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热线”:与死神抢跑聊回一线生机

“我和同伴约好了自杀”16岁南方姑娘打心理热线求助冰城心理医生四次“话疗”救回一命
“生命热线”:与死神抢跑聊回一线生机


生活报记者徐日明

“你好,我已经和同伴约好自杀了……”两个多月以前,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青少年心理咨询热线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个南方的16岁姑娘,因患抑郁症得不到父母的重视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她不只是说说而已,十余天前她曾经跳楼,幸好被雨搭挡住了。该热线心理咨询师徐冰表示,这个女孩已经想好了自杀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并在半个月内有过自杀行为,是最高危的自杀人群。

“你愿意把你的心里话说给我听听吗……我们来做一个约定,这24小时内,你不许伤害自己,你能答应吗?”心理咨询师对女孩说。记者了解到,经过了四次“话疗”,女孩不断承诺“在规定时间内不伤害自己”,目前女孩的父母已经带她去就医。近日,记者采访了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青少年心理咨询热线的工作人员,记录下了惊心动魄的“四次话疗”的重要时间点。

第一次话疗:危机

16岁女孩来电

“我和同伴约好今晚自杀”

今年2月,徐冰值班的时候,突然电话响了,来电的是个年轻女孩,声音平静却语出惊人:“我今年16岁,我觉得我有抑郁症,爸妈不能理解我,总觉得‘没那么严重’,我每天都在郁闷中度过,所以打算去自杀,就在今天晚上,我已经和同伴约好了……”女孩在电话中说,她已经跳过一次楼,由于落在了雨搭上没死成,这次她计划得很周密,已经和同伴约好了一起爬山,两个人带着帐篷、水果刀,要一起死在山上。

“她是最高危的自杀危险人群”,徐冰告诉记者,自杀的危险人群界定是有标准的,首先是半个月内有过自杀实施行为,其次是在此后的半个月内有自杀计划,而且这个计划中有自杀时间、地点、方式以及工具。上一次实施自杀的时间越近、此次计划越详细,危险等级也就越高。而这个女孩的计划已经详细到了具体日期、确定了地点和方式,因此被定为最高等级的自杀高危人群。

“你的计划是什么,打算怎么去自杀?”徐冰单刀直入询问道。她对记者解释说,通常以为如此提问会加重其负面情绪,而事实上是不会的,让她将计划说出来,会减轻她对自杀过程的反复思考,也就会减轻危险。“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放弃生命?”在听完了女孩的计划之后,徐冰开始对其心理的探究,女孩也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徐冰耐心听完了女孩的心事,对方没有告诉徐冰自己父母的电话,因为她觉得父母是不会理解自己的。挂断电话前,徐冰与女孩约定:“24小时以后我会再把电话打过来,在这期间你不能伤害自己,你能答应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第一次通话结束了。

第二次话疗:转机

回访时她在健身“她的危险等级已经降低了”

“通过对话真能拦住有自杀想法的人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心理咨询师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理由是对方打过来了这个电话。“如果直接实施自杀,是无法阻挡的,就像她上一次自杀时,没有告诉任何人,直接跳楼了,幸好落在了雨搭上。而这一次她完全可以选择直接实施,但是她没有,这个电话的本意就是在求助,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徐冰说。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女孩会不会遵守约定呢?一个连生命都要放弃的人,会在意与别人的约定吗?对此,心理咨询师说,如果是其他方面的咨询,这个约定可能没什么价值,而她正打算放弃生命,她会很在意这个约定的。因为人在放弃生命以前会尽可能去了结自己的心愿,这个约定就成了挡住她自杀的最后一道屏障。理论上,她会觉得这桩心愿还没了,因此在规定的时间内通常不会自杀。也因为她的危险等级太高,所以第一次回访的时间很近,就在24小时之后。第二个电话是最重要的,因为第一次给女孩回拨电话,只要打通了,女孩也就过了第一个危险期,而且这样会建立起她们之间的情感联系,让女孩感到自己不是无助的,有人在关注着自己。

