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一对父子的激情越野

4岁时爸爸驾车带他“驰骋沙漠”7岁时爸爸当教练把他送上赛场如今9岁成全地形车全国最小赛车手爸爸陪他“南征北战”
冰城一对父子的激情越野

雨后练车,经常这样一身泥

乔驿和父亲乔迎宾

头盔也挡不住沙土打在脸上

赛场上的小乔驿

生活报记者薛宏莉

充满激情与狂野的越野车赛场,不只是成人的天下!

伴着引擎轰鸣,驰骋在蜿蜒曲折的赛道上,卷起一阵阵黄沙……在刚刚落幕的2018中国全地形车青少年组锦标赛(罗江站)上,一个9岁的哈尔滨男孩火了。他叫乔驿,是一个三年级小学生,因为参赛年龄最小且成绩突出成了全场的亮点。

乔驿的父亲说,孩子目前也是全国年龄最小的全地形车车手。3岁起,跟着同样喜爱越野的父亲接触全地形车;4岁,随父亲“闯荡沙漠”;7岁,成了一名“南征北战”赛车手……这背后演绎的是一段父子两代人的“激情越野”。

4岁随父亲“闯荡沙漠”7岁成全地形车赛车手

乔驿成为“赛车手”,和父亲的爱好有很大关系。他的爸爸乔迎宾就是全地形车车手,而且酷爱汽车越野。

2003年前后,正是论坛和车友会相继兴起的阶段。当时25岁的乔迎宾,偶然在论坛上看到几张汽车越野的照片,立刻被吸引住了。正巧,论坛里,黑龙江车友会中的一些人玩汽车越野,他便加入其中,先是闲聊,继而从参加活动逐渐变成主力和活动主要组织者之一,还收获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那些年,为了追求汽车越野的动力性,他没少更换车型。和伙伴们的足迹,更是遍布各地:林甸湿地、阿城河道、长寿山林海雪原、内蒙古阿拉善沙漠……只要地形地貌复杂,他们就去挑战,而且专挑没有路的地方行进。

2012年,全地形车逐渐走入汽车越野爱好者的视线。一部分车友沿袭原来的“套路”,用性能好的汽车越野;乔迎宾和一些伙伴则喜欢上了全地形车越野。全地形车,顾名思义是一种适合所有地形的交通工具,山地、泥塘、陡坡……闪转腾挪,如履平地。从此,只要一有空闲,乔迎宾就和他的伙伴们驾着自己的全地形车,到大自然中去挑战未知境遇。后来,有了全地形车锦标赛,乔迎宾又屡次报名参赛,感受速度与激情的魅力。

乔驿年龄小时,乔迎宾不能带着他去玩,就让他坐在爸爸的全地形车上,摸摸这个开关、看看那个零部件。“那时,乔驿不到3岁。”

乔驿4岁时,便和父亲踏上了一次次征途。“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带他玩这车,去的是阿拉善沙漠。我们俩驾着全地形车,在沙漠刀锋上飞驰了7个小时。尽管带着头盔,沙土依旧能打在脸上,一股针刺的感觉,可是他却不哭不闹。”乔迎宾说,越野结束后,他问乔驿害怕吗?还逗乔驿说“如果害怕,下次不带你来了吧!”可小乔驿却摇着脑袋说“不行、不行”。

在乔迎宾的耳濡目染下,乔驿逐渐迷上了全地形车越野。2017年,乔驿7岁,乔迎宾给他买了一辆儿童版全地形车,带他到专业场地练习,把他培养成了一名小赛车手。

“以小搏大”表现突出背后是每周数十个小时的苦练

11月10日,四川罗江,2018中国全地形车锦标赛上,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不断。9岁的小乔驿以每小时88公里的车速在赛道上飞驰着,连续转弯,跨越障碍,每一个驾驶动作都非常优美。最终,他从7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

有人纳闷,第四还算好成绩?要知道,在青少年组,乔驿是年龄最小的,而其他车手几乎都是中学生。“可别小看这几岁的年龄差,当全地形车飞驰在赛道上,面对弯道、V字沟、水潭、泥坑、软沙路等障碍考验时,凭借的不仅仅是精湛的技术,还有足够操控车辆的臂力和体力,这对一个9岁的小男孩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作为一名资深全地形车车手,乔驿的爸爸这样向记者解释道。

