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的动漫情结:愿时光不老陪我慢慢长大

餐具、睡衣、抱枕、地毯都是“蓝胖子”把家布置成“机器猫博物馆”上学时苦练“大空翼”绝招一件“南葛”外套穿了20年
冰城小伙伴的动漫情结:愿时光不老陪我慢慢长大





在北京参加“樱桃小丸子25周年博览会”时,小枫特意拍下的展品照片。

李晓的爱车

李晓收藏的“机器猫周边”

张伟的《足球小将》漫画书

张伟身穿“南葛”外套

每个仓皇中年背后,都曾有过一段热血青春。

最近,《樱桃小丸子》作者去世、《灌篮高手》时隔28年后再版的新闻,引发了一波怀旧热潮,很多已经“奔四”的80后漫画迷,纷纷怀念起那些“承包”了他们青少年时代的经典动漫……

《樱桃小丸子》:

儿时剪过“小丸子头”长大后带小丸子出国“伴读”

锯齿形刘海儿的西瓜头、红扑扑的脸颊,时而迷糊时而元气满满,很多80、90后的童年,都绕不开可爱又温暖的樱桃小丸子。

冰城姑娘小枫今年32岁了,一提到樱桃小丸子立刻少女心爆棚。三年前,北京举办了一场樱桃小丸子25周年博览会,小枫特意赶去看了展览,她记得,当时跟她一起排长队的大多是80、90后们,“大家像是去探望老朋友一样开心”。

小枫最早看《樱桃小丸子》的时候,只有八九岁,她的父母也都是小丸子的粉丝。“小时候能跟爸妈一起看的动漫不多,他们常说我那些贪吃爱玩的毛病,跟小丸子太像了。”小枫笑道,当年之所以喜欢小丸子,大概是因为能从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吧,虽然有些好吃懒做,但却纯真快乐。当年,小枫的妈妈还专门给她剪过“小丸子头”,锯齿形刘海儿看上去怪怪的,她都不太好意思出门。值得一提的是,每次犯了错,只要小枫学小丸子那样嗲嗲地叫“妈妈”,原本板着脸的妈妈立刻就绷不住了,这招屡试不爽。

跟很多人一样,小枫也是长大以后才发现,小丸子其实是个“哲学家”,有些人生真谛早就告诉过大家,而那份朴素的幸福观,一直深深地影响着她。比如“有些事不是我不在意,而是我在意了又能怎样”、“只要活着一定会遇上好事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要Rel ax(放松)”、“幸福就是虽然贫穷但是大家身体都很健康”……

前几年,小枫独自去美国读博士,临走时特意把一个小丸子的摆件装进了行李箱。她用“永远9岁”的小丸子提醒自己:无论走多远,别忘了带着一颗纯真温暖的心。

《机器猫》:

家里到处都是“蓝胖子”如同“机器猫博物馆”

今年31岁的任任是哈市一名教师,聊起《机器猫》,这个爽朗直率的“女汉子”,声音温柔了许多。

“我是小学三年级迷上《机器猫》的,当时看的是录像带,一次能看很多集,比追电视版的过瘾多了。”任任回忆道,她

当年很想拥有机器猫的那些“黑科技”,以至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时光机”、“记忆面包”、“放大缩小灯”等神奇道具经常出现在她梦里,她还曾经为吃“记忆面包”深深忧虑过,“机器猫跟我说,考试前只要把内容印在面包上,再吃下去,就能全部记住,可是考试题太多了,那得吃多大一堆面包啊!”

