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寿10岁女孩晓华:“我有160个爱我的爸妈”

父母贫病无力抚养8岁时体重仅有16公斤幸被当地“爱心社”收养
延寿10岁女孩晓华:“我有160个爱我的爸妈”

晓华以前的家

马建文夫妇和晓华(左三)

晓华的画作

晓华平时很喜欢画画

生活报记者于燕

10岁的女孩本应该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地在母亲的怀抱里撒娇。然而,延寿县的晓华却命运坎坷,她的母亲患有精神障碍和癫痫病,而且长期瘫痪在炕上,父亲腿有残疾,常年在外乞讨……幸运的是,2016年春天,无人照顾的晓华被当地“一滴水”爱心社负责人马建文收养。如今,孩子不仅过上了正常的家庭生活,爱心社里的160多个成员也都成了她的亲人。

近日,生活报记者联系到了马建文,听她讲述晓华的故事。

曾跟老鼠争食8岁时体重仅有16公斤

“爸爸不在家,妈妈不能动,饿的时候,我想吃叔叔给我买的火腿肠,可是不小心掉到了地上,大老鼠就跑来跟我抢,我赶紧抢回来……”每当听到孩子说这些话的时候,马建文心里都特别不是滋味。她告诉记者,晓华家住延寿县玉河乡,家里20多平方米的破草房是租来的,里面几乎没有任何家具,窗户四处透风,炕上一张羊皮袄就是孩子的被褥。马建文初见晓华是2016年4月末,当时天气还凉,孩子看起来非常瘦弱,头发凌乱,身上穿着件破旧的棉袄。她的叔叔听说马建文这里专门救助孩子,就骑着三轮车把晓华送了过来。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晓华的妈妈名叫郭红梅,今年31岁,郭红梅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奶奶不慎将她摔到地上,落下了不少毛病,脑子时常不清醒。她最初能轻微的活动,后来连路也走不了了,渐渐瘫在了炕上。“孩子的爸爸腿有残疾,不能干重活,现在只能靠在外乞讨生活。”马建文叹息道,有时候,患智障的叔叔会给母女俩送些吃的,有时候,郭红梅会爬到大街上,邻居们看到了,也会给她们送去食物……

“最初接触晓华的时候,她不敢跟我们说话,而且严重营养不良,8岁体重仅有16公斤,没上过学,但这孩子很懂事,有人送吃的,她会一口一口地先喂给妈妈吃。每次妈妈发病的时候,她虽然不敢靠近,但会立刻跑去向邻居求救,嘴里哭喊着‘妈妈别死’……”马建文说。

救助者说:“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深知生活的不易”

延寿县委宣传部钱玺勇告诉记者,马建文是当地民间志愿服务组织“一滴水”爱心社的负责人,该社团是一支专门奉献爱心帮助困难群众的团队。

马建文说,她之所以创办这个爱心社,是因为自己当年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她深知生活的艰辛和不易。当初来到县城的时候,她遭遇过很多困难,也遇到过很多好人,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她想去帮助别人。马建文做过保姆,卖过水果、拖鞋等,她现在自己开了家建材店。她发现小区里有人扔旧衣物,有些看着还很新,觉得怪可惜的,就捡回去洗干净攒着,攒够一批就送到农村给那些有需要的人。她的亲朋好友得知后加入其中,渐渐地,他们还会买一些食物和生活用品,送给生活贫困的村民。

“有一次,一位老大娘收到月饼,说上次给她的还没吃完,这次不要了。还有一回,一位大爷收到被褥舍不得盖,连忙包了起来说要过年再盖……”看着这些老人不贪心,收到东西时如获珍宝,马建文决定要长期帮助他们,2013年,大家组建了爱心团队,取名为“一滴水”爱心社。

爱心社里有上百个“爸妈”

“以前我只有一个妈妈,现在爱心社里有很多爸爸妈妈照顾我,感觉生活很温暖。”晓华告诉记者,她有马姨、马姨夫、杨姨、朱姨等好多叔叔阿姨,还有陈宇田哥哥……她说:“我马姨夫对我可好了,他送我去兴趣班,带我去广场滑旱冰;朱姨给我和妈妈送吃的,给我买新衣服和鞋,还带我去她家住;杨姨给我治病,带我去哈尔滨游乐园玩;我想吃饼了,宇田哥哥就骑电动车去给我买,他把饼放在怀里,回到家拿出来还是热的!”

晓华8岁才开始上幼儿园。2016年,当地一位幼儿园园长听说孩子的情况,帮忙免了一半学费,剩下的钱由爱心社出。晓华今年开学就上二年级了,现在在学画画、口才、唱歌和舞蹈,音乐老师张老师每周给孩子免费上一节音乐课,还经常让孩子去家里吃午饭,其他兴趣班也都给减免了学费。“孩子很争气,数学语文考试都是100分,总说长大了也要加入爱心社帮助别人。”马建文笑道。

2016年7月,马建文将晓华带回了家。起初老公和儿子都反对,马建文便领他们去了趟孩子以前的家,看到眼前破烂不堪的景象,她老公直接将孩子带回了家。“我的家庭很普通,老公是个瓦匠,平时都是他送孩子上下学,周末学画画、唱歌、跳舞和口才,我就带着孩子到处跑,赶上阴天下雨,顶着雨也得去。”马建文说。

很多人都说,晓华能吃饱穿暖就挺好了,为啥还要报那么多兴趣班?对此,马建文说:“晓华的妈妈现在被乡里送进了敬老院,晓华总跟我说,等她长到十三四岁能做饭了,就回家照顾妈妈,有妈妈在,起码她有个精神支柱,这孩子画画特别好,既然有天赋,我就得让她趁着有时间学的时候好好学。”

准备爱心账本想让孩子学会感恩

“舒克宇叔叔2000元舞蹈费、林萍阿姨寄来奶粉、杨玉红阿姨带孩子看病……”马建文一笔笔地记录着大家对孩子的爱心。用她的话说,这孩子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做这些记录一方面是她的做事原则,另一方面是想让孩子长大后知道感恩,以后回报社会。

晓华的身世是不幸的,但是她又是幸运的。亲生父母不能照顾她,但她有160多位“父母”在关心她。“我们爱心社的志愿者逢年过节都会看望孩子,我没时间照顾,大家也会轮流接送孩子,孩子的衣物都是大家捐的。”马建文说,不仅爱心社的成员关心孩子,哈市爱心人士也在一直默默关注着晓华的成长,当年晓华被乡里送到哈尔滨的杂技学校时,校长给她免了学费,但因为晓华身体太弱,还有多种疾病,不得不回家调养。回来之前,哈市一位杨阿姨出资一万多元,给孩子治病,而且每到假期都带她到哈尔滨玩。

最近,晓华又生病了,社里的成员轮流来照顾她,一直到凌晨才走。“眼下孩子大了,学习的费用也高了,由于是过敏体质,她需要长期服药,我们会尽量帮助,也希望其他爱心人士加入,一起来帮帮她。”马建文说。

(晓华为化名,本版图片由马建文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