为了这个“挑战”,小乔驿“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每周三天的游泳练习,每次不低于3000米;每天要进行一个半小时的体能训练,拉绳子、俯卧撑等“轮番上阵”;每到周末还要练习操控技能,每天驾车都不低于四五个小时。乔驿的训练场是一片开阔地,训练时要穿着专业赛车服、带着头盔等护具,烈日下十几分钟就是一身汗,严寒中却挡不住低温和从缝隙钻进去的风雪,皮肤被冻伤是常事。但最苦的,还是要忍受训练的枯燥。几百平方米的场地上,除了蜿蜒曲折的赛道,没有任何风景,一圈一圈地开车跑,一跑就是几个小时,成人都受不了,更别说是天性好动的孩子了。可是他从没有叫过一声苦,更没说过一句不想学车的话。

在乔驿的老师、哈尔滨继红小学哈西一校区三年十三班班主任尹晓璐眼里,乔驿是一个自信、坚毅,身上充满了竞争力的孩子。“经常看到他爸爸发孩子训练的照片和视频,感觉强度很大,也很苦。但是这个孩子在自律性很强。为了鼓励孩子们的集体意识和助人为乐意识,我会根据每个孩子的特点分配他们一些工作。一年级上学期安排给乔驿的是更换垃圾袋的工作,整整一个学期,他都完成的非常好,一次都没忘记。”尹老师说,她最佩服的是,乔驿去参加比赛需要请假,可是每次回来,他的课堂作业都写完了,显然比赛之余,他没有忽略学习。也正是这样,乔驿在班级的成绩非常优秀。

他和父亲更像是一对朋友经常互相切磋技艺

听说了乔驿的事儿,有不少人都在问,培养这样一个爱好的花费是多少?乔迎宾并不否认自己的“大投入”,但是,他说也不像人们想的那样高:一台儿童版的全地形车大概在6万左右,可以使用到17岁,几年均摊下来还是可以承受的。另外,玩全地形车,需要在固定的场地。哈尔滨的专业场地,教练、耗油都是涵盖其中的,一年花费不超过万元。乔迎宾觉得,最重要的是培养这个爱好,可以让儿子面对各种未知的困难,进而挑战自己、超越自己。

速度与激情带给乔驿的不只是性格上的改变,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乔迎宾和乔驿的父子关系也很亲密。“我俩就像朋友一样,无论遇到什么事,他都愿意跟我说。”

乔迎宾说,乔驿比较信服有本事的人。在训练场上,乔驿喜欢观察圈内有名的全地形车车手咋开车。所以,他给乔驿当教练并不轻松。一次,他教儿子如何快速驶过连续两个U形弯道,告诉他要“以点入位”,一只脚轻点刹车,一只脚及时踩油门跟上,这样车尾漂移入弯,车头也就随之进入弯道了。但是乔驿不听,一次次失败或翻车,直到最后尝试爸爸的方法,觉得爸爸说得对,这才信服。

有时为了拉近亲子关系,乔迎宾会跟儿子一起在模拟赛道上一决高下。“全地形车有ATV和UTV两种车型,前者是把式方向盘,驾驶方式与摩托车类似,后者采用圆形方向盘,驾驶方式与汽车相似。乔驿驾驶的就是UTV儿童版。ATV只有成人版。”乔迎宾说,玩全地形车,孩子和成人是不能兼用同一辆车的。但是为了鼓励儿子,他会驾着儿童版的和乔驿比拼。因为体重大,乔迎宾总是输,但是也比较出了成人和儿童版车辆操控时的差异,“这样我就能更好地指导他了。”

全地形车,越是在极端的天气和场地条件下,越能展示其无所不至的通过性。这是不是预示着也很危险呢?

乔迎宾说,其实只要佩戴好护具,这个车是很安全的。但是,因为在全地形锦标赛中,成人和青少年组的比赛间隔时间很短,为了能帮乔驿带好护具、检查好车况,乔迎宾只能暂时放弃了参赛。他说,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一天能和儿子一起出现在真正的赛场上。

本版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