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围困平山镇救援一夜未合眼

松北大队水上救援中队赵鹏飞:
洪水围困平山镇救援一夜未合眼
没时间就医眼皮上小脓包鼓成“樱桃”




文/摄生活报记者杨雪楠

近日,哈市连续遭遇暴雨,洪水陆续侵袭了周边多个县,以及阿城区、香坊区等。8月1日晚,记者来到哈市消防支队松北大队,见到了水域救援中队副中队长赵鹏飞。他作为专业的水域救援人员,从7月30日起多次前往一线,组织参与了多次涉水救援。在被洪水围困的平山镇,连续救援16个小时。他心里一直想的是,多救一个,再多救一个。

刚进镇1小时洪水就淹没了出镇道路

“7月30日下午,我接到指令,阿城区需要两名舟艇驾驶员,我就带了另一名同事一起自驾赶往阿城区。”赵鹏飞说,当时路上还遇到了暴雨,雨势不小,但高速还能正常行驶。到达阿城区后又接到指令,平山镇需要舟艇驾驶员,并且那里有人员被困,需要有水域救援经验的救援人员。赵鹏飞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平山镇。

“开进平山镇时,进镇的路上全是人,已经有些路面被水淹了,当时天刚刚擦黑,我们立刻开展救援工作,大概救了七八个被困人员后,水漫上来了,进出镇子的路被切断,大家都从地势低的地方纷纷往地势高的镇中心方向转移。这时我们接到命令,靠近出镇口一处地势较低的民房内有9人被困,我们两名消防水域救援人员和两名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一起,合力将9人陆续解救出来,并带着大家转移到镇中心。”赵鹏飞说,此时,夜晚来临,被洪水围困的平山镇已经断电,成为了漆黑的“孤岛”。“当时想的都是,再救一个,再多救一个,只要有电台呼叫,就去救。”

连续救援16小时没合眼

7月30日晚到31日,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很漫长,没有电,不知洪水何时能退。很多人都一夜没合眼,赵鹏飞也一样。因为赵鹏飞主要负责水域救援,他的手机交给了别人保管,救援中没有看时间的设备。“我也记不住一共救援了多少次,就是时刻听着电台呼叫,一个任务完成后,就找个道牙子坐会儿,不能睡,也不想睡。天快亮的时候,据说水开始退了,我吃了一个面包,喝了一瓶水。其实平山镇物资很充足,但我想不起来吃饭喝水的事儿。”

赵鹏飞告诉记者,他一直穿着水域救援服救援,连续11个小时没有脱下来过。“从来没穿过这么长时间。救援服能在水下给救援人员保暖,是防水防切割的材质,一丝气都不透,上岸之后会非常闷热,不在水里的时候,能感觉到汗就顺着脖子和后背一直往下淌。”

没空治疗眼皮上小脓包鼓成“樱桃”

7月31日9时,平山镇救援任务结束。赵鹏飞发现,自己的眼皮有点不对劲。“前几天眼皮上长了个小包,开始我没在意,后来越来越大了。去看过大夫,大夫说得做一个引流手术。”但是赵鹏飞看了天气预报后发现有暴雨预警。“出现暴雨,就有可能出现涉水救援,我不敢请假,我就问医生,如果耽误几天,会有什么后果?当时医生一脸严肃,我还挺担心,结果医生说‘这个包如果再大一点,你就得留疤了’。”赵鹏飞笑着说,“听医生这么一说,我当时就乐了,原来才留个疤啊,这算个啥。”

于是,赵鹏飞“带包救援”,从平山回来后,8月1日凌晨,赵鹏飞再次接到救援指令,赶往香坊区幸福镇救援被洪水围困的42名群众,这期间有多次在水中前进,最深处水已经到了胸口。“如果水溅到包上,或者在救援中刮碰造成脓包破裂,都有可能引起眼睛发炎。但当时根本想不起来包的事儿。”因为一再耽误,这个脓包也越变越大,从“绿豆”变成“蓝莓”,又从“蓝莓”变成如今的“樱桃”。记者仔细观察了赵鹏飞眼皮上的脓包,这个暗红色的脓包已经鼓得发亮,随时都可能破裂。“我挺担心如果破了,有可能引起眼睛发炎,影响视力,这就会影响救援了。”赵鹏飞说,趁着这两天天气预报情况还好,他会尽快去做手术,争取早点回到一线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