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拍鸟达人王伟力: 鸟与梦飞行

冰城拍鸟达人王伟力:
鸟与梦飞行

王伟力在拍鸟

大亮子村的戴胜

群力外滩的苍鹰

哈尔滨大剧院湿地的夜鹭

哈尔滨大剧院湿地荷花上的燕子

群力外滩的须浮鸥


生活报记者静伟

很多年以后,当手持尼康800定焦镜头相机的王伟力,对准天空中那些飞翔的鸟的瞬间,他总是会想起那个喜欢躺在地上、痴痴地望着有鹰飞过的天空的少年。

我省作家、摄影家王伟力,几乎用他大半生的时间,拍鸟、拍鹰,用目光和镜头,追逐着他儿时的梦想、与这些天空中的精灵。就像网名“黑水的鹰”的他,在微信上的签名:追求丰富,渴望飞翔。

鸟缘

王伟力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经常和爷爷去鸡冠山下、穆棱河畔开荒种地,总能看到在蓝天上飞翔的鸟,或者田地里突然起飞的鸟,尤其是多次到兴凯湖,那里是鸟的天堂,天空成排成队迁徙的候鸟,湿地里自由而美丽的白鹭、白鹳、苍鹭、红嘴鸥……总是能让还是孩子的王伟力,怦然心动,流连忘返……

兴凯湖,成了他飞翔之梦的起点,也成了他故乡情结的落点,他曾在自己的散文中,满怀深情地写道:“每年我都要回一次故乡,都要来看一次兴凯湖,就像那些候鸟一样。”

大学毕业之后,王伟力几乎走遍黑龙江的所有湿地,拍摄湿地风光和鸟。但是以前的设备不行,所以自觉拍摄的照片好的不多。直到哈尔滨群力外滩部分开放后,他开始有意识地,把拍鸟作为一个专题。可以说,他用自己的镜头,见证了包括群力外滩、哈尔滨大剧院湿地等哈尔滨新城区的生态变迁。他刚开始搬到群力外滩的时候,这里还看不到太多的鸟,但如今,大雁、白天鹅、须浮鸥、白骨顶鸡、夜鹭、雀鹰、红隼、苍鹰和鵟……都纷纷闯进了他的镜头。他说起,有一天傍晚,当他走过群力外滩的荷花塘,呼啦啦地,上百只须浮鸥几乎同时飞起,那场面,让他欣喜,更让他欣慰:“没有鸟的城市,该有多么寂寞。”

像鹰一样天生远视的他,因为拍鸟,更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老远一只鸟飞过,他就能判定是雀鹰、红隼亦或是鵟,甚至只是看到地面上一掠而过的影子,就能预感到是什么鸟要飞来。

这是他与那些鸟儿,心有灵犀的缘分。

鸟痴

这缘分和灵感,其实还是来自于他拍鸟的痴狂与执着。

有一次,他在群力外滩,老远就看见一只鵟在盘旋,落到了一个电线杆上,可当他蹑手蹑脚地靠近时,它却警觉地飞走了。王伟力遗憾之余,也惦念不已。根据多年的经验,他预感到它还会飞来。于是第二天凌晨三点,他就摸着黑,带着平时不常带着的巨炮、重架,到大鹰出没的电线杆下守候。结果一个壮汉牵着一条恶狗,手里还握着一把铁锹向他冲来。原来那壮汉是把他当成偷菜的了,等到误会解除,知道他是来拍鹰,立马变得温和起来,还热心地告诉他:“这个老鹞子天天在这儿转悠,一会儿就能出来。”那只壮汉口中的老鹞子,其实是鵟,果然,大概到了四点半左右,它像与王伟力赴约一样飞了过来,在他头顶盘旋一圈,仿佛在跟久等了的他打招呼。“我欣喜若狂,800毫米定焦镜头,连拍了一百多张,甚至连它锐利、威猛的眼神都非常清晰。”王伟力说,这是他第一次拍到鵟。

去年,听摄友说哈尔滨大剧院湿地的夜鹭很多,王伟力欣然前往。他站在一个栈桥上,镜头对着水面。开始,平静的水面只有他和摄影设备的影子,没有一只夜鹭。正当王伟力以为要空欢喜的时候,夜鹭喜出望外地纷至沓来。开始是一只接一只的,接着成双成对地向他飞来,“后来竟然有三四只夜鹭,像叠罗汉一样地向我飞来,精彩纷呈,蔚为壮观,让我激动不已。”

