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地下商业街期待重拾辉煌

冰城地下商业街期待重拾辉煌

曾经的地下商场门庭若市(哈尔滨国贸服装城提供)。

如今地下商场很多空置的“精品屋”与摊位都在出租出兑。

文/摄生活报记者刘婧言

曾几何时,爱逛街的女士周末习惯拉上好姐妹“逛地下”,地下商业街曾为城市生活注入活力元素,让不少市民争相涌入,风靡冰城多年。然而,如今客流量早已不如往昔,不少商户只是苦苦支撑。近日,记者探访冰城市内多个地下商场发现,除了部分老牌地下商场运转较为正常,其他不少地下商场则处于冷清状态。地下商场身居黄金宝地,仍不敌时代迅猛发展与网购冲击,缘何人们不再钟情于此?如何破解,记者进行了采访。

【走访】

经营每况愈下“出兑”“转租”牌高悬关门闭店不在少数

哈尔滨的地下商业街遍布各区,尤以哈市道里、南岗集中,曾经,地下商业街走在时尚前沿,多数商户都发家致富,然而现在的地下商业街早已不复往日风光。近日,记者走访了处于道里区中心地带的多个地下商业街,人流冷清,多家商户齐刷刷地打出“大甩卖”标识,然而依然无人问津。还有不少商户大布遮挡、出租转让牌高悬,已闭店不再营业。

南岗区国贸、人和地下商场客流量相对大一些,然而,在几家商户蹲守了一段时间,记者发现,看热闹的多,买东西的少。而在过街通道龙防地下商场,商户以10元店、小商品日用百货居多,由于价格较低,路过的人还相对容易“掏腰包”。在人和三期一个张贴着“品牌升级改装,敬请期待”的商户前,附近出售女装的一位店主告诉记者,这个铺子现在是闭店待租,商场客流量少,购买率低,以至租金也在下降,但即便租金降半,也很难租出去,人和二期掉价更严重,但依然很难招租。

“曾经的地下商场,即便工作日人也很多,商品根本‘不愁卖’,但如今客流量越来越少,效益越来越差。”联升地下商场的小菲告诉记者,现在她不得不花时间研究更多营销手段,比如促销打折、线上销售等。记者在小菲的朋友圈看到,几乎每天都有服装、鞋包产品更新,图片清晰、介绍详细,不定期还会有客户反馈。小菲说,现在实体经营效益不好,只能转变思路,不但要依靠大家关注的手机APP宣传,同时更要维护好老客户。

【曾经】

每天数钱数到手软早上六点半开门坐等“疯抢”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地下商业街把冰城百姓的购物视线由地上引向地下,刮起流行时尚风,让“砍价”也成为一种技能。1992年正式开业的哈尔滨国贸城也是哈尔滨市人防办投资兴建的大型平战结合工程,三位一体、贯通相连,如今还是地铁1、2号线博物馆换乘站枢纽,三部载客扶梯与地铁工程共用。

“早上六点半的国贸地下商场一开门,外地坐火车赶来的客户便开启疯抢模式。我要一捆!我要一捆!售货员只需把卷帘拉开,趴在柜台前就等着钱进腰包。”1995年就开始在国贸地下商场做售货员的何女士告诉记者,当时所在的国贸柜台是“把边儿”的好位置,整个5—14号一排柜台都是她的老板经营的,主要销售女装,批发为主零售为辅。每天上午都是何女士最忙碌的时候,因为来“抢”货的外市县客户太多,那时家家都是这般火爆场面,售货员除了拿货就是收钱。何女士说,那时每人背一个腰包,百元钞很少,一般收的都是五元、十元居多,由于纸币太多,腰包装不下,于是就把钱统一扔到塑料袋里,下午三点半便开始数钱。虽然很忙碌,但收入相当可观。国贸地下商场以外地批发居多,绥化、肇东、牡丹江、双鸭山、佳木斯、北安等市县都从这里拿货,至于零售,早上忙碌时,如果有人想零买,售货员一般都不太搭理。

