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林肖毅:用镜头和画笔留住老兵

两年拍完五部红色题材情景再现故事片如今又要为百位老兵“绘肖像”
虎林肖毅:用镜头和画笔留住老兵










生活报记者薛宏莉

不久前,虎林市一个广场上,举办了一场“老兵素描肖像展”。这些老兵画像,均出自当地一位名叫肖毅的人之手。

65岁的肖毅在当地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可是“不务正业”的他,却一直自费用摄像机追忆、记录着家乡的红色历史故事。两年拍摄播放了五部抗日历史题材故事片,还有十几部短片在后期制作或信息核实和补充拍摄中。去年,他又萌生了寻找当地老兵,用镜头和画笔记录其故事的想法。如今,已经完成了40多位老兵的纪实采访和肖像画。肖毅说,“我要为家乡的每位老兵都留下一段记录”。

究竟怎样的经历,赋予一个人这样的红色情怀?每个片子背后,又藏着哪些感人故事呢?

一个和时间赛跑的摄像爱好者

在肖毅的办公桌上,有个厚厚的笔记本,里面详细记录着虎林当地170多位老兵的详细信息,他们当中有抗日战争老兵,有解放战争老兵,还有参加过抗美援朝、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们。“每位老兵背后,都有一段红色历史故事。”肖毅把这些老兵按照年龄做标注,选择年龄大的依次进行拍摄。

每天上班,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一下当天是否有老兵拍摄事宜,如果有,他会推掉一切其他工作。在肖毅看来,这是一个和时间赛跑的工作。“今年6月,我联系到一位名叫李孟祥的老兵,90岁的他曾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头一天和老兵的儿子通电话,对方还高兴地说‘来吧,明天中午请你们吃农家饭’。可是,第二天因为我们参与拍摄的人员临时有事推辞了一天,结果再联系老兵的儿子,对方就告诉我说他父亲病了,我们只能搁置拍摄。没想到又过了3天,竟接到对方电话说,他父亲去世。”听到这个消息,肖毅悔不当初。他去老兵家里拜祭,心里一直再想,要是不拖后那一天,就可以把这位老兵的故事留下了……从那以后,只要约定下来,尤其是拍摄那些年龄大的老兵,他一刻都不敢再耽搁。

曾在两年拍下二十部故事片

其实,在拍摄老兵之前,肖毅一直在拍摄虎林当地的红色历史故事。

虎林市是全国1599个革命老区之一,抗联四军、五军、七军抗日的主战场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地,还是十万转业官兵开垦北大荒的主要开垦区,更是北大荒精神的发祥地。肖毅说,“虎林当地,至今还流传着很多抗日故事。我儿时,也是坐在村头,听老辈人讲红色故事长大的。”

或许,这些都为肖毅热衷做这件事埋下了伏笔。但“机缘巧合”促成这件事,则是2015年的一个举动。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改革开放、下海经商的大潮下,肖毅辞去文化馆工作开办了一家广告公司。2015年,他和当地电视台合作,承包了一个30分钟的节目档,购进了几十万的设备,准备拍广告在节目档上播放赚钱,可是承接的广告根本填不满“三十分钟”,于是,他便萌生了利用这些设备拍摄一些虎林身边事,吸引受众的想法。

肖毅找到虎林当地一些热衷研究地域文化和历史的人出谋划策,他觉得“只有讲述身边事,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关注”。

最初,大家把拍摄定位在“虎林地名考”上。黑嘴子、迎门顶子、倒木沟……这些老辈人口中消失的地名,现在在什么位置,它们因何得名?可随着调查拍摄,肖毅发现,这些地方,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都有故事。于是,他把“地名考”变成了讲述“虎林红色历史故事”,结合市志和一些文史材料信息,由身边热衷研究虎林历史的文化人帮忙写成脚本,一边“情景再现”当年的画面,一边寻找知情人讲故事……就这样,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肖毅拍摄了20多部虎林红色题材情景再现故事片,其中《东方第一交通站》《哭泣的阿布沁河》《呼啸的完达山》《血泪石头河》《永远的倒木沟》这五部,在当地电视台和肖毅个人开通的公众号上播放。另外七八部目前正在后期制作中,还有另外一部分,因为讲述历史时,受访者们提供的信息有差异,肖毅正在进一步采集素材和核实中。

肖毅说,讲述“虎林红色历史故事”,必不可少地会接触到老兵,这个过程中他发现,那个年代的老兵,正一个个永远离开我们,“为他们留下一点儿影像,让他们的讲述成为历史的一点儿佐证”,肖毅觉得这件事刻不容缓,于是从2018年底开始,寻找老兵、记录老兵的故事。

要为家乡百位老兵绘肖像

每次拍摄老兵期间,肖毅都会抽出一点儿时间,为老兵画一幅肖像画,配上老兵的简介、近照、和家人合影,“有心”的他还找来当地的文化名人,为每一位老兵写上一首诗,以示敬意。

“我的笔记本里,现在收集了虎林当地170多位老兵的详细信息,这些都是我从身边人那里询问或者从网上征集到的。”肖毅说,当听说他在做这事儿,很多人都在给予他帮助。

“这些老兵都很有故事。寻访中,一位老兵,参加过解放战争,他告诉我当年他们在一场战役中把敌人的14次冲锋都打了下去,至今腰上还留着弹片的痕迹。还有两位老兵,都参加过开国大典,他们一个是军乐团的,一个是走方队的。我问那个走方队的,你当时看到毛主席是不是很激动?老人却说,没看到呀,没有命令不敢回头。你说这老爷子多可爱,他们还给我讲了很多当年开国大典的见闻呢……”肖毅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这些故事。他说,他计划为手里掌握信息的这170多位不同时期的老兵都画上一幅肖像画,让老兵的“肖像画”给更多的年轻人讲历史。

拍摄当地红色历史故事,记录当地老兵往事,肖毅的公益举动得到了当地政府部门的认可。今年十一前夕,他还和当地文化部门合作,办了一个“老兵肖像展”。可是,对于肖毅的做法,还是有很多人不理解。肖毅说,如果最初是因为兴趣和喜爱做这件事,那后来,则是因为一次次的感动:2017年,肖毅拍摄《呼啸的完达山》,其中讲述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七军政治部主任徐凤山的故事。在寻访徐凤山牺牲地时,他们结识了原东方红宣传部部长张帆。当时,张帆癌症晚期、重病在身,仍旧冒着严寒带他们上山寻访。“我记得他走几步就得停下来喘一喘,但还是坚持把我们带到目的地。”肖毅说,他们还约定明年再寻访一个鲜为人知的红色遗迹,可是没过多久张帆就病逝了。

在肖毅看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爱国情怀,更有一份对革命先辈的敬意,而他做得就是把这份敬意呈现出来,让更多的了解历史、记住历史,“这只是我举手之劳的一件小事。”肖毅说得很谦虚。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