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为中国冰球燃起“希望火种”的人,走了

中国冰球低谷时期他默默斥资4000多万创办“冰球希望工程”14年来在国内建立42所冰球希望学校其中31所在黑龙江
美籍华人王嘉廉的“冰与火之歌”:那个为中国冰球燃起“希望火种”的人,走了










生活报记者周际娜

小档案:

王嘉廉1944年生于上海。8岁时,与家人前往美国纽约。国际联合电脑公司(又称为冠群电脑公司的创始人及前董事会主席和CEO。后为美国麒麟电视董事长,纽约岛人队老板等,参与创立“微笑列车”项目,曾向中国捐赠5000万美元用于医治唇腭裂儿童。

11月18日夜里,74岁的王金玉洽谈完中国冰球少年赴美比赛相关事宜后,从北京返回哈尔滨。再过不到两个月,他将带领中国冰球小将们第12次赴美交流。然而,这一次,他再也见不到那位为中国冰球事业默默奉献的老友——王嘉廉。

王嘉廉先生是美国著名的华人企业家、慈善家,是全球唯一拥有职业冰球队的华人老板,今年10月22日在美国长岛病逝,享年74岁。也许很多人不熟悉他的名字,但在中国冰球界,王嘉廉被誉为“燃起希望火种的人”。

14年来,他斥资4000多万元,创办了“王嘉廉冰球希望工程”,在国内建立了42所冰球希望学校,其中黑龙江31所,分布在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和北安,为我国培养了4000余名冰球运动员。在去年公布的中国国家冰球队首批101人大名单中,有78人来自这一“工程”。

对此,我省体育界人士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希望工程’,支撑起了龙江冰球,甚至整个中国冰球的希望。”

“凛冬”:

他是风雪中的“抱薪者”

十多年来,王金玉老人一直以“首席代表”的身份,帮王嘉廉先生打理纽约长岛人冰球俱乐部在全国的无偿捐赠事宜。

上世纪90年代,王金玉曾是黑龙江驻美办事处主任,在当地的报纸上经常能看到王嘉廉的名字,“王先生是爱国华侨,当时身价60多亿美元,在华人圈里很有影响力,虽然没跟他见过面,但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后来,王金玉经人引荐受邀参加王嘉廉的家宴,让他印象最深的是,王嘉廉平易近人,虽然是超级富豪,但生活较为俭朴,“我记得那次家宴菜品不多,其中一道是炒土豆丝”。

2004年,王嘉廉找到王金玉,想要出资援助中国冰球运动,培养出世界一流的球员。对冰球一窍不通的王金玉感到很纳闷,“为什么找我?”王嘉廉的回答很干脆:“因为你是哈尔滨人,我知道你们那里有冰球。”

当时,中国冰球正处于低谷时期,国内只有黑龙江、吉林、前卫体协等拥有冰球队,由于金牌战略和养冰球队耗资巨大,其他省的冰球队陆续解散,全国联赛变成了只有省内几支队伍参与的区域赛事。尽管国家冰球队水平还不错,但其实也早已陷入青黄不接的窘境,底下梯队难觅好运动员,再往下,练冰球的孩子更是寥寥无几。甚至有人悲观地预测,冰球这项运动十年内会在中国消失。

“冰球运动在欧美国家十分盛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中国也曾有过辉煌时期,但它是团体运动,不容易出成绩,其他运动可能投资几十万就能拿牌,可是冰球砸几百万也很难看到成果。”王金玉感慨道,这条重振之路注定艰难,可王嘉廉却说:“我喜欢做人们认为做不到的事。”

坚守:出资4000多万捐建42所冰球希望学校

作为国际知名的“软件大王”,商场上的王嘉廉追求利益最大化,可是在为中国冰球“输血”还是“造血”的这个问题上,他十分清醒且没有丝毫犹豫,他给王金玉布置的首要任务是“发展中国青少年冰球运动,踏踏实实打好冰球基础”。