据了解,上世纪九十年代开业的国贸城率先引进了“精品屋”概念,“当时的精品屋老板是名副其实先富起来的一批人,但还是以摊位式经营为主,一个摊位年租金在一万到两万元,精品屋按面积大小,租金为七万到十几万元不等。”在国贸经营多年的一位店主告诉记者,当年能有个精品屋是当时很多摊位式(俗称“床子”)业主的梦想。不过随着时代发展,摊位式经营已经不适应市场变化了,所以现在的地下商场基本都是精品屋。

【现状】

十年前净利润近百万/年如今净利润不到十万/年

在人和三期经营女装多年的秦先生无奈地说,“我在人和三期刚开业时就花了140万买断商铺,但没想到的是还没满十年,经营状况就逐年下滑,以前的40%都赚不到,太难了!”现在,秦先生进货也要有更多考量,哪款能卖得好,进多少,预算多少,会不会压货……“要不是当年我买断店铺,现在出租不划算,给别人打工又不甘心,可能今天已经转行了!”

在地下商场经营十年的万女士告诉记者,2005年租金86000元/年,2015年达到150000元/年;然而,2005年一年的净利润可以达到近百万,而2015年则不到十万。万女士说,生意好的几年批发带零售,旺季时每天至少可以销售四五百件服装,平时补单也能达到一百件,一年四次订货会,自己会特意前往广州挑版、订货,“很多以散货为主的店主都是常驻广州的,因为服装款式更新太快。”2015年是万女士做地下商场服装生意的最后一年,生意惨淡,压货达百万元,最终低价甩货后,基本只合得上70%的本钱,后来就转做其他生意了。

【建议】

地下商场转型O2O仓储及商圈配套设施

目前,哈市主城区地下商业街遍地开花,但如今再想在此“掘金”恐怕难上加难。一位地下商业街的管理人员说,开发的商业街多了,但市场购买力是相对固定的,一个大蛋糕不停分割,最后市场乱了、效益自然差了。

目前,整个传统零售业都在下滑,电商的崛起让传统卖场更加难以生存,尤其是具有更多劣势的地下卖场。哈尔滨商业大学经济学院教师韩朝亮博士告诉记者,如今消费升级向个性化、体验化、服务化转变,但地下商场仍停留在低端消费阶段,难以适应消费升级对购物环境的要求。同时,地下商业街产品单一,60%以上经营以服装为主,加上受到电商冲击,更是夹缝中生存。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经济水平的提高,人们越来越重视生活品质,外出“消费”实际享受的是购物环境,注重的是娱乐休闲,而地下通风、采光差,方向感缺失,没有配套的娱乐休闲设施,无法实现消费升级的要求。

虽深处黄金地段,但几乎整个冰城的地下商业街都呈现出疲软状态,那如何能在现今市场环境下做出一些对策呢?对此,韩朝亮也给出了一些建议。韩朝亮说,明确特色、创造亮点是地下商业街首要面对的直接问题,比如,我们身处老龄化社会,很多中老年人仍对地下商业情有独钟,可以围绕老年人需求,形成老年人特色商品集聚地。同时针对传统服装优势,形成年轻化、潮流化、时尚化的主题商业。利用其店面成本低特点,尝试特色小商品批发,例如韩日商品、母婴商品批发,形成有效集聚。

哈尔滨地下商业主要聚集于核心商圈,“地下商场相对地上成本较低,可以利用成本优势,逐步完成互联网转型,线上线下相结合,比如做020店面、仓储。”韩朝亮说,利用成本优势,还可以考虑建商圈附属配套设施,因为商圈的地上配套设施价格偏高、面积有限,地下利用成本、空间优势,缓解地上商场空间限制,实现商圈空间有效拓延,最终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地上地下互补。哈尔滨的地下商业街几乎都在商圈内,建设调货配送中心、智慧停车场是不错的选择。另外,地下商业自身管理也存在一定问题,基本的物业管理、标识、清洁、服务等还需要进一步提升,例如明码标价、手机支付、无线区域网覆盖等都应逐步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