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焦作56岁何树军寒冬来到哈尔滨寻子 泪目!儿子失踪20载她已记不清奔波多少地方

河南焦作56岁何树军寒冬来到哈尔滨寻子

泪目!儿子失踪20载她已记不清奔波多少地方

何树军和儿子在一起时的合影 (照片由本人提供)

生活报记者 李丹

凌晨6时,56岁的何树军在哈尔滨火车站下车,迎着凛冽的寒风,习惯性地捋了捋头发。在生活报青年志愿者的帮助下,何树军找到一处临时住所,她已记不清20年来奔波了多少个地方,只为完成一个期盼已久的心愿——让失踪的儿子李飞回家。2000年9月10日,何树军不曾想,这是她与儿子分别的一天,“和家人说去配自行车锁后,儿子李飞音信全无,无数个日夜我都想着儿子有朝一日能回来,可惜这个愿望一直没能实现……”

离别之痛

“没想到整日在我身边转悠的儿子会突然消失,那种从身体中抽走血肉的痛,让我锥心难忘,作为母亲,我用尽一切办法找儿子。”

即使过了20年,何树军依然忘不了当年家人匆忙找到她时的焦急。2000年9月10日,何树军正在河南省焦作市公安警校参加封闭训练,晚上11点多,家人突然赶到学校告诉她,儿子李飞失踪了。“我儿子中午吃饭时和他父亲要了30元钱,说要给自己的自行车配锁,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发现,自行车在家里,锁也配好了,儿子却不见了。”何树军说,当年李飞12岁,刚上初中一年级,当时李飞的奶奶在家,由于耳背,她不知道孙子是何时回家又出门的。起初何树军和家人都以为,李飞贪玩跑到哪里去了,熬过艰难的一夜,何树军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她向单位领导请假后,立即赶往儿子所在的学校。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现象,不管上哪玩,星期一他是要上课的。我先在学校门口等,一直等到铃声响了、大门关了也没见到儿子。”何树军说,李飞是个阳光温暖的孩子,在失踪的前一天,还在家练习竞选班干部的演讲,走失前也没和家长吵过架,在生活和学习上也没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何树军觉得儿子不可能离家出走。自从李飞失踪后,何树军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位称职的母亲,为了寻找儿子的线索,她搬到单位宿舍,但是两三个月过去了,事情依然没有进展。

期盼之痛

“我在一个打印社打印孩子的照片,打到第二张是孩子的模拟画像,这引起了店主的注意,知道我的遭遇后,他为我抹去了15元的打印费。”

“我想想必须得自己走出去找,于是每个周五下午就带着一大瓶水,买点馒头烧饼背上,然后进山去找。”何树军说,以前上班时,每周末的休息日,她都会背上简单的行囊,手举着儿子李飞12岁时的照片和一张模拟画像,到焦作市附近的山区寻找,赶上节假日休息时间比较长的时候,她会坐火车去外地寻找孩子。

这些年来,何树军寻找儿子花光了积蓄,为了节省开销,她出门时总是带一大包馒头,舍不得买矿泉水,就向人讨水喝,在不超过40元的旅店住一晚,洗个澡算是奢侈的。很多人劝何树军放弃,但是母子连心,她始终坚信,儿子还活着,所以她坚持不懈地寻找。“这些年,我已经走遍了国内多个省份,每次踏上寻亲之路也是对自己的一次交代吧。”何树军曾经两次以为就要和儿子团聚了,有两个孩子和儿子的经历极其相似,甚至见面后的“眼缘”,还有头旋儿、掌纹都很像,“两次都做了DNA鉴定,甚至我一度认为两个孩子之一可能就是我的儿子,可惜比对结果都让我大失所望。”

团圆之痛

“我儿子头顶上是两个旋儿,左手掌是断手纹,左侧臀部上方快到腰的地方,有个指头肚大小的青(胎)记,他失踪时上身穿黄色T恤,下身穿牛仔短裤,脚穿双星牌球鞋。”

20年来,何树军无数次地重复着儿子李飞失踪时的特征,甚至午夜梦回时,也会梦到儿子已经回到了家里,自己多年的寻找只是一个梦。对于生活报青年志愿者帮她在省内寻亲,何树军连声表示感谢。多年来的寻亲,让她最感安慰的就是寻亲路上遇到的好心人、志愿者、媒体人。“100元、200元,许多好心人都想帮助我、资助我,但是我都拒绝了,因为他们给予我的,远远超过了金钱。”单薄的外衣、稍显凌乱的头发,已经退休的何树军走上了全职寻亲的道路。最近,她接到好心人提供的线索,来到佳木斯市,但是到了当地,线索又中断了。一位母亲锲而不舍地寻找儿子20年,这其中的心酸与艰辛,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采访过程中,何树军让记者深深体会到一位母亲的不易与执着。“想找到身上掉下来的这块肉”的执念,支撑着她在寻亲路上一步步前行,当记者小心翼翼地问,如果儿子能看到寻亲信息,想告诉儿子什么时,何树军沉默良久后说“想让儿子回家”。如果您知道和李飞有关的线索,可以拨打何树军的联系电话:18503900558,帮帮这位母亲,愿他们母子早日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