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玩家收藏创作500余种桌游产品

冰城玩家收藏创作500余种桌游产品
奔跑吧!桌游我的快乐不插电

包良设计的桌游产品

包良陪孩子在玩桌游

家中桌游一角

生活报记者刘婧言

在哈尔滨的桌游圈里,包良算一位超级玩家了,不但收藏了500余种国内外桌游产品,还创作了不同背景、类型的桌游产品。9年时间,包良将桌游与生活“捆绑”在一起,在桌游中体验益智、社交、创意、设计以及亲子间爱的沟通。如果你还以为桌游只是“狼人杀”、“三国杀”、“大富翁”和“真心话大冒险”,那不如跟记者一起来倾听这位冰城桌游达人的故事。

出门随身携带全套装备

拎起一个大背包,包良告诉记者,这个背包陪他很多年,这是专门放“装备”的行头。“家庭聚会、朋友聚会,我会自带桌游装备跟大家玩儿,现在无论大人还是孩子,一人捧一手机做‘低头族’,不但对眼睛不好,也淡漠了感情,”包良说,他很想通过有趣的桌游重新建立沟通。

包良会事先根据聚会的人群特点选取不同的桌游,主要是从难度、人数、互动欢乐性、游戏背景等方面进行考量,背包里通常会装三四种,以便供家人、朋友们选择。

误打误撞踏入“桌游”界

近代桌游兴起于德国,在欧美地区已风行近百年。然而,包良告诉记者,当时只知道大富翁的转骰子,而最初的桌游创作,其实是“闭门造车”,因为近十年前对桌游竟然没有认知。

“我从幼儿园开始给小朋友画纸牌,小学给同学做磁铁游戏机,初中、高中画漫画,工作做的是广告设计,”包良说,正因为有着这些绘画和设计基础,想把一些看起来枯燥但实际很有意义的内容,通过游戏引发大家的兴趣。2009年,包良误打误撞地开始做游戏棋,他变成了一个“夜间工作者”,结束白天的广告设计工作,晚上就进入另一个世界。包良的第一款桌游的灵感源于二维动画时代的巅峰之作《埃及王子》,设计、制作这款产品花了半年时间,又经过了不断的打印和测试。“当时非常痴迷,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好朋友因为跟爱人吵架,到我家想诉诉苦,结果正赶上制作桌游,我不顾人情绪就拉他来做测试。”包良说,现在想想还挺后悔的。

包良告诉记者,第一款桌游产品是亚克力雕刻,手工挂珠,雕刻半透的文字和图案,再经过多种工艺处理,从设计到制作,都付出了很多辛苦。“当时的定价是140元,2009年,140元的桌游产品不便宜了,但其实我是合不上人工费用的。”包良说,一开始信心不足,只做了50盒,售光了再制作,通过网站、微博等渠道发布信息,当时网络支付手段还不发达,就是银行转账后邮寄,凭的都是“信任”。后来,为了让更多人能体验到自己的产品,并降低成本,便开始制作纸质印刷的桌游工具,并开始千盒以上地制作、销售产品。

500余种桌游占据家中一面墙

当做完第一款桌游产品时,包良以为自己很“牛”,心里想着,这大概是“独一份”了。但外出采购时,在南极景阳文教一下子“懵”了,商家一屋子、满墙的桌游产品,竟然那么多!但是,包良发现大部分都是很初级的桌游,非常单调,一个机制套下来,比如,同一个产品就制作出北京之旅、香港之旅、台湾之旅……包良决定继续创作新的桌游产品,同时也开始购买国内外不错的桌游产品,更深入地探索这条“桌游”之路。随后,包良又创作了Hi st or y205、英格索、全副军装、Bei动、红绳之家等各类型桌游产品。多年后,他确定自己在哈尔滨“桌游圈”确实占有了一席之地,在创作上也是数一数二。

