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缺少浪漫?996让我们浪不起来啊!

为什么缺少浪漫?996让我们浪不起来啊!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静伟

小长假快到了,那就谈谈“996”吧。不过为什么要“996”,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这本来应该是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因为这既不符法律,也不合常识和人性,可居然连马云和刘强东这样的大企业的大老板们,都在振振有词地论证其合理性,这就真的成了一个问题了。

啥叫“996”,据说最初是来自互联网程序员发起的一个抵制项目:“996. I CU”,用来形容自己悲催的工作时间和生活状态:“上班996,生病I CU”,也就是每天工作从早9点到晚9点,一周工作6天,活活把自己干废了为止。说白了,就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可就是这样鸡狗不如的生活,在马云的口中,却成了一种“巨大的福报”,而他的老对手刘强东也说,京东混日子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都不是我的兄弟。”

两个大老板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却都是话里藏刀,潜台词都是:给你活儿干就是我们莫大的恩典了,还敢跟我们讨价还价?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还不有的是?想干就干,不想干,那就请圆润地离开吧!

当然了,两个人都是有头有脸能说会道的人,肯定不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大公司的责任和形象,也不允许他们把“996”公然提到台面,他们会像唐僧一样,跟你谈人生、谈梦想、谈价值,一直谈到你“自愿996”、“何惧I CU”为止。

这多像黄鼠狼给鸡煲的一碗汤:只要在养鸡场的悬崖边立一块牌子,写上:“不勇敢地飞下去,你怎么知道自己原来也是一只搏击长空的鹰!”鸡能不能成为鹰永远是个未知数,但黄鼠狼每天就不愁没鸡吃了。

这不就是赫胥黎说的吗?“最完美的奴隶制,就是奴隶们以为自己是主人;最完美的监狱,就是让囚犯们不知道自己身在监狱;要让他们热爱自己的锁链,并使他人认为,如果失去了锁链,他们将一无所有。”

我并不是一概反对“996”,因为就像我们媒体一样,很多工作的性质不可能都是钱多事少离家近,朝九晚五还能双休。但这并不意味着,员工放弃自己的生活,把全部身心都只能放到工作中,就是合情合理甚至合法的。就像我们不能把红肿当成桃花,把溃烂看成乳酪。

要不要“996”,我觉得关键要看这么几点:这工作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是给钱的还是没钱的;是真有事还是并没用;是长期的还是临时的。至于那种让员工加班还不想给钱的,讲再多道理也是耍流氓。

马云和刘强东认可“996”,那是因为公司就是他们的事业,是他们的成就所在,价值所系,甚至更直白地说,是他们的摇钱树。可对于大多数员工尤其是底层员工来说,这就是他们养家糊口的一份工作,你可以要求他们尽职尽责,但不能要求他们抛家舍命。

老板爱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为在老板看来,公司是皮,员工是毛,但对于员工和他的家人来说,自己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等到自己真到累得病倒甚至病逝的那天,自己之于公司,那就真的算个毛啊!

虽然马云先生说他不爱钱,但据说这个不爱钱的人,每分钟就能有2.7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对于他来说,这当然是巨大的福报,时间已经不是海绵里的水,那简直就是喷泉啊,而且,喷的全是真金白银啊!别说“996”,一天48个小时都觉得不够用啊!

可即使这样,马云先生不也说过,后悔终日忙工作,根本没有时间陪家人,要是能再活一次,绝对不会再这样了。可怎么己所不欲,还要施于员工呢?

“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按照这个逻辑,这话反过来也说得通啊:“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享乐,你什么时候可以享乐?”

刘强东说,“我完全没有问题!我享受拼搏的快感!”对,你还可以享受更多的快感呢!刘强东还说自己能做到8116+8,即周一到周六,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周日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每年休一次长假。但您在美国参加个晚宴那都可以叫工作,员工跟您那能一样吗?而且员工是不是可以这样想:你可以在美国偷腥,我为什么不可以在公司“摸鱼”?

你口口声声说兄弟如手足,可分分秒秒都在准备着壮士断腕,给您当兄弟,我们还不能喊疼啊?

工作是为了生活,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的目的绝不仅仅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有质量,为了让自己看到和享受到这世间更多美好的事物。为此,我们需要用努力工作来换取,但不意味着我们要把全部的生活都抵押给工作。人世间最悲催的事莫过于此:“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时,生活已离我们而去。”(约翰·列侬)

工作会让人有成就感,但闲暇却会让人有幸福感。闲暇让人更像一个人的样子,“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而不是每天只能看到凌晨四点的北上广。

历史学家萧功秦曾经说过:“中国人什么都不缺,智慧、毅力、勤勉、奋发、这些东西都有,缺少的就是一种对人生的浪漫主义态度。”可面对着恨不得让我们一辈子都“996”的老板们,我们真的是浪不起来啊!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