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委会乱象“沟通桥梁”咋就变了味儿

“绑架”消费一学期为表演买三套服装零零散散收费2000多不及时反映家长诉求却成了讨好老师学校的平台
家委会乱象“沟通桥梁”咋就变了味儿

生活报记者王晓晨袁成亮

这段时间,随着新生入学,又一批家长委员会成员走马上任了。其实,早在2012年,教育部就发布了《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要求中小学幼儿园成立家长委员会。

如今几乎各中小学幼儿园都成立了家长委员会。家长委员会,顾名思义就是由家长代表成立的组织,本应在学校和家长之间扮演“沟通桥梁”的角色:将家长的意见和诉求反馈给学校,把学校的“最新动向”转达给各位家长。家委会成立的初衷是好的,的确一些家委会也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收到不少成效,但由于种种原因,在实际运行中,也存在一些“变形”“变味”的现象。

“绑架”消费

家委会的一些收费之举更多是为了“撑面子”

“嘟、嘟、嘟”,10月30日晚刚回到家,林宁(化名)的手机就响个不停。不用看她也知道,这样高频率地响动,一定是幼儿园家长群里又有什么通知了。果然,她在家长群里看到班级家长委员会会长果果妈妈的留言:“万圣节要到了,明天李老师要教小朋友做南瓜灯,光看不做怎么行?我和幼儿园附近的仓买商量过了,他们能帮小朋友购买小南瓜和配有保护措施的水果雕刻专用刀,很安全,儿童也可以用,一共30元,需要的家长可以接龙报名。”很快有家长委员会成员附和:“想得真周到,支持”、“这节动手实践课一定上得很有趣”、“即使孩子在课堂上没做好,回到家父母也可以陪孩子一起做,共度一段美好的亲子时光”……渐渐地,有十几位小朋友家长给孩子报了名。

林宁的女儿今年4岁,在一家公立幼儿园上小班。“我女儿动手能力挺差,现在连系鞋带都不会”,林宁根本不相信女儿能学会做南瓜灯。“李老师在班级群里只说了明天要教孩子做南瓜灯,并没有要求每个孩子必须准备南瓜和刻刀。可不报名,别的孩子一边看一边做,总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傻看着吧!”虽然极不情愿,但林宁还是给孩子报了名。

说起女儿幼儿园的班级家长委员会,林宁牢骚满腹。“因为上的是公立幼儿园,管理费和伙食费并不贵,可以家长委员会名义收的杂七杂八的花费却不少,说是自愿,但家长大多都‘跟风’,这让她不胜其扰。”林女士说,比如今年3月,孩子刚进入园不久就赶上幼儿园组织小朋友们去动物园郊游,家长委员会建议说“因为是孩子第一次参加集体活动,要记录下孩子的美好时刻,请来了专职的录像师、摄影师一同出行。为了照相效果好,建议小朋友们统一买同款运动服作为班服”。活动结束后,每个孩子收到了精美的影集和DVD,但花费也不菲,每个孩子收了五百元钱。五月份,幼儿园举办运动会,家长委员会又说代表大家做了高档的班牌、条幅、宣传板,为了班级荣誉也说得过去,但让林宁不能接受的是,运动会上有个班级展示环节,家长委员会成员里有四个孩子学过拉丁舞,他们就建议老师让班里所有的孩子都表演拉丁舞,这四个孩子在前面领舞。为了配合演出效果,全班孩子都买了拉丁舞服和舞鞋。“拉丁舞没有一两年的舞蹈基本功,根本学不会,大多数孩子也就是站在后面象征性地表演几个简单动作。”林宁说,为了这次运动会,她又交了300元。接下来是“六一”儿童节汇报演出,班级排练歌舞表演,根据需要又买了一身唐装。“一学期下来,光服装就买了三套,各种活动零零散散的收费,加起来怎么也要2000多元。”林宁觉得,家委会更多是为了“给班级老师争面子”,没有听取广大家长的意见和建议,甚至造成班级之间攀比倾向。“这些花费很多都是不必要的,我有一种被绑架消费的感觉。”林宁无奈地说道。

影响生活

部分成员“搞内讧”

公共群其他家长饱受“信息轰炸”

家委会成立的初衷是代表家长履行好职责,可是如果家委会内部不统一、内讧起来,则让家长们头痛不已。

陈女士的儿子今年上小学五年级,去年换了新班主任。随之,班级家长的私群(没有老师参加)也发生了一些变化。“那段时间,家委会的几名家长每天总是在晚上10点后发信息,这个家长群里有100多名家长,有的还是孩子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可这个家委会的家长不管别人休息不休息,就在群里发信息,什么有的家长不配合老师工作啦、不督促孩子学习啦之类的,更有甚者还对个别家长进行责难。”陈女士觉得,家委会的个别家长俨然一副“班主任”的架势。

另外,家长会的个别家长会在有学校老师参与的另一个家长群里百般讨好老师,什么“老师真伟大”、“老师太辛苦了”、“我孩子有你这样的老师,我们全家太荣幸了”之类的话总是刷屏一样地出现在那个群里。这样一来,家长间的误会和隔阂越来越大。

一段时间过后,家委会内部又出现了分歧。原因是孩子的成绩不理想,家委会一部分家长觉得是老师的教学方法有问题,应该换掉这个老师,而有些家委会成员因为孩子在班级里很“受宠”就支持这个老师。一部分支持现任老师,一部分想换掉现任老师,两伙家长对立了起来,并在家长群里出现了语言上的争执。“那个时候,家委会有的家长一说批评其他家长的话,家委会里的反对派就站出来与他理论,有的时候,两派的语言甚至上升到了对骂的程度。不管怎么样,这个家长群也是公共群呀,大半夜的互相责难,大家不休息啦?第二天大多数家长是要上班的,而且这个群有时会通知一些学校的事情,家长又不敢轻易调静音,个别家委会家长太不负责任了。”陈女士说,最后,家长们找到了学校,班里的家委会停止了活动,变成了所有家长暂时轮流承担家委会工作。“桥梁”角色缺失

变成讨好老师的平台成了乱收费的挡箭牌

家长委员会,本应在学校和家长之间扮演“沟通桥梁”的角色:将家长的意见和诉求反馈给学校,把学校的“最新动向”转达给各位家长。然而一些家委会成员却不反映家长意见、诉求,而是把这变成讨好老师学校的平台。

杨先生的儿子今年上初四,眼看着明年就要中考了,学校加了晚自习,各科老师免费为学生上课。结果家长委员会不同意:“老师那么辛苦,怎么能免费呢?”于是要求每人收500元的补课费。杨先生的爱人患有糖尿病,需要用药治疗,儿子上学,全家人就指着他开出租车的收入维持生活,每月多500元的支出,对他来说,真不是个小数目。好在,学校老师并没有收这笔补课费。

采访中,一些家长反映,有的家长委员会很积极,但并不是积极地参与学校管理、监督、评价,而是听命于学校。一些事关学生权益的事项貌似通过家委会决策,由此变得“合法”,但这些家委会却不代表所有家长的意见,甚至变味成了乱收费的挡箭牌。据了解,有关部门实行“一费制”后,不许学校乱收费,很多地方都是由家长委员会出面收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说自己女儿上初中时,学校任课老师私下办补课班,又不好亲自出面,就暗示家委会组织收费,一个假期一名学生至少收上千元。而且这些钱也是先交到家长委员会手里,再由他们转交给老师,就算是投诉老师都没有真凭实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