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无迹可寻的案情,只有细思极恐的人性

杭州来女士惨遭丈夫杀害:
没有无迹可寻的案情,只有细思极恐的人性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静伟

果然不幸言中。

杭州警方案情发布的结果,与众多网友事前的猜想不谋而合:她的现任丈夫许某某就是凶手!

不是说网友有多聪明,大家的判断不过是基于常识和人性。在现代社会,每个人既活在盘根错节的社会关系之中,又活在星罗棋布的监控视频之下,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不留下一丝踪迹?如果真的被害,不是出于恩怨,就是基于利害。

而无论是恩怨,还是利害,她的现任丈夫许某某都会是最大的嫌疑人,不管是警方还是网友,都不可能不首先怀疑到他。

这个案子吊诡之处就在于:全世界都怀疑他有事,只有他在装没事人。

而恰恰是许某某的表现貌似太正常了,反倒显得不正常了。他的故作淡定,不过是心存侥幸;他的掩耳盗铃,也不过是自作聪明。

他甚至连半夜上厕所见妻子睡在床上,凌晨再次醒来妻子不见了的时间点都记得清清楚楚,试想一般人谁会特意记得这些?还有他一口咬定妻子“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裙就出门了”,一个女人至少得有十几件衣服吧,如果他没看到她出门,又怎么可能如此肯定妻子只穿着睡裙?

尤其是他在镜头前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句话,更让我凛然一惊:“我敢打赌,以她的智商,一个人根本走不出小区。”

一个丈夫,不但像吃瓜群众一样谈论自己失踪多日的妻子,而且还是用这样的口吻,我们只能听出轻蔑之意,却听不到半点儿感情。

再来看杭州警方披露的案情起因,果然是:“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某某产生不满,于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

虽然我们已经隐隐猜到,但还是无法想象:当许某某杀害妻子的那一刹那,他可曾想到夫妻十多年间的恩爱瞬间?他可曾想到刚刚过完生日的小女儿?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但只需一念之间,枕边人就可变杀人魔。想想,不仅觉得胆寒,更觉得心寒。

前几天跟同事聊起这个案子,他说了这么一句:“这件事最大的负面效应,就是会让很多人,尤其是二婚的人,对婚姻失去信心。”

他的话,我也深以为然。不得不承认,在婚姻中,除了感情基础,还有利害关系,尤其对于半路夫妻而言,很多利害关系的纠葛,往往会让原本根基不牢的情感,变得更加脆弱。这个时候,就要看感情和利害谁占上风,利害和理智谁占上风。

通过媒体的报道,我想许某某与来女士原本应该是有感情的,他俩是在同居之后分别与前妻、前夫离婚走到一起的,周围人看到他们也经常是出双入对。

他们的生活在旁人看来,应该也是很幸福、很完满的:来女士在杭州某CBD当保洁员,一个月有五六千元的工资,她是退休后被返聘的,退休金一个月也有三四千元,加起来一个月八九千的工资,许某某也有自己的收入来源。

而且许某某和来女士在杭州共有两套房子,均属三堡村的回迁房。但福兮,祸之所倚,也许正是这房子,成了许某某杀妻的诱因。之前有报道说,许某某想将110平米的房子给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大儿子做婚房,来女士未同意。不知警方说的“家庭生活矛盾”,是否祸由此萌?

如果真是如此,只能说许某某既贪婪、又愚蠢,更残忍。而他的残忍,恰恰是因为他的贪婪和愚蠢。

来自绍兴诸暨安华镇球山村的他,很可能是因为婚姻的缘故,将户口落到了人所艳羡的杭州,夫妻的经济条件也算相当不错,而且虽然不是一妻所生,但也算儿女双全,奈何人心不足,得陇望蜀?就算要图谋房产,商量不行,还可诉诸法律,怎么可能出此下策,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的妻子?

而且,怎么可能不被怀疑,不被发

现?

网友说许某某表现得冷静淡定,警方也称他“反侦查意识极强”,但恰恰如此,其实才更显愚蠢。在反常时候的正常,和在正常时候的反常,往往都是不正常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越是离奇,大家也就越是好奇,越是好奇,就越是会引发舆论关注和警方重视。而把别人当傻子的人,也往往是最愚蠢的,他在高估了自己的同时,也低估了别人和事情的结果。

他在决意杀妻之时,脑子很可能就已经陷入了闭环逻辑,他光想着杀了来女士就能得到一切,却没想到杀了夫人,其实也就输了所有。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谋杀本就是成本极大、风险极大的行为,而他所要获得的利益,很可能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就像希区柯克的《电话谋杀案》告诉我们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完美谋杀,或者说,完美谋杀只存在于脑海之中。你以为天衣无缝的每一步,其实都会留下痕迹、遇到意外、露出破绽。

曾经有人问一个给电视台写剧本的编剧:“你相信会有一个完美的谋杀案么?”编剧说:“当然相信,不过那是纸上谈兵,我可能会比其他人计划得更好,不过我怀疑自己能否把计划付诸实施。”别人问他为什么,他的回答是:“因为故事是按照作者想的发展,生活就不是了。”

这个世上,没有无迹可寻的案情,只有细思极恐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