2005年,在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的支持下,“王嘉廉冰球希望工程”正式创立。王嘉廉慷慨解囊,十多年来出资4000多万,不但捐建了42所冰球希望学校,还向中国冰球孩子们捐赠了1700多套冰球护具,25副冰球界墙,近30副冰球球门和20多台磨刀机。此外,他多次派美国、加拿大的专家、教授来中国无偿给中国女冰当主教练,为冰球希望学校的教练授课培训。他还斥巨资从加拿大购买、翻译适合青少年的冰球培训教材,无偿赠予国家冬管中心、大专院校、体育部门及王嘉廉冰球希望学校,填补了国内冰球教材的空白……

让王金玉难忘的是,一位50多岁的退役冰球队员曾亲口对他说:“一套冰球护具好几千元,以前我们都是把自己当年穿过的护具缝缝补补,拿给学生们穿,王嘉廉先生捐了这么好的护具,我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

据王金玉介绍,王嘉廉生前曾来过黑龙江三次,看望冰球希望学校的孩子们,2015年11月,由于天气原因,他的私人飞机无法降落,从沈阳改乘火车,连夜赶到哈尔滨,并在“王嘉廉冰球希望工程十周年庆典”上发表讲话,为冰球小将们加油鼓劲。他还亲自安排过11次赴美“灯塔杯”赛事,让中国孩子和世界冰球先进国家的孩子进行友谊交流。

期待:“中国能有姚明式的冰球运动员”

“王嘉廉先生酷爱体育,他一直希望世界高水平的冰球联赛上能出现中国人的身影,拥有姚明式的冰球运动员。”王金玉感慨道,王嘉廉十余年的默默付出,终于看到了成果。

去年,中国冰球队公布了首批入选名单,国家男队正选名单中共24人,其中23人是由王嘉廉冰球希望学校培养输送的,国家女队正选名单中共40人,28人经王嘉廉冰球希望学校培养输送。男女队所有正选和备选队员中,有近80%来自王嘉廉冰球希望学校。而像黄千一、张泽森、季鹏等后起之秀,如今已在中国国家队效力。

今年22岁的季鹏,是第一批王嘉廉希望冰球学校的队员,现任国家冰球队队员。他9岁那年第一次去美国,印象中的王爷爷特别和蔼,“不但送我们护具,还一直在旁边看着我们笑。”

季鹏回忆道,年幼的他学到了当时最先进的冰球理念,还和各国的冰球小队员们切磋交流。“我永远感谢王嘉廉爷爷,听到他去世的噩耗,我心里很难过,虽然王爷爷走了,在悲痛的同时我会更加努力训练,我希望能用好的成绩报答他老人家。”

忧心:“冰球希望工程”路在何方?

10月22日,王嘉廉病逝的消息传回国内。短短几天,仅哈尔滨代表处就收到了来自原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原中国奥委会副主席王钧,黑龙江省体育局、北京市体育局、齐齐哈尔市政府、中国冰球协会等数十封唁电。

“我们一起努力了十多年,还有四年就是北京冬奥会了,如果2022年,王嘉廉先生能亲眼看到那些从冰球希望学校走出来的学生出现在奥运赛场上,他该多欣慰啊!”王金玉回忆道,他最后一次见到王嘉廉是在今年1月,他去美国时发现王先生消瘦得很厉害,手臂还打着石膏。与以往不同,那次聚餐时王先生特意叫上了长岛人冰球俱乐部的总经理和财务总监,如今,王金玉明白了王先生的用心良苦,“他是希望帮我们建立联系,无论他在与不在,都能将这项交流活动继续开展下去”。

王金玉坦言,“王嘉廉冰球希望工程”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目前还是个未知数。王嘉廉在世时,他曾以自己年岁已大为由多次想要卸任“首席代表”,如今他却忧心忡忡,感觉自己的肩上“多了一份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最艰难的时期,王嘉廉慷慨解囊为中国冰球保留了‘火种’,如今他不在了,我希望未来能有我们中国自己人继续支持冰球运动,让这个‘火种’生生不息……”王金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