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

道外区赵凯等4人 臭豆腐、大酱、油漆喷墙 暴力逼债寻衅滋事 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赵凯因受孙某委托讨要债务,纠集孙某宇,雇佣何某,由孙某宇雇佣金某,组成以赵凯为首要分子的较为固定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多次在哈尔滨市道外区同发街和南岗区秋林商场等地,用秽物泼洒到被害人家门上、在楼道内喷涂索债字样、用胶水堵锁眼、起哄闹事、阻碍经营、骚扰顾客等滋事手段逼债,致被害人心理恐慌,严重影响生活和经营活动,并导致经济损失六千余元,造成恶劣影响。经查,赵凯组织、指挥、参与寻衅滋事7次。 道外区人民法院认为,赵凯等人任意污秽、损毁他人财物,恐吓他人,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赵凯有前科,何某系累犯。故依法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赵凯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万元。判处其余3名被告人五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部分被告人被判处罚金。 香坊区幸福镇曹德恩等5人 村长敲诈勒索辖区企业 强迫购买1.2万元鞭炮 2012年至2018年,曹德恩在担任哈尔滨市香坊区幸福镇西柞村党总支书记兼村长期间,伙同郭某利、项某君(已死亡)、孟某贵、赵某山、曹某林,单独或共同多次实施敲诈勒索犯罪行为,为非作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欺压百姓,形成了较固定的恶势力。 2012年至2018年,曹德恩团伙多次以村里修路、修排涝沟等事由,向哈尔滨市公交217路公交车车队、驻村企业及在该村做生意的个体经营者等13人强行索要费用,曹德恩共参与敲诈勒索犯罪5起,涉及金额22万余元。2013年至2015年,曹德恩利用其村主任的职务便利,先后三次找到3家驻村企业帮助他人推销的鞭炮,有企业被迫购买了共计价值1.2万余元的鞭炮。2013年至2015年期间,曹德恩侄子曹某林,承包了西柞村修路、安装路灯等工程,本应由村委会结算的人工费,曹德恩令曹某林去217路公交车队取钱,曹某林明知这笔钱系通过威胁手段强迫车队交纳,并非车队自愿的情况下,仍先后两次到车队收取修路费2.5万元,案发后曹某林将赃款全部退缴。 香坊区人民法院认为,曹德恩等5人结伙敲诈他人钱款,其行为均构成敲诈勒索罪。曹德恩强迫他人购买商品,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曹某林明知工程款系犯罪所得,仍予以收取且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本案敲诈勒索犯罪系共同故意犯罪,曹德恩犯数罪应并罚,依法以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判处曹德恩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10.5万元。判处其余4名被告人五年至九个月不等有期徒刑,人民币6万元至5千元不等罚金。 香坊区王清海等10人 村主任向驻村企业强行索要土地流转费 2015年1月11日,王清海当选香坊区黎明街道办事处东方红村村委会主任。2015年7月,王清海借清收驻村企业欠交管理费、卫生费、土地出让金等名义,成立以于某(另案处理)为组长,毛某等人为成员的所谓的“清欠小组”。2015年至2017年期间,王清海指挥“清欠小组”多次对驻村企业以聚众滋扰、封堵企业大门等方式,横行乡里,强行取财,干扰了企业生产经营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及营商环境,形成了以王清海为首要分子,“清欠小组”成员为骨干的恶势力犯罪集团。 2015年,王清海以某风味食品公司与前任村委会签订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不合理,需要补交土地流转费用为名,通过“清欠小组”多次要求该企业法人白某补交土地流转费,并多次组织村民进入厂区滋扰,雇佣闫某驾驶铲车将大量残土堆放到公司生产车间及库房的门前,将大门封堵,致使该公司员工、车辆无法正常进出,企业无法正常生产。后白某被迫与东方红村委会签订《土地流转补充协议》,约定白某向东方红村补交土地流转费201万元。因白某未按约定日期补交土地流转费,王清海多次组织村民采取谩骂、围堵的方式阻止工人生产。白某某被迫分6次交纳土地流转费共计98万元。随后,王清海多次以同种方式到白某公司“催债”,迫使公司停产5个月之久,损失达345万余元。 不仅对食品公司,王清海更在村两委班子扩大会议上,要求“清欠小组”主抓企业不交管理费事宜,驻村等六家民营企业的大门被强行封堵,部分企业被迫向东方红村缴纳“管理费”2万元、1万元、4000元。 2009年11月,王清海在未依法履行建设用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在东方红本村基本农田和建设用地上私建海宏陶粒砖厂,占地面积7071平方米,在经营过程中又不断扩大违法占地面积,导致其中部分土地硬化,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合计损坏农用地1.7万平方米。 香坊区法院认为,王清海行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非法占用农地罪,依法判处王清海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万元。判处毛某等9名被告人6年至八个月不等有期徒刑,部分被告人被判处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