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老季一颗匠心让11米巨龙“飞”出寻常人家

花两年时间反复尝试只为亲手做一条金属巨龙
齐齐哈尔老季一颗匠心让11米巨龙“飞”出寻常人家

制作龙角

这本《中国神龙艺术》是他唯一的参考书

季太和制作的金属巨龙

生活报记者薛宏莉

龙,寓意高贵、吉祥、幸运……对每个中国人都有特殊意义,因为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十二生肖里,只有龙是唯一一个“非现实”动物。可家住齐齐哈尔铁锋区的季太和,却偏偏想让祥龙“现身”。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凭着巧思和一双巧手,在失败中反复尝试,硬是让一条11米长、4.3米高的金属巨龙“飞”出了自家小院。

从未学过雕刻,只有上小学时积累的一点儿平面美术功底……对于制作金属雕塑,季太和可以说就是个“门外汉”,而他制作的那条巨龙却非常传神,这是如何做到的?他“与龙共舞”又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

要让金属巨龙“飞”出自家小院

55岁的季太和在齐齐哈尔经营着一家水电焊加工部,二十几年前,他是当地一家粮油机械厂的工人,先后从事过金属部件铸造和铆焊工作。“厂子里还有一个木型车间,负责给要生产的机械零部件制作模型,我在厂里经常可以看到他们操作的全过程。”季太和解释,因为他所在的厂子规模比较小,很多技术都集中在一个车间完成,这让他有机会了解更多,也学了一些本事。

当时,季太和可没想到,这些成了他下岗后的主要谋生手段,也为他制作金属巨龙积累了一些技术方面的经验。

老季想做一条龙的想法,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那时,随着城市建设步伐的加快,城市雕塑文化也盛行起来,公园、广场,亦或某个小区,总能看到一座座或大或小的雕塑矗立。有些雕塑,老季觉得很美,很艺术;但有些雕塑,在他这个外行人看来,都觉得制作“太粗糙”。

“这么简单,我自己也能做。”老季心想。

这倒也不是他“夸海口”,从小到大,他的动手能力都很强。赚钱养家时,修汽车、做机床、给路灯排查问题……只要他涉足的领域,一些“疑难杂症”,身边人解决不了的都愿意找他试试。

2007年,老季逛街,买回来一组十二生肖摆件,把玩期间,萌生了从这里入手,做一条金属巨龙雕塑的想法。“其实十二生肖我都考虑过,但观察几个月,发现龙最好做。因为躯体是鳞片,表面光滑,不像其他动物制作时得体现出皮毛的纹理”,而给金属抛光、打磨,也是老季最擅长的。

生肖摆件不足巴掌大,要做一条几米高的巨龙,工艺上根本没有可以参考的。老季想到了像扎风筝一样搭骨架、贴鳞片,可龙头、龙身、龙尾、龙爪都怎么分部制作,龙的气场咋能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些他都毫无头绪。

当时,老季和妻子双双下岗,主要精力都放在忙于生计上了,所以制作金属巨龙雕塑的想法只能被暂时搁置了。

数万零部件制作和拼接全凭自己琢磨和反复试

手上倒不出工夫做,不代表脑袋里没有想法。为了精准地把握住龙的特点,老季特意到书店买了一本书,每天翻看,反复琢磨。“我还想多买两本,可这类参考书太少了。”

从构思到动手开始做,老季整整琢磨了10年。那本《中国神龙艺术》也被他翻看得破旧不堪。

尽管书中对龙的体态、样貌以及每个部位的特点,介绍得十分详细,甚至还按年龄、姿态配上了一些重点部位的插画,如青年、中年、壮年、老年龙头的样子,升龙、降龙的龙头朝向,着地、后蹬、凌云、亮掌时龙爪的姿态等,但所有的视觉参考都是平面的,怎么把它变成立体的,着实让老季费了一翻心思。

比如龙头,在老季看来是最难制作的部位,他把龙头拆分成上颚和下颚两部分。下颚由二十多块被剪裁、弯折成不同形状的钢板拼、焊而成;上颚则是用钢板冲压的方法,做出龙脸,再焊接上冲压出的龙角和剪折出的龙腮、龙胡、龙耳等。其中,冲压制模这步,最难!老季需要在木头上雕刻出模型,再用石膏制槽,然后拿到铸钢厂制作成钢制的模型,这样才能利用钢模型,把钢板冲压成凸起的龙脸。“在木头上雕刻,就把我难住了。我只有小学时积累的一点儿美术功底,从来没有学习过雕刻,哪个部位雕刻得丰满些,哪个部位雕刻得线条需要更流畅,起初都不懂。我就是拿着那个十二生肖龙摆件,照葫芦画瓢,可咋‘画’都不对称。我只能是看着不顺眼就改,改不了的木头就扔,扔了再重新雕刻……前后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才雕刻出一个满意的龙脸。”

别以为龙脸木型雕刻完了,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做成钢模型冲压,选材也很关键。最初,老季不懂,选用普通钢材,可换了好几个型号都不行,总是冲压开裂,最后四处打听,得知需要用拉伸板,这才塑型成功。而做龙头只是其中一部分,还要分部制作龙身、龙爪、龙尾等,然后逐一焊接成一个整体。龙腿也很关键,要想让雕塑传神,视觉上得呈现出肌肉感才可以,老季说,他一度被逼得去农村观察牛腿……

就这样,一次次尝试,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再尝试……前后两年多的时间,老季不断尝试、琢磨,一点点用数万个零部件拼凑成了他的金属巨龙。

有人出资几十万他不卖想要捐给国家

2019年4月,这条11米长、4.3米高的金属巨龙终于完工了,老季为它喷上了耀眼的金色。

老季的妻子回忆,金龙完工那天,老季喜极而泣。

很快,鹤乡一户普通人家“飞”出一条金色巨龙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人慕名而来观看老季的作品。老季也顺应大家的心意,把它从加工部的厂房拉到了室外小院,以便观赏……曾经质疑他,甚至说他“痴人说梦”的那些熟人,也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可是,只有老季身边的人知道,他为此付出了多少。

老季的妻子说,这两年,为了做这条巨龙,老季的加工部甚至停止了经营。“他的腰不好,加工部需要搬搬扛扛一些较重的原件或原材料,这几年他有点儿吃不消,可是凭他的手艺,即使不干加工部,也能在外赚不少钱呀!”但老季着魔了一般非要做金属巨龙雕塑,甚至因为资金不足,把家里的拆迁补偿款都搭了进去。

老季的哥哥原来和他一起干加工部,最初也不理解老季的行为,可是看着弟弟那“非要干成不可”的劲头,他被感动了,加上心疼弟弟,“这体力活不是一个人能干的”,就陪着弟弟一起“疯”,甚至两年没领过工资。

老季每天都是四五点钟开工,边干边琢磨,一直要到深夜。“就像一个刻苦的学生,捧着本书,专心地画呀画、做呀做,先在地上画出自己的构思,再用纸壳制作尝试,然后用在钢板上。”老季的儿子描述道。

据说这条金龙,有人出价几十万要购买。然而,老季却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不卖!他要把它作为祖国母亲70岁生日的献礼,捐献给国家。“我们是龙的传人,北京又是我们的首都,我希望它可以‘飞’到那里,熠熠生辉……”

有人问他为啥这样做?老季憨笑说:“人活一世,总要过得精彩些,我这样做就是想证明自己,证明凡事只要坚持去做,就能成功。”

图片由齐齐哈尔新闻传媒中心记者何昕、宋喜雪提供

齐齐哈尔新闻传媒中心记者何昕、宋喜雪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