勇说,近几年的“千禧宝宝”、“金猪娃”、“奥运宝宝”、“火猴娃”的集中出生,无疑又为社会提出一个难题,“以后这批孩子的就业压力会更加严峻。”

曲教授认为,扎堆生宝宝的行为并不可取,除了会给孩子将来的升学、就业带来一定压力外,对今后的家庭生活也可能带来影响。一些市民只看到了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好年份,期盼着孩子未来的人生能沾上这个彩头。却不知一人是否能“成龙、成凤”,最重要的是之后的教育。“现在的家长大多受过高等教育,应该懂得,生孩子顺其自然最健康了,不要因为所谓的‘吉祥年’生娃,给下一代带来躲不掉的拥挤人生。”

婚姻家庭咨询师徐磊则提醒新婚夫妇,应本着对孩子负责的态度,无需跟风生育,人为地制造生育高峰只会给孩子带来一连串的“后患”。社会应该了解“资源均衡”理论,并认识到:每年人口占有的资源是均衡的,如果掺入了人工选择的意愿,那么人口就会出现“大年”、“小年”,就会导致资源有时过度紧缺、有时闲置浪费。只有倡导婚育文明,尊重个人实际,不盲目赶潮、跟风,才能让孩子、家庭、社会更为完美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