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里的苦乐人生

有生活的奔忙与辛苦也有诗和远方的快乐冰城出摊人:
菜市场里的苦乐人生










生活报记者王晓晨生活报记者张清云摄

都说一个城市真实的精神面貌藏在菜市场里,民生百态在这里被展现得淋漓尽致:92岁的老爷爷,夏天卖瓜冬天卖豆包,虽然挣不到多少钱,但享受着充实的快乐;双城农民张玉珍家,来哈尔滨三十年,凭炸大果子手艺发家致富,在哈尔滨买了三套房子;早市里卖水果的杨大哥还有画画的才艺傍身,画出近百幅市井人生的素描,如今还想画画大上海的主“市井风情”。近日,记者采访了这些有故事的都市出摊人。

92岁的老宋头

出摊十几年

冬天卖豆包夏天卖瓜

接连几个阴雨天,10日,哈尔滨终于放晴。在双城北二道街街口,92岁的宋占亚老人和孙媳妇又出起了瓜摊。烈日炎炎下,老人忙碌地给来往的顾客挑瓜、称秤。老人的孙子宋超介绍说,爷爷宋占亚原是双城区永胜乡胜强村的农民,有两子两女。十几年前,他到双城打工,爷爷见奶奶上了年纪身体不好,总要打针吃药,住在乡下看病不方便,就带奶奶来到双城投奔孙子。那时,爷爷宋占亚和奶奶在双城租房住,为了维持家里的开支,爷爷开始卖菜。后来奶奶去世了,爷爷就搬过来和宋超同住。本来考虑到爷爷年纪大了,想让他待在家里,可爷爷是个闲不住的人,一天不干活儿就浑身不舒服,说自己力气不比年轻人差,于是,还是继续每天出摊。宋超说,只要是天气不太差,爷爷就一定会出摊,一年到头就过年休几天。虽然挣不了太多钱,但看着爷爷身体还好,心情也不错,家里人就依着他的脾气来。

记者看到宋占亚老人虽然九十多岁了,但身体硬朗、精神矍铄。附近居民于忠海告诉记者,老人在双城北二道街上出摊已经好些年了,夏天卖瓜,冬天卖豆包。说着还从手机里找到一张老人冬天卖豆包的照片,并告诉记者,他听说老人身体特别好,什么病也没有,连感冒发烧都很少得,只是有些耳背。当记者问老人:“您要卖到多少岁啊?”老人开始没听清,记者重复了一遍,他听明白后笑吟吟地说:“卖到我动不了吧!”在老人看来,每天出门有事干,还能挣些钱,就是快乐的事。而对生活的热忱,简单而忙碌的节奏,也成了老人最好的抗衰老良药。

炸大果子的一家人

来哈市摆摊30年买了三套房

11日一大早,在哈市道外区北十二道街早市,60岁的张玉珍带着儿子和儿媳在炸大果子摊前忙碌着。儿子母万龙负责炸大果子,媳妇负责称量,张玉珍负责卖豆浆、豆腐脑,三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张玉珍和老伴母占民都是双城的农民,30年前,夫妻俩带着一儿一女来到哈尔滨。因为母占民有炸大果子的手艺,所以一家人就靠炸大果子为生。“那时候苦呀,没有钱,房子啥样便宜就租啥样的,最先租的房子连窗户都没有,一家四口挤在不到十平方米的屋子里。开小摊,买不起桌椅板凳,老伴就和儿子捡木条子钉。”聊起往日生活的辛苦,张玉珍感慨颇多。

都说城市生活不易,但城市机会多,更不会亏待那些勤劳、肯吃苦的人。一家人的辛苦劳作,也换来了他们想要的好日子。2000年,张玉珍先是自己在哈尔滨市道外区买了一套房子,儿子结婚,她和老伴又在附近给儿子买了婚房。“我女儿也买房子了,还是南岗一所名校的校区房。”张玉珍乐呵呵地告诉记者。虽然一家人的工作在外人看来还是很辛苦的:炸大果子要提前一天准备好几十斤面,凌晨两点起来磨豆子,四点半就来到早市出摊。可张玉珍觉得那没啥,“挣到钱了,那点儿累算啥呀!”三年前,岁数大了、有点儿吃不消的母占民把炸大果子的活儿交给了儿子,自己找了个扫街的活儿,62岁的他对一家人的生活很满意。“我孙子、孙女、外孙,都是在哈尔滨出生的,他们跟城里的孩子也没啥差别,我们全家也算在哈尔滨站住脚了。”老人高兴地说。

十几年的老回头客孙大娘告诉记者,他们家炸的大果子是这一片最好吃的,她走四五条街也要来吃。“油好,面里没有添加剂,就是以前吃的那种炸大果子味。你今天来了没赶上人多,到了周末,他们家七八张桌子坐的全是人,来晚了就只能站着吃大果子泡豆浆了。”

卖水果的杨大哥素描冰城市井百态如今去上海发展还想画画“大上海”

都市的出摊人,不仅有辛苦劳作的一面,也有文艺的一面。在哈市道外区钱塘街早市上卖水果的杨百森,就画了近百幅记录城市众生百态和市井人生的素描。

杨百森今年51岁,老家在我省绥化市望奎县农村。学生时代,他遇到了一位会画画的班主任老师,课余时间老师画画他总是在现场观摩,从此就喜欢上了画画,经常拿起笔和纸涂涂画画。1998年,他带着老婆孩子来到了哈尔滨,开始在早市上卖水果。干这活很辛苦,前一天下午要去水果库排队上货,早晨四点就得起床蹬着三轮车来到早市。因为在早市上卖水果的3个多小时中,其中能有1个多小时的时间是闲着没事干的。2017年7月份,他突发奇想,一边卖水果一边画画。他喜欢工笔画,特别是素描。一开始,他就画自己摊位周边的人,后来画着画着距离越来越远。有时遇到有意思的场景,他还会先用手机拍先来,等闲着的时候再画。画了近百幅。前段时间,有卖水果的朋友去上海发展,邀杨百森去帮忙,他去了上海。电话那端,记者问他还会不会画画时,他说刚到那边,还比较忙,但自己不会放下画笔,等有空了,还想画画那里的风土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