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泼李彦宏: 拿无聊当有趣,拿恶行当义举

水泼李彦宏:
拿无聊当有趣,拿恶行当义举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静伟

怪不得卢梭会说:“人类这一物种已老,可人始终还是幼稚。”一个山西运城的二货青年,不远千里地跑到北京,只为了泼自己的老乡、百度老总李彦宏一瓶冷水,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精神病的精神。可这么一个无聊且恶劣的举动,居然能够一瓶水激起千层浪,在网上引发了一场像泼水节一样的狂欢,我也真的是想问一声:“What's your pr obl em?”

就算是对李彦宏和他的百度有再多的不满、再多的底火,也不应在法律和理性的框架之外,对一个和你我有着同样公民权利的人,进行如此公然的人身安全的侵害,和如此肆意的人格尊严的凌辱。这是一个人做人的底线,也是一个法治社会不能触碰的硬杠。你可以在公共言论平台对李彦宏和他的百度口诛笔伐,也可以在现场对其当众质疑和抗议,还可以通过法律和其他社会手段,促使其注意和纠正自己的错误,若真能如此,我敬你是条汉子!可一个大男人,用这种背后袭人、近乎儿戏的手段,靠伤害他人来哗众取宠,换取自己的那一点可悲可怜的报复心或成就感,这逞的什么英雄、又算什么好汉?这个叫“直男上树”的网友,到底有多l ow、多无聊,会自费买门票和火车票从山西运城来到北京,只为了泼正在演讲的李彦宏一身冷水?还自鸣得意地在网上进行直播:“老婆送我到公交站,她不知道我要干啥。”“小度小度,如果我浇你老板李彦宏一脑袋水,会有什么后果?”真的是拿无聊当有趣,拿恶行当义举。这个人的人生是有多空虚、多失败,才会在报复名人的行为中寻求快感、在博得公众眼球的举动中找到满足?

所以,那些把他的这种行为当成什么英雄义举的人,我看是有些想多了。无论从其事前的网络直播,还是被抓后的警方通报中,除了恶作剧的心态,我们并没有看到,其对李彦宏及其百度有哪怕只言片语的谴责。

说实话,他的这种行为,比起撒石灰的韦小宝还更让人不齿,毕竟,韦小宝撒石灰还是为了脱身和救江湖朋友,还有一个义字在里头,而这个“直男上树”的泼水,真的就是一个“水”。

很多人都乐于攻击明星、商人这样的名人,在我看来,这未必是出于正义和道德感,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暗心态在作祟: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柿子专捡软的捏。有人一定会说,明星和商人软吗?某种程度上是这样,明星和商人有时就像孔雀,羽毛光鲜亮丽,容易招人嫉恨,偏偏有时还会漏出“粪门”,让人抓到漏洞和把柄,而更重要的是,很多时候他们还没有太多保护自己的手段和能力,更容易遭到攻击。有权有势的例子咱就不举了,不信,你就搁一个徐晓东在台上,就算他再“十恶不赦”,你看那个“直男上树”敢上台泼水不?

我就不相信,将李彦宏踩在脚下,就会让自己变得高大;我更不相信,能做出这种卑劣无聊行径的人,和那些习惯了起哄架秧子的人,一旦有了李彦宏的位置和能量,会比李更道德、更正义?

作家刘瑜对于这样的人,有一个一针见血的判断:愤怒之所以令人上瘾,大约是因为愤怒是通向正义感的捷径。人是需要自我认同的,换个现在流行的说法,人是需要“存在感”的,而正义的自我认识是这种“存在感”的要素之一。当然通向正义的方式很多,比如为几百万尘肺患者奔走呼告筹款捐钱,比如数年不放弃寻找失踪的“黑窑工”……但这些似乎都太费劲了,哪有上网骂人省时省力——这边义正词严地敲三个字,那边镜子里一个悲情英雄的形象就已冉冉升起。何况隐身于集体中,安全温暖,还战无不胜。前面是张三李四,后面有王二麻子,“同去同去”,占领不了别的高地,道德高地还占领不了吗?

当我们津津乐道地调侃着“宏颜获水”、“水掉哥头”、“被浇了水的李彦宏是什么垃圾”的时候;当我们咬牙切齿地说着:为什么泼的不是开水、不是硫酸的时候;当我们为一个寻衅滋事、伤害他人的小子叫好的时候,我们可曾想过,自己与恶的距离、与那个小子的行径,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他是在台上用矿泉水泼,而我们是在网络中用言论在泼。

还有一个问题更值得我们思索:面对一个坏人,我们是不是要变成一个比他更坏的人?更何况,我们又如何能确定自己的正义和他人的邪恶?须知,这世间,在是非黑白之间,还有广袤丰富的人性、犬牙交错的地带。

如果我们不反思、不警惕、不谴责,今天泼在李彦宏头上的那瓶水,甚至可能更恶毒的东西,明天,就有可能泼在我们自己、或亲友的身上。

在魏则西事件后,我也曾撰文批评过李彦宏,当时也是看了韩剧《信号》心有所感:假如过去能够改写,我想那个叫魏则西的年轻人,即使不能够改变自己因疾病而死亡的命运,但或许至少不会被百度搜索所误导,在临终的时候,被那个纯把患者当做赚钱工具的“莆田系”医院再狠狠宰上一刀,从而带着对这个世界深深的绝望离去。如果李彦宏真的能像自己曾经说过的那样,不忘初心,还记得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就感受到的大家在信息和资源面前的不平等,还记得自己填报高考志愿时的心愿:要让所有的人,不管在多偏远的地方,都能像北大教授一样方便、平等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他是不是还会像后来那样,推出一直为人所诟病的竞价排名?如果“莆田系”的开山鼻祖陈德良,无论是自己行走江湖还是传授弟子,都能够像另一个福建人王永庆那样,以改变民众的医疗环境为己任,而不是一味逐利,也许,今天的莆田系医院未尝不可以成为民营医院的一个样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为很多患者的梦魇。

但是,我们批评李彦宏和他的百度,是希望他能有所触动,有所改变,希望有着更大能力的他,能够承担起更大的社会责任。但我们如果总是把严肃的问题变成一场闹剧,那么除了泼水狂欢看热闹,我们还能得到什么?

说实话,李彦宏面对这兜头冷水的态度,我觉得倒还真的是挺有风度的,能看出其处变不惊的教养和机智,不但在事后用一句:“大家看到在AI前进的道路上,还是会有各种各样想不到的困难出现。”来化解尴尬,而且在被泼水的瞬间,也只是用英文反问了一句:“What's your pr obl em?”一般人估计都做不到,这要是换成我,脱口而出的肯定是:“你有病吧?!”

但也没错,这样的人,和为这样的人叫好的看客,确实都病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