今年春节,王伟力和家里人到住在植物园墙外的姐姐家吃饭。出于拍鹰习惯,他总是看着窗外植物园的上空有没有鹰。猛然,他看到两只鵟在天空追逐、打闹。于是连饭都顾不上吃了,急忙开车回群力的家取来巨炮重架,再返回姐姐家来拍摄。他手忙脚乱地拍摄了一下午,最让他激动的是,有一刻,天空中有九只鵟在盘旋打斗,植物园的一个树冠上还同时落着四只鵟。原来,这个时候,是鵟要进入繁殖期,所以才这么集中。因为开了一下午窗户,姐姐和家里人都要冻感冒了。王伟力的心里却是暖暖的,因为装满有关鵟和春节的难忘记忆。

鸟恋

曾拍出过《鸟的迁徙》的导演雅克·贝汉说过:“时间、金钱、技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影片的情感,美好的情感是唯一重要的。”正是因为对于鸟有着发自内心的爱与温柔,王伟力才会拍出那么多美好的、温暖的鸟的照片。

有段时间,王伟力格外关注群力外滩几只落单的大雁,开始是两只灰雁,后来又多了一只斑头雁,它们都是没有随雁群南飞、自己又没有迁徙意识,不知道南飞路线的小雁。因为担心它们会在狂风怒号的荒野中冻死,或者被凶猛的苍鹰吃掉,王伟力一次次地去看望它们,给它们带去水和食物,还跟公园保安建议,能不能暂时先把这几只大雁捉起来,等明年春天再让它们跟随雁群北飞。但因为它们飞得很快,公园保安也无计可施。不过可能在王伟力的带动下,几个公园保安也格外看顾这几只小雁,会给它们喂水喂食。等到开春的时候,王伟力再去探望,从保安们的口中,得知那几只小雁,居然挺过了漫长的冬天,已经跟返回的大雁一起飞走,这才放心。

王伟力说,在拍过的照片中,如果要选择一张最喜欢的,他选择那张夜鹭的照片,起名为《大剧院的夜鹭——绝美的转身》。在哈尔滨大剧院湿地,一只夜鹭在水面上搜寻猎物,当它发现了猎物,在空中急停并飞快转身的瞬间,被王伟力抓拍到了。夜鹭的翅膀形成了变异的半圆形,被风吹起的羽毛有一些虚化,展现了很强的动感;夜鹭的头部却是非常清晰的,突出了它区别于其他飞鸟的特征:尖嘴、暴眼,尤其是枕部三根长带状白色饰羽。虚化的背景,衬托着清晰的夜鹭,虚实结合,凸显了夜鹭主题,达到完美的艺术效果。这张照片优美、独特、难得。而如果没有对鸟儿们那种深深的爱,是不可能拍出这样有爱、有美的照片的。

王伟力是在用镜头,定格自己对于鸟、对于生命、对于生活的热爱。

鸟悟

在王伟力的微信朋友圈,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用自己精心拍摄的那些鸟的照片,向朋友们问候早安。而这上面,往往还有他在拍鸟过程中的点滴感悟。

有的,在谈得失:“我拍鹰就像钓鱼,大多时候收获满满,有的时候略有收获,偶尔也会一无所获。永远的收获满满也是一种单调,加上偶尔的一无所获,生活才变得丰富和深刻。”

有的,在谈生命:“在数九寒天的旷野,一只大雁独往独来、无依无靠,远比两只大雁双宿双飞、相依为命生存的希望渺茫……”

有的,在谈自由:“苍茫天地间,鸟可以自由飞翔。人没有翅膀,但是,我们的梦想、我们的心情可以拥有一片天空,像鸟一样自由飞翔。”

而更多的,是在谈家乡。王伟力说:“我拍鸟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热爱自然,保护动物,进而热爱自己的家乡。”对家乡这片土地深深的热爱和观照,一直是他的创作母题。

除了摄影,他还创作了《最后一个老猎人》《女猎手》《黑水清梦》《新开流人家》《兄弟猎手》等多部长篇小说,而这些文学作品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在书写着黑龙江的真实历史、风土人情,描写着黑龙江独有的地域特色、热血情怀。“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一直拍鸟的王伟力,在鸟的身上,最大的感悟就是它们对于家乡的热爱,他也愿意自己像候鸟一样,带着对家乡的爱,一路飞翔。

本版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