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返乡的我为何“近乡情怯”?

听龙江“恐归族”讲述——
春节返乡的我为何“近乡情怯”?












生活报记者邓明娟杨雪楠

年关将至,许多离开故土的人心潮涌动,收拾行装,置办年货,淹没在拥挤的春运大潮中,他们急切地奔向一个地方——老家。

但有些人,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很纠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焦虑情绪呢?日前,几位长期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向记者敞开了心扉,而他们的心事,或许也是你的心事。

“夺命三连问”吓得年轻人过年不敢回家

“为啥要想回家?我一点儿都不想回去。”面对记者的提问,白晓帆回答得很干脆。至于不想回家的理由,她与很多年轻人是一样的,害怕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夺命三连问”:咋还没对象?啥时候结婚?啥时候要孩子?如果你好不容易有了对象,结了婚,又有了孩子,她们又要问:啥时候要二胎?

现在的年轻人过年回家最怕啥?在近日微博上参与讨论春节烦恼的网友中,过半数人表示,春节回家最讨厌听到的问题是:“有对象了吗?”最讨厌听到的祝福是:“祝你明年过年领回来个对象。”最讨厌听到的消息是:“你看老谁家小谁都有对象了。”婚恋的压力,成了年轻人的集体烦恼。为了逃避父母亲戚对自己婚恋情况的过度关心,他们集体在网上吐槽“过年干脆不回家算了”。

在亲戚连番追问的压力下,往往父母承受的压力更大,而重压下的父母趁春节自作主张帮儿女安排的相亲活动,往往加剧了子女对春节回乡的恐慌和婚恋的压力。

28岁的佳木斯姑娘田爽是个“北漂”,她告诉记者,去年正月初一一大早,她就被老妈从被窝里拖出来,催她梳洗化妆、帮她搭配衣服,还帮她收拾房间。一系列反常行为,让她心里警铃大作。趁老妈还没说出口,田爽扔下一句:“我今天约了同学吃饭”就赶紧逃离。后来她得知,那天老妈果然约了朋友带着与田爽年龄相仿的儿子来家里吃饭。至于类似被迫相亲的场面在今年春节是否会继续上演,田爽表示:“不敢想,要不我容易冲动把票退了。”

工薪族最犯愁没钱发红包还要“衣锦还乡”吗?

“能抢到春运火车票就像中彩票,但真的抢到了,又恨不得先中个彩票再回家。”这是在山东工作的韩磊,好不容易抢到火车票后的心声。抢到票他很高兴,但是一想到回家后的“代价”,又变得闷闷不乐。

哈尔滨小伙韩磊在山东工作十年了,做房地产销售,以前效益好,年终奖十分可观,还连续买了两套房子,往年回家时,他出手相当阔绰。“以前每年过年,我都装满满一车东西回家,家里亲戚多,每家都备一份年货,给小辈小红包,给父母和长辈大红包,还会请老同学一起吃饭,没个两三万根本不够回趟家的。原来赚得多,不当回事儿,可这两年行业萧条,公司效益不好,年终奖没了,收入大幅缩水。去年的红包我都是咬牙给的,今年该咋办?”韩磊想想就发愁。

“要是今年不发红包吧,亲戚会觉得你是不是变了,不把三姑四叔当回事儿了;长辈会担心,哎呀你赚得钱少了年龄又大了,换工作也难了可咋办,还替你犯愁,问的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直到记者采访结束,韩磊也没想好今年红包的问题咋解决。

小夫妻的大难题过年到底去谁家?

小伊今年35岁,老家在大庆,9年前她到广州工作,6年前与小希结婚,丈夫老家在湖北,于是,过年去谁家就成了小夫妻的大难题。

如果双方老人都在一个城市,小夫妻可以大年三十白天晚上两家跑,省份离着近些,也可以前三天去你家,后三天去我家。但是像小伊这样,工作地、爱人老家和自己老家都离得很远,就很难调节。

“其实我俩都是挺随和的人,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吵架,但父母那关比较难。我父母离我太远,每年也就春节能回去一次,他们在广州生活不习惯,也不愿意过来。结婚后,过年这个问题就更严峻了。结婚后第一年,公公婆婆特别希望我回家过第一个春节,我也答应他们了。但是当我的父母在电话里满怀希望地问‘你过年回家待几天’,本来准备好的那句‘今年我不回家了’根本说不出口……”

“那今年去他家,明年去你家,这样不行吗?”面对记者的疑惑,小伊苦笑道:“我们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一年跨度太大,变数太多了。我们结婚第一年去了湖北,说好第二年回我老家大庆,但是第二年爱人的奶奶病重,婆婆在电话里哭着让我们回去过春节,我又能说什么呢?第三年我怀孕了,婆婆说东北太冷了,路又远,万一摔跤或者累着怎么办?第四年孩子出生,婆婆又说孩子太小,回东北受凉感冒怎么办?结婚六年,只有去年带着爱人和孩子回了一次老家。今年我当然还想回我家,已经买好票了,但是婆婆好几次打电话来说,去年都回大庆了,今年是不是该去湖北过年了……”小伊叹息道:“父母都想过年时儿女在身边,把这个选择题扔给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心好累。”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后记:

情到深处是故乡,故乡是我们心底最柔软的牵挂。

对故乡的“怯”也许有千万种原因,但只要想到那些期盼的亲人、难忘的老友,甚至巷子里的龙须糖,就足够让我们有勇气朝家的方向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