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独立和抱团对抗晚年孤独

冰城老人该如何面对“空巢”困境:
学会独立和抱团对抗晚年孤独

医务人员为空巢老人体检

蔡菊香阿姨退休后带领大家学唱中外歌曲

文/摄生活报记者王晓晨

哈尔滨天气渐冷,近来有多起老人走失的新闻,忙碌中的你是否也在惦念家中的老人?

最近的调查结果显示,哈尔滨市城乡空巢老人已占六成以上,儿女不在身边,他们的日子过得如何,生活上有哪些困难,又该如果解决问题?近日记者进行了采访。

数据:

冰城空巢老人已超六成“纯老户”家庭逐渐显现

前段时间,哈尔滨市老龄办公布了一组数据,他们历时一年多,开展了“哈尔滨市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从调查结果来看,哈市城乡老年人空巢化现象比较普遍。

截止到2016年底,哈市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数为192.4万人,占总人口数的20%。预计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252万人,占总人口的25%。受访老年人中,单独或者与配偶居住的占65.5%,空巢率已超6成。

据介绍,在受访的1940位老年人中,单独居住的291人,占15%;与配偶同住的979人,占50.5%;与子女同住的631人,仅占32.5%;老人与自己的父母、岳父母同住的20人,占1%,与保姆和其他人员同住的有19人,占1%。空巢老人越来越多,已经达到65.5%,空巢化现象比较普遍,由老年子女同住照顾老年父母的“纯老户”家庭开始显现。

困境:

空巢老夫妻患病没人照顾不敢住院

11月27日,哈市道里区新农镇的医务人员来到王显库罗静敏夫妇家中。王显库老人68岁,妻子罗静敏66岁,唯一的儿子常年在天津打工。老两口都患高血压、糖尿病十余年,一直在吃降压药,使用胰岛素。村医们为老两口建立了健康档案,定期对他们进行入户随访和年度体检。这回,老两口的高血压、糖尿病较三个月前又严重了,入户诊疗的杨元鑫医生再次劝他们住院治疗:“住院可以进行全面的检查,治疗效果肯定会比单纯服药好。”可老两口依旧无奈地摆摆手,罗阿姨感慨地说:“我们也想去医院看病,可我俩身体都不好,谁能照顾谁呀!”

杨大夫只得开了些控制血压和糖尿病的常用药,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二老,叮嘱他们,要是感觉不对劲儿就赶紧打电话,要是想住院了,医院会派车接他们。两位老人感激地点点头,可他们并不想住院,生活本不宽裕,每月光用药就得花1300元,住院了岂不花销更大。更何况儿子又在外地,没人能够照顾他们,对于疾病,他们选择“扛着”。

不便:

厕所灯泡坏了古稀老夫妻半年没换上

对于身体的状况,最忧心的还是那些高龄老人,上了年纪的周阿姨和老伴每年都会认真地做全身体检。

78岁的周阿姨曾是冰城一所三甲医院的儿科大夫,82岁的老伴杨先生退休前是一名大学老师。两人唯一的儿子在读大学时就去了美国,现在已拿到绿卡。父母年纪大了,儿子也曾邀请他们去国外定居,但夫妻俩还是拒绝了。

“我孙子出生那年,我和老伴去美国待了一年,帮着照看孩子,真的是不方便、不习惯呀!”周阿姨介绍说,美国的社区地广人稀,平日里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便利店离居民区有三五公里远,需要开车去采购。而且老夫妻当年学的都是俄语,语言不通,生活特别不方便。

两位老人已过了古稀之年,聊起生活的不方便,周阿姨回忆道,有一次,老伴的腰扭了,正好那段时间,厕所灯坏了,只要换个灯泡就行,可她想了又想,实在没勇气踩着椅子换灯泡,索性晚上上厕所用手机灯光照亮。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半年,后来快过春节了,侄子来看望他们,才算把灯泡换上。

“我们去年把原来在南岗的老房子卖掉了,在群力买了新房子。老房子是五楼,虽说不太高,可年纪大了,上不动了。新房子有电梯,更主要的是弟弟和侄子都住在这个小区,大家相互有个照应。”杨伯伯说,他和老伴已经打算好了,等他们动不了那天,就去老年公寓,“我把这想法告诉在美国的儿子了,他也同意。我和老伴的养老金还可以住个条件不错的老年公寓,我的弟弟妹妹也在哈尔滨,到时候,他们周末去看看我们,也算是能安享晚年了。”杨伯伯平静地介绍道。

独立:

玩电脑爱骑行六旬老人的生活有滋有味

其实,即使孩子不在身边,老人退休后培养一些兴趣爱好,也能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年过六旬的蔡菊香就是如此。

63岁的蔡菊香阿姨有个女儿,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法国生活,如今已成家立业,只剩她和老伴相依相伴。蔡阿姨退休前是名幼师,因为喜欢唱歌,参加了老知青合唱团。为了提高表演水平,她还自费去东北师范大学学习合唱指挥。后来,她在老知青合唱团担任指挥,每个礼拜都要定期排练,日子过得充实而忙碌,带领大家唱了一千首中外合唱作品。“要是有比赛,几乎天天都排练,每天在歌声中度过,心情愉悦,身体也很好。”蔡菊香的老伴退休后一直活跃在运动场上,打球、游泳,65岁的老人还玩起了电脑,把家里的老照片做成了电子相册。天气好时,夫妻俩还和一些老伙伴骑行,最远骑到了山海关……

采访中,周阿姨和杨伯伯也表示,他们的身体一直不错,和有良好的兴趣爱好有关。虽然年纪大了,只要天气好,两位老人就会在小区里散散步。天冷了,周阿姨在家里练毛笔字,动手能力很强的杨伯伯还迷上了粘贴画,生活简单又充实。

建议:

政府管好“养”和“医”老人学会抱团养老

黑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曲文勇介绍说,人口流动性越强,出现空巢老人的现象就越普遍。老人要减轻对子女的依恋,尽快找到新的兴趣爱好。而在异地的子女则要经常联系老人,通过视频等与父母进行感情和思想交流。

哈尔滨市政府最近印发的《关于制定和实施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的实施意见》,无疑帮空巢老人安度晚年提供了帮助。在曲教授看来,政府管好“养”和“医”,可以确保空巢老人的基本生活需要得到满足。相关部门建立和完善城市医疗保险、城市贫困空巢老人的医疗救助等基本医疗保障,减轻空巢老人的负担,使老人们看得起病。而空巢老人自己也要学会找乐子,没事和老伙伴儿、老朋友在一起玩玩、唠唠,没事时在朋友圈常沟通,一旦有病了或出现意外情况,能够被及时发现,大家要学会抱团养老。

据了解,在日本这样老龄化高的社会,也大多靠“老老介护”即老人得靠自己,也就是老人照顾老人。有日本专家介绍,自己85岁的母亲腿脚不好,就请了一个88岁的女护工照料自己。政府机制和市政设施,都已经全面适老化。整个社会对人生的老境有了正常的心态,老人们才能对老境有平常心,才不会惧怕老龄化社会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