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哥”走出两万公里“爱与亲情的天路”

骑燃油三轮车载着母亲和脑瘫哥哥边走边唱耗时103天抵达拉萨
以歌为伴“三轮哥”宇文洪基:走出两万公里“爱与亲情的天路”

一家三口抵达布达拉宫

宇文洪基(右一)开车载着母亲和哥哥

一路走一路唱

堵车时在川藏线上唱歌鼓劲儿

扫码听洪基唱歌

实习生杨程越生活报记者周际娜

“在这个春天我离开了家/骑着三轮车带上哥和妈/一路走一路唱一路去拉萨/去看那最美丽的格桑花/那里有飘香的酥油茶/那里有位姑娘叫卓玛……”

今年29岁的我省克东小伙宇文洪基,外号“三轮哥”。今年4月7日,他唱着这首原创的《2018我要去拉萨》,骑着一辆燃油三轮车,载着63岁的老母亲和脑瘫哥哥,从老家克东出发。一家三口历时103天,从北走到南,行程近两万公里,终于抵达目的地拉萨。

17日,记者采访到了平安归来的“三轮哥”,听他讲述了这一路上的苦与乐……

缘由:

父亲意外去世他懊悔不已想为母亲及时尽孝

六年前,宇文洪基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民族声乐系,毕业后在北京漂了一年半,虽然前景不错,但考虑到父母年岁大了,家里还有个患脑瘫的哥哥,他犹豫再三,最终决定回到家人身边。

他原本打算在克东开一家婚庆公司,开业前去了趟哈尔滨,没想到父亲搬设备时意外跌倒脑干出血。洪基在医院守了两天两夜,他知道父亲最爱听刘和刚的歌,但他之前从来没好意思当面唱过,这回他在病床前一遍遍地唱着《父亲》,直到看见父亲的眼角有泪水滑落……父亲最终还是没能抢救过来,此后的两年,洪基在内疚和自责中备受煎熬,他把从小到大跟父亲的所有合影全都翻出来,每天放在枕边。

伤心的他不想再开婚庆公司,经常一个人带着音响和麦克风,到广场和公园给路人唱歌。有人把他唱歌的视频传到了网上,还把他推荐给了央视的一档圆梦节目。去年8月,洪基带着母亲杜艳丽去北京录节目,老太太这么多年一直在家照顾脑瘫儿子,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特别兴奋。“我没想到她比年轻人还能走,每天带着她坐地铁、逛景点,她居然一点儿都不累。”洪基说,从那时起,他萌生了要带母亲看世界的想法。

“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燥,及时尽孝。”回来后,洪基在朋友圈这样写道。对父亲的愧疚已经无法弥补,他不想在母亲身上再留遗憾。

起程:

母亲爱唱《天路》一家三口去看雪域高原

洪基发现,母亲做饭时经常爱唱《天路》,言语中也透露出对雪域高原的向往。他便想带她去一趟,欣赏一下歌中的美景。他心里清楚,如果实话实说,母亲一定不会同意,于是用了“激将法”。

“我跟我妈说,我想自己骑三轮车去拉萨,因为这一路太艰险了,不想带着她和我哥。”洪基笑道,跟他预想的一样,母亲听完急了:“我不放心你自己走,要不带着我俩一起去吧。”他嘴上说,“哎呀,你们这一路可别给我拖后腿”,其实心里特高兴。

为了这趟旅行,洪基准备了半年多,还专门考了三轮车驾照。他在当地小有名气,听说他要带着家人一起骑三轮车去西藏,很多父老乡亲主动帮他筹路费,提供食品和水。

今年4月7日,一家三口从克东出发了,途经兰西、双城、长春、沈阳、秦皇岛、北京、济南、南京、上海等地,沿着国道一直骑到三亚,又辗转上了川藏线。每到一个城市,洪基先打电话询问,了解哪些地方可以让三轮车通行。

南方天气炎热,洪基的车座底下是发动机,每天像是坐在火炉上开车。后来又赶上了梅雨季节,身上长了湿疹。他们白天赶路,晚上住小旅馆,哥哥行动不便,每次上下楼都是洪基背着,还帮他洗脸擦身。此外,洪基每天还抽空为沿途的乡亲和孩子们演唱,分享一家人的旅行故事。

一路上,洪基的母亲特别亢奋,望着金沙江吟诗,对着田野唱歌,她还随身揣了把小刀,充分发扬东北老人的朴素爱好,从北到南挖了一路“婆婆丁”,过足了瘾。刚一进藏,老太太就激情澎湃地对着雪山唱起了《天路》,当时海拔3000多米,洪基劝母亲悠着点儿,结果老人一点儿高原反应都没有,开心得像个孩子。

艰险:

山体滑坡被堵路上他爬上车顶唱歌鼓劲儿

尽管洪基一直自我调侃:只要心中有涡轮,开啥都带T。但经过长途跋涉后,他的小红车受不了了,零件和轮胎不知换了多少回。好在这一路上,他遇到了不少好人帮他渡过难关,有一回下大雨,他的车坏了,一个年轻的旅店老板,不但帮他找人修车,听说他们的故事后,还免费为一家人提供吃住。

他们在川藏线上还遭遇了山体滑坡,当时波密往八一方向堵了好几千台车。洪基开着小三轮一路溜边儿,跑到了最前面。他看见抢修公路的武警官兵,累得瘫倒在路边,堵了好几天的司机和乘客情绪十分焦躁,于是支上了音响,爬到车顶上给大家唱歌鼓劲儿。《咱当兵的人》《说句心里话》,还有那首原创的《2018我要去拉萨》,洪基唱歌的视频被传到网上后,一天之内点击量高达100多万。

7月18日下午两点多,历尽千辛万苦,一家三口终于来到了布达拉宫脚下。望着云雾缭绕的雪山、巍峨圣洁的建筑,以及母亲的笑脸,洪基格外激动,他终于帮母亲圆梦了!离开拉萨前,由于克东老乡帮他筹集的路费还剩不少,洪基花5000多块钱,买了一车米面粮油,送给了当地一些身体残疾的藏民。他还将三轮车托运到哈尔滨,带着母亲和哥哥体验了一回青藏铁路。8月7日,一家人终于平安返回克东,很多当地人敲锣打鼓、拉起条幅欢迎他们回家。

洪基的哥哥似乎意犹未尽,这几天,一直念叨着“港田、港田”,母亲也经常会被邻居们拉去聊几句旅行感言。虽然旅行结束了,但那些一路收获的美好和感动,会陪伴他们很久很久……

本版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