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街头品牌店塑料吸管多下岗小店还在观望

1月1日禁塑令后 本报记者踏查冰城街头

品牌店塑料吸管多下岗小店还在观望

文/摄 实习生 崔迎迎 鲁泽 苏宇坤 生活报记者 于海霞

“哎呀,这塑料吸管啥时候换成纸的了,泡时间长了喝到纸了。”几天前,哈尔滨市民小张中午和同事去肯德基吃午餐,点了一杯热奶茶,十分钟后喝时才发现,奶茶的塑料吸管已经换成纸吸管了,虽然口感不咋好,可小张知道这有利于环保。

根据国家发改委和生态环境部年初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到2020年底,全国范围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

连日来,记者对哈尔滨市区多家快餐店、饮品店、外卖店等进行了调查走访,了解塑料吸管替换和使用情况。

部分大商家已替换掉塑料吸管

根据我省制定的塑料污染治理重点任务时间表,到2022年底,全省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的商场、超市、药店等场所,县城建成区餐饮堂食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全省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的县城景区景点的餐饮堂食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

1月11日,记者在走访和调查中注意到,一些大的超市商场、品牌餐饮店、咖啡店已经开始贯彻执行该措施。

在一家肯德基店,记者注意到该店堂食和外卖均已按限塑令要求实施,如无添加小料的饮品,已提供可降解直饮杯盖,有小料的饮品也用纸制吸管代替,外带、外卖的包装袋使用的也都是可降解塑料袋。

在麦当劳店内,记者看到前台摆放了塑料吸管。“这是一个装饰品,我们已经将饮品改用可降解直饮杯盖,不需要吸管就可以喝。”店内员工称,该店已不再使用不可降解塑料吸管,而是将其替换为更加便利的饮用嘴。另外,该店员工表示,外带和外卖的包装也使用了纸杯和纸袋。

记者走进哈一百一楼的星巴克,进门就看到展示用的直饮杯和纸袋。从店员处了解到,星巴克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更换了纸质吸管,并且使用纸袋代替塑料袋。

一些中小型饮品店 仍在用塑料吸管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塑料制品累计产量8184.2万吨,其中塑料吸管近3万吨,约合460亿根,人均使用量超30根。业内专家表示,塑料吸管的使用时间只有几分钟,但降解的时间可能长达数百年。

在道里菜市场一家豆浆店,记者看到喝豆浆的吸管用的还是小塑料吸管。“豆浆本身利润就不高,换了纸质吸管成本会比原先的塑料吸管高。豆浆的利润又要降低一部分,但为了环保和健康我们还是要换的,已经和老板沟通过,纸质的吸管明天就到。”该店的员工说。

不只是中小型饮品店在用塑料吸管,在哈尔滨市一商厦内,还有商家售卖不可降解的塑料吸管。记者来到一家售卖日用品的店铺,面对记者的询问,店主答复:“我们只有这样不可降解的吸管”。

随后,在透笼街附近,记者发现有一些饮品店仍在使用塑料吸管。采访中,一些店员并不清楚店内的吸管是否为可降解吸管。此外,一些门店还选择将纸吸管与塑料吸管放在一起,供消费者选择使用。

“纸吸管不是唯一选择 只是过渡产品”

记者发现,一般纸吸管由两层组成,外侧是一层浅黄色外壳,可以清楚地看到木浆的纹路,内侧是较厚的白色内衬。“喝热一点的饮料,有时吸到嘴里全是纸屑,只能打开盖子直接干杯了。”喜欢喝奶茶的市民孙小姐摇着头说。

肯德基餐厅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虽然纸吸管可能对口感稍有影响,但是纸吸管干净环保对身体无害,“确实纸吸管不宜长时间浸泡,只能提醒顾客尽快饮用。”

“可降解吸管,包括纸吸管固然好,可进货成本也高啊。”采访中,一家外卖店的老板于先生说,现在还没有部门要求他必须换成环保吸管,他店里平时使用的包装袋和吸管、杯子都是专门定制的,如果换成纸吸管,成本会比现在的塑料吸管高两三倍,外卖的菜品也得相应提价,那会流失很多顾客,目前还不能考虑更换。

“纸吸管也只是一个过渡期产品,未来会有更多的降解塑料产品投入市场供大家选择。”针对市民的疑惑,哈尔滨市环保局相关人士解释道,“其实替代塑料的可降解产品不只纸吸管这一种,也有与塑料吸管体验相近、又不同于纸吸管的可降解环保吸管,比如聚乳酸(PLA)吸管。作为可降解塑料吸管的主要原料,聚乳酸由玉米淀粉乳化而来,使用丢弃后在堆肥条件下45天可分解为水和二氧化碳。但因为现在政策刚刚开始执行,市场使用量还比较小,无法量产,市场价格就高,等大家环保意识渐渐提升上去了,量大后价格自然就降下来了,国家允许重点行业领域先行先试,不搞一刀切。”

“纸吸管影响口感 但我们支持环保”

“目前市场上能替代传统塑料吸管的基本都是纸吸管,可降解的塑料吸管我们还真没咋见过,但事物的发展都有过程,慢慢肯定会有更多的替代产品,这是好事,急不来。”采访中,一些市民表示,纸吸管在体验感上与传统塑料吸管还是有一定差距,不过政策刚刚实施要有个过程,可以理解,对国家的环保倡议和举措还是非常支持的。

市民黄女士说,自己爱喝酸奶和奶茶,换了纸吸管后确实影响口感,喝酸奶感觉黏糊糊的,特别是热奶茶,里面的珍珠吸不到嘴里,但她知道塑料吸管不环保,支持国家的环保行动,“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大研发和监管力度,让更多可降解吸管投放到市场,慢慢大家就养成环保的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