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上京滑雪场缆车故障 绳索救援

阿城上京滑雪场缆车故障 绳索救援!13人如何被救下?
—20℃游客悬跨度800米索道缆车上 消防员还原 2小时生死救援

生活报讯 (实习生郝天朔 记者黄迎峰) 17日15时16分,哈尔滨市阿城区消防救援大队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位于阿城区玉泉街道内的上京国际滑雪场缆车系统发生故障,缆车悬停在半空中,19名游客悬停滞留被困空中,情况十分危急。阿城大队金涤路消防救援站紧急出动一台抢险救援车、一台运兵消防车,14名消防队员赶赴现场,大队指挥部随即出动。记者从参与现场救援的消防员口中,还原了这场历经近2小时的生死救援。

16时30分现场勘查  雪地湿滑无作业面 选择绳索救援

当日16时30分,阿城区消防救援大队队员到达后,立即进行现场勘查,并向滑雪场工作人员了解人员被困情况。在消防救援队站到场前,已经有6名被困人员被滑雪场的工作人员救出,其中有3人轻伤,被紧急送往阿城区人民医院检查救治。现场仍有13名游客被困,分别位于雪场的低段、中段和高段,跨度约为800米的索道缆车上。

此时天色渐晚并伴随降雪,能见度低,室外气温已达到零下20度左右,给救援增加了难度。

“天气太冷了,风这么大,缆车还是镂空的,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制定好最周密的援救计划,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哈尔滨消防救援支队大队长李继平说。随后,消防员们明确了分工。几位有经验的消防员迅速观察地形,并制定计划,其他消防员们也兵分两路,一组火速调动器材,另一组通过地面家属等人了解被困人员情况并作详细记录。

根据估算和测量,被困人员所处的地势较高,坡度达到10度-12度,加之地面湿滑且伴有小雪,天色昏暗能见度低,导致抢险救援车没有作业面。消防员用了十分钟制定计划—“绳索救援”。

救援队伍分成了三组,一组配备三名消防员,一名消防员高空缆车救援,地面两名消防员配合拉动绳索协助救援。首先,指战员们对身体不适者和小孩进行救援。

16时40分救援开始  低温天40岁大叔冻麻了 消防员帮系吊带

当日16时40分,救援正式开始,一组的站长助理宋海波和二组的战斗班长王晓港,同时登上绳索,两组救援同步进行。哈尔滨消防救援支队阿城区大队金涤路消防救援站副站长介绍,由于1组的被困人员是一名40多岁男子,并且体重较大,在缆车上的停留时间也达到一个小时以上,身体已感觉不适。由于低温,他的活动能力明显下降,所以在十几名被困者中,他是配合度最低、救援难度最大的。

“我有经验!让我去吧!”宋海波迅速穿上救援的全身吊带,携带好救生器材,利用滑轮组迅速地升上缆车。到达缆车上面后,宋海波用嘶哑的声音呼唤着被困者,通过交流判断被困者意识,并迅速为他佩戴好半身吊带。“我们来了,再坚持一下!拉住我的手你就安全了!”在佩戴好后,他迅速下好指令,与地面人员配合将被困人员成功救下。

16时40分先温柔抱住姐弟俩 边安慰边救援

与此同时,第二组王晓港的救援对象,是十岁出头的姐弟俩。孩子的行为和情绪跟大人相比,有着更大的不确定性,所以王晓港在上升到缆车内部时,第一时间温柔地抱住两位小朋友,边拍着两个孩子的背,边为他们戴好救援吊带,并用最大的声音向地面呼喊着:“俩孩子,一定把绳子抻住,迅速接住了!”

在地面的家属也高喊着安慰两个高处的孩子,在两名地面消防员的配合下,两个孩子平安落地。落地的那一刻,两个孩子和父母相拥而泣。两分钟后王晓港从缆车上下来,两位孩子又一下抱住消防员叔叔抽泣不断地说:“谢谢叔叔”。王晓港的眼泪也夺眶而出,摸着两个孩子的头说:“刚才你俩已经很棒了,叔叔来晚了,让你俩等太久了,这会儿见到妈妈爸爸就好啦,乖。”说完王晓港来不急擦干脸颊的泪水,又小跑着奔向下一辆缆车……

18时20分全部救出 大风吹得绳索乱晃 雪友大学生帮拉住

16时50分,第三组22岁的代班长栾升辉爬上第三辆缆车,他营救的被困者是一名30岁左右青年男性,意识清醒,配合度高。

栾升辉利用绳索将半身吊带调升至缆车,在地面进行支点固定,并指导被困人员将半身吊带穿好。此时地面突然刮起大风,两名地面消防员被乱晃的绳索拉扯得无法站稳。见此状况,前来滑雪场游玩的几名大学生迅速冲向前与消防员们一起拉住绳索。伴随着呼啸的风声和他们脖子上暴起的青筋,几个人咬着牙“驯服”了乱舞的绳索,最终将男子顺利救下。在男子落地的那一刻,两名地面消防员对几名大学生竖起了大拇指。

在大学生的感染下,在场的所有人纷纷加入救援队伍中。其余被困人员,在共同努力下于18时20分全部成功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