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妈妈”韩春梅27年抚育25个孤儿

记者走进齐齐哈尔SOS儿童村3号家庭:
“最美妈妈”韩春梅27年抚育25个孤儿

韩春梅和家里的孩子们

童年时的“微笑”姐妹(采访对象提供)

韩春梅和孩子们在儿童村

韩春梅和小女儿








文/摄生活报记者周际娜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今年54岁的韩春梅是个“全职妈妈”,她童年失去父母,一生未婚未育,却拥有25个孩子,即便每一个都没有血缘关系,但“每一个都像她亲生的”。

从风华正茂到鬓角微白,韩春梅在儿童村里操劳了大半辈子。27年来,她用爱心和耐心抚养了25名孤儿,不但给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也在他们心里播下了幸福的种子,被国际SOS儿童村组织名誉主席海尔姆特·库廷先生赞为“世界儿童村妈妈的典范”。

8月27日,记者走进齐齐哈尔SOS儿童村3号家庭,带你感受一个爱心村落的动人缩影……

核心提示:

齐齐哈尔SOS儿童村,建成于1992年,是中国民政部与国际SOS儿童村组织友好合作的第三个建设项目,村落由15栋SOS家庭住宅、青年公寓、幼儿园和服务中心构成,儿童村以家庭形式抚养、教育孤儿,每家都有一个妈妈和8个孩子,截至今年8月末,已有来自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等地的395个孤儿在这里找回了家庭的温暖……

童年失去父母

她带着“同理心”走进儿童村

宽敞的四室一厅,温暖的淡粉色墙壁上挂着全家福,客厅里有一架钢琴、一个大提琴和琵琶,这里分男生房、女生房,还有一间学习室……27年来,3号家庭里陆续住过25个孩子,走出了7个大学生和1个研究生,他们有不少人当了警察、教师、公务员等。

“也许有些人会以为我是受了什么情感打击才来的,其实真不是。”聊起当年进村的理由,韩春梅笑道:“我能来这里算是一种缘分吧,如果非要有个理由的话,应该是‘同理心’。”

“招聘25-35岁,未婚未育、有爱心的健康女性……”1991年8月,SOS儿童村在齐齐哈尔滨报纸上刊登的一则招聘广告,改变了果品公司女工韩春梅的人生轨迹。那一年,她26岁,不顾家人的反对,来到了正在筹建中的齐齐哈尔SOS儿童村。

韩春梅童年时父母先后病逝,四个姐姐把她带大。尽管年长的姐姐们对她宠爱有加,但缺失的父爱母爱一直是她难以言说的遗憾。看到儿童村的招聘信息后,这份遗憾渐渐生出了同理心,她想给孤儿们一个温暖的家,也圆自己童年的一个梦。

每天精打细算

给孩子们织过上百件毛衣毛裤

1992年春天,韩春梅经过培训后成为了3号家庭的妈妈,第一年家里陆续来了8个孩子,6个男孩2个女孩。这群孩子中有烈士子女、有父母遇害的孤儿、还有被遗弃的双胞胎……

大儿子高翔现在是一名警察,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当年他来家时12岁,韩春梅只比他大14岁,高翔的父亲是警察,在他10岁时因公牺牲,母亲不久后病逝,他被破例从讷河福利院接到儿童村生活。

回忆起当年在儿童村的日子,高翔格外有感触,“她是最称职的母亲,跟亲妈一样。”妈妈的辛劳他全都看在眼里,那个年代每个家庭经费都很紧张,妈妈每天精打细算,为了省钱亲手给孩子们织毛衣毛裤,当时每个孩子织两件毛衣、一条毛裤,长高了还要重新织,“那些年,我妈织过上百件毛衣毛裤,经常织到夜里十一点多,她现在颈椎、腰椎不好,还有腱鞘炎,都是那时候累的。”

童年时,有件事一直让高翔念念不忘,有一回,他看见村外的孩子欺负弟弟妹妹,他气得打了对方,事后,妈妈低着头去人家里道歉。为人父之后,高翔更能体会教子的不易,“小孩太淘气了,特别是我们家男孩多,养大一个孩子都那么不容易,更何况这么多年她养了25个!”

“无论是否有血缘关系,咱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这些孤儿被送到儿童村之前,幼小的心灵往往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韩微韩笑就是这样一对双胞胎姐妹,当年进家门的时候她们只有16个月大,名字是韩春梅给取的。

姐姐的适应能力较强,妹妹笑笑则十分缺乏安全感,韩春梅指着一张姐妹俩的童年照,对记者说道:“刚来的时候,无论给笑笑什么,她都会紧紧地攥在手里,她身上常常挂满了东西,就连给她脱衣服都特别困难,她死死拽着小棉服不松手。”

韩春梅格外疼爱这两个女儿,每天陪她们玩游戏,睡前讲故事,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直到上幼儿园之前,两个孩子一直都以为韩春梅就是她们的亲生母亲。有一天,姐妹俩从幼儿园回来,突然问妈妈:“啥叫孤儿?”韩春梅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一定是有人说了什么。为了最大限度地减轻对孩子的伤害,她在心里默默酝酿,趁着给姐妹俩洗澡的机会,给她们讲儿童村的由来,告诉她们无论是否有血缘关系,咱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聊起妈妈,眼下正在新疆支边的笑笑,跟记者感慨道:“当年中考时我没达到实验中学的公费分数段,为了让我有更好的学习环境,妈妈为我出了学费。大学时每月生活费600块钱,我和姐姐都在南方读书,坐四十多个小时的硬座回家,妈妈心疼我俩,每次都是用自己的工资给我们补贴路费,让我们可以往返坐卧铺……”

