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宁杨艳杰:用爱和坚守演绎“生命奇迹”

丈夫因车祸成植物人她悉心照料多年最终将其唤醒背着丈夫进城给女儿“陪读”靠摆地摊撑起一个家
东宁杨艳杰:用爱和坚守演绎“生命奇迹”






生活报记者薛宏莉

有人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是,东宁市绥阳镇的杨艳杰,却用她的爱和十年坚守,给了这句话一个有力的反证。

十年前,她的丈夫许京军因车祸成了植物人,杨艳杰悉心照料,最终唤醒了丈夫。尽管现在,她丈夫的智力只有三四岁,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她依旧不离不弃,一边照顾丈夫,一边养育幼女,这个“80后”农妇,靠种地和夜市摆摊支撑着这个家……

车祸带来的“家庭危机”

通过微信视频采访时,杨艳杰正在家里扶着许京军练习走路,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天,丈夫能生活自理,能给她和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杨艳杰和许京军的故事要从十几年前说起。2006年,经人介绍相处两年后,25岁的杨艳杰和24岁的许京军走入了婚姻殿堂。在杨艳杰的印象里,丈夫是一个老实憨厚、勤劳能干的人,虽然话不多,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却温柔体贴。“那时候,家里的活儿他都抢着干,地里的农活也几乎都不用我。”农忙时,杨艳杰就和婆婆一起,把屋里屋外收拾得井井有条;农闲时,小两口就到附近县城打零工补贴家用。在东宁绥阳镇二道村,许京军家的生活较为殷实,再加上一家人勤劳能干,日子过得红红火火。2007年年底,许京军女儿瑶瑶的出生,更是给这个家平添了许多欢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9年6月的一天,许京军驾驶农用车外出,返家路上农用车侧翻,他重重地摔在路边昏了过去。路人把他送到医院,经抢救,命是保住了,但许京军却成了植物人。“躺在病床上,气管、口腔都插着管子,没有任何意识……”当医生告诉杨艳杰,许京军成了植物人可能再也醒不过来时,杨艳杰嚎啕大哭,“那一年,我们的女儿还不到两岁。”

在医院住了两三个月,因为支付不起庞大的开销,杨艳杰只能把丈夫接回家照顾:不分白天黑夜,每隔两个小时就要进行一次翻身扣背;只要听到许京军的喉咙里发出异样的声音,杨艳杰就要赶紧拿器具给他吸痰;植物人的死亡,往往都是源于感染和器官衰竭,为了“守”住许京军的身体机能,她既要给他做营养均衡的流食,又要经常不定期地把他搬到轮椅上坐一会儿,照顾他洗漱、排大小便,还要抽空给他做按摩。杨艳杰回忆说,最难的就是吸痰,“一开始没有经验,吸轻了没有作用,吸重了又刺激得他头一下抬得很高,像‘蹦’起来一样,我又害怕又心急,不知道哭多少次了……”但杨艳杰没放弃,一点点照顾一点点熟悉,几个月后她已经可以一边照顾幼女,一边护理丈夫了。

“人在,家就在”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近一年,许京军仍没有恢复意识的任何迹象。有个别亲朋开始善意劝说杨艳杰:“你应该为自己打算一下了,你才27岁,不能让这样的日子困住呀!他有弟弟,还有父母,他们都能照顾他。如果他一直这样,你难道要陪他一辈子吗?”杨艳杰说,她心里清楚,能说这样话的人都是真心为她好的人,可是她都没有理会,“我想,我要是走了,这个家不就散了吗?上有老,下有小,他们怎么办?我不能走!”用杨艳杰的话说,她觉得,无论是从她还是从许京军的角度讲,都是“人在,家就在”。

那时,为了给许京军治病,许家欠下了近20万的外债,公公、婆婆、许京军的弟弟都去了外地打工。杨艳杰就一个人在家,一边带孩子,一边照顾丈夫。许京军家在村里有20多亩农田,为了增加地里的产量,杨艳杰在地里种上了玉米,一个人默默承担起了所有的农活。从没种过地的她只能一边问一边干,见别人家都是两口子或一家几口人在地里忙活,几次遇到难题,杨艳杰都是蹲在地里一顿大哭,哭后擦干眼泪再干、再想办法。收割的时候,别人家劳动力少的,都会雇人,杨艳杰舍不得这份开销,就自己一个人拼命干,“掰玉米,掰到两只手都肿了”。即使这样,劳累了一天的杨艳杰也从没“怠慢”过像木头人一样躺在床上的许京军。除了给许京军洗洗涮涮,护理他的生活,她每天都会在丈夫身边和他“唠嗑”,说过去,说现在。

或许是精诚所至,有一天,杨艳杰突然发现,自己和丈夫说现在日子有多难时,丈夫的眼角竟然滴下了几滴眼泪,这让她喜出望外。从那以后就连女儿也加入了和爸爸“唠嗑”的队伍,她拿着爸爸以前的照片,用稚嫩的声音让爸爸指认照片上的人。从最初的只是动动手指,到后来可以勾手指指认,许京军终于有了自主意识……

一场漫长的坚守

许京军苏醒了,这是杨艳杰创造的“生命奇迹”,但她没想到更大的“负担”还在后面等着她。

最初,许京军苏醒时,没有语言表达能力,自己连翻身都不能完成,杨艳杰带他到哈尔滨做了半年的康复治疗,他才逐步恢复这些功能。但是,眼下许京军的智力水平只有三岁,行动能力甚至不如一周岁的孩子。“他吃饭得靠我们喂,大小便只有极个别的时候会发出预示,尽管自己可以拽着东西起身,可是因为体重大,有好几次险些把柜子拽倒……”杨艳杰说,以前她还可以自己照顾丈夫并干一些农活,而现在,许京军的身边一刻都不能离人,好在有婆婆一起照顾丈夫。

六年前,杨艳杰的女儿瑶瑶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因为农村的小学离家很远,舍不得钱让女儿寄宿,又没有时间接送女儿的杨艳杰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搬到县城去住。这不仅可以让女儿接受更好一点儿的教育,不用在平房里烧煤取暖也更便于照顾许京军,她也可以在县城摆小摊,挣点儿钱解决家里的经济问题。思虑周全后,把家里的农田交给公公耕种,自己则背着丈夫,带着婆婆、女儿,在县城一隅租了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车库居住。“由于车库没有窗户不通风,那些年孩子和丈夫总是有病,”杨艳杰说,幸亏有家里的兄弟姐妹帮忙,大家筹款帮她交了首付,她才在城里买了一个房子安顿了下来。

为了生活,每天下午四点多,杨艳杰都会准时在夜市里卖烤冷面。在摆摊的那个夜市上,杨艳杰总是最后一个收摊的,即使是病了,只要能起身,她也要坚持去,“我多卖一份,家里的生活就能改善一点儿。”杨艳杰说,她总是想,如果能再有点儿钱,就可以带丈夫再去医院做一做康复;如果能再有点儿钱,女儿就不会和大姨抱怨“妈妈给我买的都是烂水果了”。

对于未来,她不敢想太多。“但是,一想到患病的丈夫夜里见自己睡着了没有盖被子,费尽力气扯着被子往自己身上盖的举动,我就觉得挺欣慰。”杨艳杰说,现在她就是这个家的擎天柱,所以,再难也要走下去。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