包良回忆说,2010年——2013年是他购买桌游最集中的几年,一来兴趣使然,二来可以通过桌游益智、社交,三来为自己的创作提供更多灵感。

第一次生产、销售桌游产品并没有赚到多少钱,反而在购买产品上花费了很多钱,毕竟国外正版桌游都不便宜。包良当时想,不图赚大钱,趁年轻一定要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拼一拼,这完全可以作为事业来做。包良的妻子起初对于他的“桌游”路也有过担心,但最终认同了他的想法,经常陪他一起玩桌游,在他深夜构思时还给他准备夜宵,递一杯温水。

桌游可以说是一种“不插电”的游戏,它可以锻炼人的思考力、记忆力、判断力、联想力等等,而且在桌游的世界里,答案不一定是唯一的,你会有很多选择。前段时间,包良看着占据家里一面墙的国内外桌游产品,心血来潮地数了数,竟然已经高达500余种。

拿起《卡坦岛》,包良介绍到,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思考策略游戏,1995年出版时就获得了德国年度最佳游戏,一直蝉联BGG玩家票选最佳游戏第一名,这种类型的游戏不但有乐趣,还能一直保持大脑的运行,家庭聚会、朋友聚会都很适合;还有《卡卡颂》,玩家扮演中古时代的君主,派手下的亲信去开疆拓土,亲信扮演不同的角色,去占领或管理领地,看谁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包良如数家珍地向记者展示着他的桌游宝贝,“《电路迷宫》、《激光迷宫》、《重力迷宫》,这些就是比较晦涩难懂的物理电力、光学、重力类型的,得玩一玩后自己悟,不过是可以玩会的!”

包良说,桌游涵盖了战争、历史、经济、聚会、教育等很多种类型,比如解放战争、二战、小战场等背景的“战棋”就很受男孩子欢迎。再比如资源管理方面的桌游,经营一个货船、店铺,或者做汽车产品的研发、销售的桌游。还有类似《只言片语》这类桌游,很多人一起玩儿,会非常放松。而教育类型桌游已经越来越普遍,桌游不仅仅是成年人的专属,同样适合孩子们玩耍,好的儿童桌游甚至还是孩子的启蒙“神器”。

桌上“竞技”锻炼抗挫能力

包良的儿子今年七岁半,大概从孩子三岁开始,他就通过桌游培养孩子的认知、开发孩子的智力。“孩子玩儿桌游时非常投入,我会根据他的实际情况选择适合的游戏,再观察他的逻辑感、空间感等等。”和乐高、磁力片等搭建类玩具不同,桌游是有既定规则的,孩子要在既定规则内,调动大脑细胞,充分发挥空间想象力、快速反应、推理能力和判断能力等。从让孩子认知颜色形状,到现在可以运用逻辑思维制定战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既能培养、锻炼孩子,更是包良与孩子珍贵的“亲子时间”。

包良告诉记者,之前跟孩子玩儿了一款叫做《驴桥》的桌游,三十个毫不相关的词,要在一定时间内利用起来,并串联成故事。直到一年半后的现在,孩子仍然能记住故事里的相关词语,“这就是一种联想记忆法,其实与我们上学时记英语单词的某种方法很类似。”

“孩子在桌游中会因为输赢而开心或难过,我会趁机给他灌输一些道理,孩子虽然还小,但多少会吸收。”跟孩子玩了几年桌游,包良看到孩子最大的进步就是不会在牌运不好或者输牌后表现出不悦,乱发脾气,桌游可以锻炼孩子的抗挫能力。另外,在与孩子玩的桌游中,包良不会像一些家长选择基于“学习”目的的枯燥游戏,他觉得玩儿桌游开心最重要,要让孩子在游戏中感受到快乐和互动才是最有益的。包良期待越来越多的家长可以和他一样,利用“桌游”这种形式陪伴孩子,在愉快的体验中让孩子有所收获。

“现今人们习惯用虚拟科技缓解压力,喜欢停留在电视、电脑、手机前,家庭被不同成员的活动分割,过多的科技与外在活动却造成人与人的疏离,桌游很大的一个优点就在于让人收起手机与电脑,进行实体的交流。”包良说,桌面游戏是人与人面对面玩的游戏,通过游戏可以学习如何与别人相处、沟通,而且桌游对玩家年龄的差别要求不大,家人、朋友、同事一起进行游戏都可以增进感情。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