时间终于到了,徐冰回拨了女孩的电话,铃声刚响对方就接了起来。心理咨询师能遵守约定,女孩也显得很满意,她说此时自己在健身,一会儿还要到亲友家吃晚饭。女孩告诉徐冰,昨天的行动没有实施,一方面是昨天的通话让她产生了犹豫,另一方面是小伙伴因为害怕而爽约了。在心理咨询师第二次向她要父母的电话时,女孩仍然不愿意说出来。

徐冰说:“她的危险等级明显降低了,因为健身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去亲友家吃饭也是为了沟通感情,一个人脑子里想的是健康和情感,那她自杀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在电话挂断之前,心理咨询师再一次跟女孩约定“不能伤害自己”,这一次的约定时间,延长到了一个星期。

第三次话疗:反复

父母不同意看病再陷痛苦“必要时会与警方联系强力制止”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理论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情绪会越来越淡,自杀的念头也会减轻。但是在心理咨询师与女孩第三次约定“在一个月内不要自杀的时候”,女孩长叹了一口气,非常勉强地说:“唉……好吧。”

原来,这一周,女孩独自去精神科看病,但是住院需要家属签字,她仍然没能得到父母的理解和支持,这让女孩很绝望,自杀的愿望在心中再次燃起。与之相对的是与心理咨询师的“君子约定”,让她感到非常矛盾,对于这个根本没见过面的咨询师,她没有理由和能力拒绝,因为她知道,关注她、理解她的人,在她的世界里并不多。

这种约定只是口头的,而且没有强制力,如果对方不肯约定怎么办?面对记者的提问,徐冰说:“青少年心理热线是与警方合作的,一旦出现对方不肯约定的情况,或是语言劝说无效,对方执意要自杀的时候,就会由警方通过电话找到对方的住址和亲友,对其进行强行制止,争取到时间以后,再由精神科医生对其治疗。”

第三次通话时,女孩的情绪很差,约定十分勉强,而这次约定的时间又很长,是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咨询师们都在数着日子,猜测着可能发生的种种。“尽管着急,但我们不能提前打电话,因为这是约定,要是我们爽约了,那情况真的就复杂了。为了防止突发情况,我们会在约定中追加一条:如果要爽约,一定要先打一个电话,告诉我们你不能遵守约定了。”徐冰说。

第四次话疗:紧急

“我不能遵守约定了”医生苦劝终于要来家长电话

就在咨询师还在等待一个月期限到来的时候,女孩主动回拨了电话,此时距约定的时间还有好几天。女孩在电话里说:“我感觉非常痛苦,只怕不能遵守和你们的约定了,我现在马上要自杀了。”

女孩爽约的企图,使危机瞬间升到了最顶级,这道最后的屏障正在崩溃。然而心理咨询师并没有紧张,因为这一次女孩的求助意愿更加明显,而且这段时间没有实施自杀的行为,此次虽然说已经等不及自杀了,但是问她具体的时间和实施方法时,女孩却无法说的像第一次那样详细。“由此可以判断,此次她的自杀计划并不明确,因此自杀的意愿不强烈,短期内也不会实施。”心理咨询师第三次询问了女孩父母的电话号码,她终于将母亲的电话给了心理咨询师。随后,心理咨询师与其母亲进行沟通,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以及前四次通话的主要内容,女孩的母亲表示会立即带女儿到精神科就诊……

徐冰说:“这次,我们约定了三个月内不要自杀,女孩同意了,而且她父母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会对其进行保护,因此基本可以确保人身安全。对于部分较为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可能会存在自杀倾向,如果患者给亲友打这样的电话,这并不是在宣告,而是一种求助,作为家属或亲友,一定要引起足够的重视,不要认为对方是无理取闹。如果及时劝阻,并及时告知监护人或至亲安排其就医,可以阻止很多遗憾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