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棱女教师开设东北方言课

穆棱女教师开设东北方言课
俺们这疙瘩的东北话,老有学问啦

安柏林和学生合影

安柏林正在给学生们上课


东北方言是东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近几年来,以东北方言为主题的网络直播间、各类东北方言的段子屡见不鲜,由此可见,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东北方言。我省穆棱市下城子综合中学就专门开设了东北方言课,这门课程不仅包含了语言文字,还包含了东北历史、民间戏曲、东北民俗等内容。“在东北方言课中,我们学到老多学问啦。”这是学生对这门课程的评价。

教东北方言的语文老师叫安柏林,她今年38岁,教学生们这门课程将近一年了,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表示,最大的希望就是让东北的孩子们多了解一些当地的文化。

1以“选修课”形式开设东北方言课

最近,安柏林教东北方言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东北方言是普通话的基础方言之一,从语言体系上讲,就是稍欠标准的普通话。”与她交流,她这样表述自己对东北方言的认知。

安柏林教东北方言的最初想法就是,想让东北方言继续流传下去。她告诉记者,虽然东北方言与普通话的发音很接近,但在日常教学中,老师们发现,土生土长的东北孩子已经开始淡忘东北方言了。但是,方言作为文化的“活化石”之一,是民族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有着独特的魅力。对它的传承是十分重要且必要的。

如何传承方言是个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穆棱市下城子综合中学的领导班子调研了将近四年的时间,最终在今年年初决定:以校本课的形式开设东北方言课,有点儿类似于大学的选修课。学校在开设书法、古诗文阅读、现代文阅读、篮球、象棋、围棋等校本课的基础上开设“东北方言课”这门课程,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选择。

“让学生们接触方言并且学习方言,将方言以一种新的形式‘润物细无声’地传授下去,这是一次值得肯定的尝试。”安柏林说,其实,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学生不想学或者不愿意学方言,而是成长环境发生了变化。小时候,爸爸妈妈教我们说普通话甚至英语,上学了学校又要求“请讲普通话”,步入社会,我们大多也只能通过普通话来和其他人社交。所以,不是不想学,而是没有环境可以使用方言,也就不学、不说方言了。

在安柏林的课堂上,不仅仅讲方言,还会讲东北历史、东北民俗以及一些生僻字,因为这些字能带出来东北的地方文化,包括满族文化、女真族文化等等。

现在,穆棱市下城子综合中学的东北方言课已有30余位学生。

2 教方言讲民俗

还原鲜活的风土人情

安柏林是东北姑娘,今年38岁,到下城子综合初中教书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她说,同学们一开始都认为自己是东北人,说东北话肯定没问题,可随着课程的深入,她发现学生们也就会说“嘎哈”“嘚瑟”“波棱盖”等简单的词汇,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们常玩的“嘎拉哈”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些词汇背后的东北文化更是知之甚少。

“东北是多民族聚集地,这里生活着汉、满、蒙、鄂温克、达斡尔等少数民族,数百年间,这里的少数民族文化相互融合,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风土人情和语言习惯,在他们所使用的语言中保存着许多反映当地民俗的词汇,东北方言就是多种民族文化相互融合的结果,是生动鲜明的文化地理坐标。”安柏林告诉记者,在东北方言中,不仅包含了少数民族的语言,还吸收了许多外国词语,如“列巴”。另外,正字误读是东北方言的主要特点之一,比如将“喜欢”读作“稀罕”等。出现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人口迁移造成的语言传播误差。清末、民国初期,由于自然灾害的影响,大批居民迁往东北,在这一过程中,中原地区的语言文化开始与东北方言融合,由于文化差异等诸多因素,很多字被误读,最终成为约定俗成的词语,构成了东北方言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东北俗谚所说的三大怪之一‘养活孩子吊起来’说的就是“悠车(儿)”,“悠车(儿)”是东北方言中对摇篮的称呼,最早是满族、达斡尔等少数民族传统的育儿用具,作为传统民俗在东北的汉族农村地区比较流行,它的四壁都涂彩绘画,有的在绳上系着铃铛和玩具。

3

欲让更多人了解黑土文化

如何“教方言”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毕竟对于方言学习,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教学体系和授课课本。但是古人说过,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课堂上,安柏林教会方言的同时,也会用有趣和新奇的方式吸引大家对方言的关注,进而提高对方言的保护和使用意识。为了增加学生们的兴趣,安柏林特意上网找动画片让学生配音,写小剧本让学生演。

方言所体现的地方特色是普通话无法比拟的,例如东北方言,其简洁、生动、形象,富于节奏感的特色,与东北人豪放、直率、幽默的性格相当吻合。安柏林偶尔会让学生通过表演舞台剧的方式来学习东北方言,表演结束后配上一部分讲解,课堂生动有趣。安柏林曾特意找来曾经在网上很火的动画片《猫和老鼠》东北话版,让学生们模仿。

安柏林教东北话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后,有人质疑:“现在都在推广普通话,东北话不好听,没必要学。”而安柏林却一再表示,普通话与方言都是中华语言文化的载体,二者并不对立,让学生们了解方言的过程中,也是传承和弘扬其中的乡土文化、人文历史。就像很多人只知道有东北话,却不知道东北话中,黑龙江的方言与辽宁、吉林的方言是略有不同的,即使是黑龙江北部和南部口音也略微有些不同。

目前,在穆棱市下城子综合中学,东北方言课虽说是“选修课”,但是安柏林在教学中却一丝不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面对记者的提问,安柏林说,她想通过东北方言课让更多的人了解黑土文化。

本版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