任任的好友李晓(化名)是个比她还严重的“猫控”,机器猫对她的影响绵延至今。除了收集好几百种机器猫的摆件、玩偶,李晓的餐具、睡衣、抱枕、地毯等也都是“蓝胖子”,把家里布置得如同“机器猫博物馆”。为了能在车身上贴上巨大的机器猫Logo,她还专门买了一辆白色的车,每天开着这辆拉风的车,穿行在“蓝胖子”的奇妙世界里……

《足球小将》:

上学时苦练“大空翼”绝招“南葛”外套穿了20年

今年俄罗斯世界杯日本对阵比利时的1/8决赛前,日本球迷祭出了一枚“催泪弹”,他们在看台上展开了一个巨型布幔——“大空翼”高举着冠军奖杯,惹得不少“30+”的中国球迷瞬间红了眼眶。

对绝大多数80后球迷而言,《足球小将》堪称“足球启蒙教材”,在那个没有梅西和C罗的年代,“大空翼”才是他们的头号男神。出生于1980年的冰城小伙张伟就是《足球小将》的“铁粉”之一,当年漫画热销时,他正读初一,每一卷都会反复看上三五遍,“熟到连台词都能背下来”。

张伟回忆道,初中时,他经常跟同学练习“大空翼”和“岬太郎”的“双人射门”,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班里有个男生会“倒挂金钩”,虽然因此摔坏了胳膊,但丝毫没影响大家对那个男生的崇拜之情。由于当年很瘦弱,张伟没能练成漫画里的“猛虎射门”,不过他苦练了很久,终于学会了“大空翼”的绝招“彩虹过人”。“那天我高兴到连做梦都会笑醒,当然也有些小紧张,生怕第二天就忘记了技术要领。”张伟笑道。

“大空翼”、“日向小次郎”、“若林源三”……《足球小将》里有很多令人难忘的角色,张伟感慨道,每个人物他都很喜欢,甚至喜欢那个有些无厘头的“石崎廖”,“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对足球虽然没什么天分,甚至有点儿笨拙,却自始至终深爱着这项运动”。

20多年了,张伟一直珍藏着《足球小将》的漫画,上大学后,他给自己买的第一件衣服就是“南葛”的外套。如今无论工作多忙,他依然保持着每周踢一次球的习惯,就像“大空翼”说的“足球是朋友”,而这位“老友”还将陪伴他很久很久。

《灌篮高手》:

海报从床头贴到棚顶用午饭钱买漫画全班传阅

筷子兄弟在《老男孩》里唱道: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其实,想要分分钟点燃一个拖家带口的“老男孩”并不难,就像一位网友说的:“等我老了要是躺在床上不想动了,一定要给我放一首《灌篮高手》的主题曲,我还能爬起来再跳几下!”

8月28日,时隔28年再版的《灌篮高手》公开了所有新版封面。望着那些熟悉的面孔,37岁的高校教师徐晨“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影子”。初二那年,他和同学从书报亭那些“打打杀杀”的漫画里,扒拉出一套关于篮球的漫画,从此热血青春有了依傍。

“当年《灌篮高手》实在太火了,班级买队服,大家哄抢流川枫和樱木花道的球衣号码,我在床头贴满了樱木花道、流川枫的海报,甚至连棚顶都没放过,这样躺在床上也能看到他们!”让徐晨难忘的是,当年他和班里的几个男生把午饭钱省下来,凑钱去买一本本新出的《灌篮高手》,每次拿到新书,全班争相传阅,一圈下来,新书很快就被传烂了。他和同学们还喜欢课后抱着篮球按照漫画里的剧情“还原”一下,聊起那些尴尬的“模仿秀”,徐晨不好意思地笑了:“现在想想,当时我们篮球打得不好,就是喜欢到操场上耍耍帅。”

跟徐晨一样,今年36岁的新媒体编辑小贾也是《灌篮高手》的粉丝。小贾坦言,其实自己当年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湘北杀入全国联赛,赢了卫冕冠军“山王工业”,最后却又无比惨烈地输给了“爱和学院”。这让看惯了圆满结局的他,惆怅了很长时间,还一度埋怨过井上雄彦。“我是过了很多年以后才懂得作者的用意,有遗憾才叫青春啊,这种不完满和戛然而止其实是《灌篮高手》最写实的一面,这也是青春的本来模样。”另外,让小贾耿耿于怀的是,当年他把全套《灌篮高手》借给了高中同学,分班后对方一直没还他,以至于让他没了“传家宝”。

“我一直想再给我儿子买一套,他现在7岁还看不懂,等他再大一点儿,我会陪着他一起看。”小贾说。

本版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