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越来越淡?咱龙江人这样闹新春

年味越来越淡?咱龙江人这样闹新春

翟家人办“家庭春晚”的照片

李波和老伴、儿子、孙女一起表演

李波

年丰家的全家福照

关怡娟的家人一起用手机猜谜

生活报记者薛宏莉

(上接A02版)

鸡西一个60多口大家族

连续多年除夕“拜亲”评最佳儿媳

鸡西的“翟家”是一个有着60多口人的大家族,几十年里,他们一直保持着聚在一起过年的传统,这在城市生活中是不多见的。更特别的是,翟家人曾连续22年自办家庭春晚,还因此成了央视纪录片的拍摄题材。尽管这几年“家庭春晚”没有再继续办,但是其中一些“经典节目”传承了下来,比如祭祖、拜亲以及“最佳儿媳”“最佳女儿”的评选等等。

43岁的翟羽佳,是这个家族现在的第二代。她告诉记者,父辈兄弟姐妹七个人,她的父亲是老三。自打童年记事起,爷爷奶奶、伯父伯母、叔叔婶婶,以及他们这些晚辈,就都聚在一起过年。“那时候,爷爷奶奶还在世,有几年,爷爷的兄弟也被邀请到我家一起过年。当时,我们在农村生活,家里的三间瓦房挤满了人,感觉一错身,就会碰到别人。因为聚在一起过年的人多,妈妈几乎是一进腊月就开始忙着蒸馒头、蒸豆包、切酸菜、买冻货……”后来,翟家兄弟陆续搬到了鸡西市生活,但依旧聚在一起过年。而且,每年过年他们不但要祭祖,晚辈还要给长辈磕头,翟家人管这个叫“拜亲”。

翟羽佳说,当年,她们都是小孩儿时,家里的长辈就让他们在春节聚会时表演节目,家里人多、孩子也多,所以节目非常丰富。后来,她们的下一代,甚至是懵懂的下两代,也都相继参与到了表演中。家族里,她的一个妹妹很有组织能力,提出给大家编排一下,于是就有了他们的家庭春晚。2012年的翟家春晚,是最热闹的一次。一共准备了28个节目,是历年来节目最多、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其中包括双簧、小品、歌舞、游戏、魔术等等。

翟家的春晚一直办到了2014年。后来,由于家族成员远迁等原因,“家庭春晚”不再作为聚会的重头戏,但家族里各家人聚在一起过年的传统没有变,而且祭祖、给长辈磕头(他家人叫“拜亲”)以及从2012年出现的“最佳儿媳”、“最佳女儿”评选活动都被沿袭了下来。为啥要弄这样一个评选?翟羽佳告诉记者,他父亲觉得家族的兴旺发达,离不开好儿媳的贡献,于是提议设立了“最佳儿媳”评选。每个已婚家庭成员只有一次投票权,最终用票数说话,胜出者可以获得现金大红包。2012年,以最高票数获奖的是翟家二哥的二儿媳宋喜娥。翟家老二老两口在山里种地,由他们的二儿媳照顾家,她对老人、孩子那是没得说!2013年度获奖的是翟家老三的二儿媳姜琳,2014年,历年来仅仅一票、两票之差的翟家老五的二儿媳孟雪获得了“最佳儿媳”。后来,翟家又推出了“最佳女儿”的评选,因为翟家人觉得,女儿在自家是女儿身份,到了婆家也是媳妇,女儿做得好,不但是家风的体现,也是儿媳的榜样。就这样,在一年年的评选中,翟家的女儿比的不是谁衣服漂亮,谁能说会道,而是谁对老人好,谁在家里最贤惠。

家里人口多,对于新进门的媳妇来说,“拜亲”是一个难题。“一边叫着称呼,一边拜年、给长辈磕头”,翟羽佳说,新进门的媳妇不像她们,打小就年年磕头,都习惯了,有的记人的本领不高,第一年磕头,真的“磕迷糊了”,甚至把称呼都叫错了,即使这样,大家也就哈哈一笑,也为新年增加了不少乐趣。

富锦一农民

带领全家办了十八年“村级春晚”