(下转A03版)

(上接A02版)

为了帮孩子们战胜自卑她让每个人

都学会一门乐器

儿童村的妈妈们每年有80天假期,但韩春梅很少休假。27年来,她的生活极有规律,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给孩子们做早饭,白天洗衣服、打扫卫生,晚上做饭、陪孩子们写作业,好在家里孩子多,学年不同,哥哥姐姐可以辅导弟弟妹妹学习。

韩春梅的微信里目前有5个家长群,数量虽多,她却能从容应对,每个孩子班里有什么事儿,她全能记得住。每学期最忙的,要属给孩子们开家长会,她一个人同时跑几个学年,如果时间冲突,就提前去跟老师聊聊,重点去开学习成绩较差的孩子的家长会。她觉得最吃力的一回,是两个月内家里有4个孩子出水痘,她每天送饭、陪护,医院、家里两边跑。

跟普通家庭的孩子相比,儿童村的孩子们有点儿自卑,为了培养他们的自信心,韩春梅要求每个孩子必须学会一门乐器,钢琴、古筝、琵琶、大提琴、竹笛……“我希望孩子们能有一技之长,自信、阳光地站在舞台上。”让韩春梅骄傲的是,儿童村里16个孩子出访奥地利演出,她家去了4个。

韩春梅爱孩子们,但绝不溺爱他们。她希望孩子们能自强自立,鼓励大家一起参与家庭劳动,即使最小的孩子手里也会分到一块小抹布,她耐心地教大孩子们炒菜、焖饭,她知道孩子们总有一天会离开家,希望他们“无论以后去哪儿打拼,下班后都能好好吃饭。”

带孩子们相互“串门”

“希望他们以后有个照应”

儿童村里的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家风,韩春梅写了两个字:和睦。她还亲手绣了一幅“家和万事兴”的十字绣,挂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25个孩子虽然有的没有一起生活过,但因为有同一个妈妈,像是一个大家庭。他们有个微信群,韩春梅记得每个孩子的生日,每次她一发消息,群里都会有一连串的祝福。偶尔,她会带着大儿子去二儿子家串门,再带着三儿子去二儿子家,“我不希望他们因为我才联系,而是他们相亲相爱,以后相互有个照应。”

韩春梅38岁的时候,就当奶奶了。当年大儿子结婚时,儿媳妇给她戴花,把她美坏了,她自己掏钱送红包、买电视,儿媳妇生产时去伺候了一个月。如今,家里已有7个孩子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她现在有四个孙子孙女,常给孙辈们买零食、玩具车,还买过手机。

韩春梅的小女儿琦琦正读小学五年级,大孙子已经上高二了,每次大孙子回家叫“小姑”的时候,她在旁边笑得合不拢嘴。每年过年,孩子们从各地赶回齐齐哈尔,带回来天南海北的年货,陪她一起过年。还给村里的每个家庭买米买油,大儿媳妇卖服装,会给村里的孩子们发衣服。

韩春梅的四儿子高成,从公安大学毕业后到无锡公安局上班。前几天,村里有笔剩余的礼品款,要给每个儿童村长大的孩子发1000多元钱,高成给韩春梅发微信:“妈,我把收据给你邮过去,这笔钱您帮我直接捐给村里的弟弟妹妹们吧……”

“你给了我们一个家,我们也想给你一个家”

想必很多父母都对儿女离家后的第一个夜晚记忆犹新,这样五味杂陈的离别,在这个大家庭里反复上演。韩春梅回忆道,当年大儿子离开家的时候,她闷了好几天,“突然有一天,不知道怎么就爆发了,我嚎啕大哭了好几个小时,连邻居都吓坏了。”

双胞胎妹妹笑笑是在家里住得最久的孩子,从16个月大进门,一直住到今年7月研究生毕业。她去援疆前回来住了5天,今年7月22日,笑笑启程去工作,韩春梅彻夜未眠,她一边流泪一边翻笑笑的童年相册,凌晨在朋友圈写道:“妹妹研究生毕业了,离开黑龙江去新疆工作,从家里的小妹妹长到家里的大姐姐,25个兄弟姐妹都跟她一起生活过,我看她长大,她陪我退休……”

如今,韩春梅家里还有5个孩子,最小的12岁,最大的两个女儿马上高三了。韩春梅明年3月退休,将入住村里的养老公寓。尽管孩子们跟韩春梅说:“你给了我们一个家,我们也想给你一个家。”但韩妈妈不愿意给孩子们添麻烦,她跟记者坦言:“这些孤儿没条件拼爹拼妈,完全是靠自己打拼,他们很不容易,有的孩子上学,有的还要结婚、买房、养孩子,日子也都不富裕,我不能去拖累他们。”

韩春梅说,她很喜欢儿童村,舍不得这里的孩子们,她还想在这里多干几年,继续陪伴更多的孩子们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