如果说,段大姐、王阿姨是用“一己之力”烘托年味,那家住在富锦农村的李波,则是“全家总动员”,甚至可是说是在进行“全村总动员”。

66岁的李波,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从小就喜爱表演,在他的影响下,全家人都喜爱上了文艺,每年春节,他都会带着老伴、两个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举办“家庭春晚”。“我们农村,农民忙半年闲半年,很多家庭都有聚在一起打麻将的习惯。尤其是过年,麻将打得就更欢了。可是两个儿媳嫁到我家后,我给她们定的规矩却是‘不能打麻将’。”李波说,他觉得打麻将不管谁输谁赢,都可能有伤和气,万一兄弟两家因此闹出了不愉快,哪怕嘴上不说什么,也不好。所以,他就带着他们演节目,这样不但把家里的年味烘托出来了,还颇有“文艺范儿”。

李波家的“春晚”已经办了二十多年,他回忆说,最初两个儿媳相继进门后,第一年还都不好意思表演,而现在刚进腊月不久,就已经准备好了节目。孙子、孙女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更是多才多艺。

原来屋子小时,李波就带着一家人在炕上表演。2000年初,他家盖起上127平方米的大瓦房,李波特意留出了一个40多平方米的屋子做文化活动室,摆上了音响、乐器、录像机,带着乡邻在这里表演、排练。在这个屋子里,他还免费收了很多“徒弟”。从此,老李家的“家庭春晚”升级成了“村级春晚”,一家人也被村里人亲切地成为“李家班”。

为了错开中央电视台春晚节目,“李家班”的春节联欢晚会定在每年大年初一彩排,大年初二演出。每到这一天,天刚刚擦黑,村民们便迫不及待地齐聚“李家班”,欣赏他们根据身边人、身边事,创作的以庆丰收、欢乐家庭、歌颂党的富民政策为内容的“春晚”。快板书、三句半、歌舞、合唱、独奏……表演品种齐全,掌声、笑声、欢呼声,此起彼伏。如今,这个“村级春晚”已经连续举办了十八年。其中,还有两次,是到富锦市电视台演出的。

这几年,村里人外出打工不回乡过年,或者直接搬到城里去居住的人多了,村里的年味也淡了下来。而李波却又忙活起来,他带着乡邻组建了秧歌队,每年正月期间,不但在村里跳秧歌热闹一下,还带着大家到邻近村屯去联谊,这样十里八乡也跟着都热闹起来了。

冰城两个“灯谜家庭”

猜灯谜让春节聚会更热闹

猜灯谜,是很多人喜爱的传统活动。它在哈尔滨,有着很深的文化底蕴。有的“谜友”,为谜痴狂数十载;有的家庭,和灯谜结下了三代情缘。家住哈尔滨市平房区的关怡娟,就是这样一位来自“三代痴谜”家庭的灯谜爱好者。所以,每年春节和家人团聚,灯谜都成了她和家人们活跃聚会氛围的小游戏。

“我家三代18口人,有六七个人都喜欢猜灯谜。”50岁的关怡娟说,他们兄弟姐妹5个,几乎从小都被父亲带着去猜过灯谜。后来在他们的影响下,家里的孩子们,甚至是配偶,有的人也喜欢上了灯谜。所以,春节聚会时,父亲都会制作一些小谜条让大家猜。这几年,父亲年岁大了,制作谜条的工作就由关怡娟接手了。“我把猜谜的时间选在初一或初二,这个时候家里人聚餐人数最多。”关怡娟还把猜谜的时间定在了饭后。她说,这样,茶余饭后大家就有更多的交流内容了。每年春节期间,网上还有一些猜灯谜活动,大家还会一起想,一起交流,相互讨论着,感觉团聚的氛围更热闹了。

这几天,70岁的灯谜爱好者年丰也特别忙,他在给晚辈们准备猜灯谜的大奖。“准备多买点儿孩子们喜欢的大盒玩具,”年丰说,他是在哈飞退休的。年轻时,哈飞总是举办猜灯谜活动,他也由此喜欢上了灯谜。后来有了孙辈,孙子们长大一点儿后,他就在每年春节前,找人制作一些适合孩子猜的灯谜,让孩子们在新年聚会的茶余饭后猜一猜。而且,和关怡娟家不同的是,为了突出形式感,年丰还会在房间里挂上五颜六色的谜条。这样一来,除了大红福字和窗花,屋子里的年味一下子就显得更浓了。

本版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