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广海艺术简历

1952年生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会员。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油画艺委会委员,198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研修油画。现为黑龙江日报社美术编辑。多年来一直从事油画创作,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重要展览。代表作品:1989年,油画作品《静物》随“中央美术学院首届油画、雕塑展”赴新加坡展出,并被收藏。1992年油画作品《三月》入选“中国油画艺术展”,中国美术家协会收藏。1994年油画作品〈正月〉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同时获黑龙江省一等奖1994年油画作品〈凌晨直播世界杯足球赛〉入选“第三届中国体育美展”,同时被萨马兰奇先生代表国际奥委会收藏。1996年油画作品〈向日葵〉入选“首届中国油画学会展”,并被收藏。1997年油画作品<暖风>入选“徐悲鸿艺术大展”,并获金奖。

  1997年油画作品〈楼顶空间〉入选“第四届中国体育美展”。1999年油画作品〈金色交响曲〉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2003年油画作品〈第十乐章〉入选“第三届中国油画展”。2008年油画作品〈红色记忆〉参加“青春叙事.中国知青画家油画邀请展”中国美术馆收藏。2008年油画作品〈家书〉参加“青春叙事.中国知青画家油画邀请展”中国美术馆收藏。2008年油画作品〈向日葵〉参加“青春叙事.中国知青画家油画邀请展”中国美术馆收藏。作品多次在《美术》、《美术大观》、《美苑》、《江苏画刊》、《中国连环画报》、《广西美术》、《人民日报》、《新民晚报》、《黑龙江日报》等多家媒体及画刊、画册发表和介绍。还有多幅作品曾赴美国、日本、加拿大、法国、新加坡、香港等地展出,并被广泛收藏。

刘广海视野中的向日葵系列

李涛

 

    向日葵是油画家经常描绘的物象,自从梵高把黄黄的向日葵赋予蓬勃生命力之后,众多油画家便把目光投向了这个烈日下的植物,可是把向日葵画成系列的画家却很少见,刘广海十几年来执著于向日葵的创作,成为了一个地道的“向日葵系列油画家”。
刘广海运用手中的画笔以向日葵来表达现代都市人的困惑、迷茫和对自然的渴望,对生命和生活的热爱。他的向日葵系列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刘广海先生表现大自然中的向日葵,他的向日葵与梵高的“一枝独秀”式的不同,而是那种成群结对,密密麻麻的向日葵,那是生活在现代都市中的画家眼里的自然物象,大自然的神秘与精彩,使画家久久留恋,他笔下的世界也正是都市人对大自然的渴望,对生命力的追求。画家作品,承载着一种思想,也是一种对最原始渴望的表达。
第二时期,画家将采摘后的向日葵,融入都市的景观,向日葵被放置在屋中、阳台、楼顶----都市人以他们对大自然的热爱,把向日葵采摘回家。在画家的画面中,总有一种淡淡的思绪萦绕,那是对大自然的讴歌,也是对向日葵命运的感叹,或是都市人在自然与都市选择中的困惑?画家内心中也许也是矛盾的。这种矛盾是都市人一种无法排解的问题。这个X或Y便是现代文明进步的代价。画家敏感的捕捉到这一点。
近来,画家正在探索着画出更多的抽象世界中的向日葵,向日葵越来越超越了一个具象的植物,而成为一个更明确的语言符号。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画家独立观察力的提高,一种以新的形式来表现向日葵的强烈渴望和表达自己内心冲动的欲望,使画家在不知不觉中转变了,他在画面中艰苦的探索寻求着自我,这说明了刘广海的画由原来的古典主义、由传统思潮向现代认识取向的转变,他笔下的世界更加轻松、自由。
刘广海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平日喜欢花草、动物、钓鱼、看碟。生活给与画家更多的感悟,他的作品是对生活问题的思考。他的画中没有反讽,抨击及对现实生活过多、过于直接的关注,他以一种曲折的方式,用向日葵这个符号表达了自己的感想,从这一点看,刘广海属于那种感悟型的油画家。
刘广海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展并获奖,并被广泛收藏。刘广海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画家,他总是执拗地用自己的想法画画。当不少画家认认真真地去炒作或推销自己时,他却能在家中安静的体味生活的快乐和悠闲,这是一种“现代禅”,独特的生活态度造就了作品中独特的生活视角。
刘广海的作品所以感人,所以贴近观赏者,正是因为他以扎实的功底,独特的刻画中传递出现代都市人所特有的与自己交融、与自然交融的感觉。而能捕捉到画中感觉,正是优秀的现代画家基本素养。
露台上的向日葵 130x100cm 1997
微风 油画 116x91cm 1998
金色交响 1998
午后 130x97cm 2007
下午的阳光 100x80cm 2007
向日葵 2008

 

读刘广海的画

桑克


刘广海是我多年同事,所写插图向以简洁著称。他用线条勾勒事物,虽用力轻著,但也照样映现他的积累以及认识。这些俱是表象,窃以为不必多论。人至中年,广海依然清瘦。我好奇发问,他坦然相告,昔时曾在四师跳芭蕾。我惊诧,世间竟有如此巧合?我正是出身四师。屈指细算,或许幼时便看过广海之舞。具体情状,因年代稍远,业已记不清晰。正因如此渊源,我与广海亲近许多。谋生理所当然,以广海审时度势之明,虽有应对策略,但亦损精耗力。尽管如此,广海仍然发心于油画,因为这项工作才是他心目中真正的艺业。 众所周知,如今的艺术变化多端,架上绘画似呈衰颓之势。或因地处偏远,或因内心执拗,广海依然坚持架上绘画。以此点来看,广海不仅略显倔强,倏然之间也挺身恪守传统之列。人生百年,活法数种而已,传统自是一种无可厚非的选择。或以为此种判断衍生问题,但以我之激烈,照样认为此行无不可解。历史局限之大,有谁可以预知?从另一侧面来看,广海更值敬重,尤其将之与时下嘈杂浮浪相比。退步设想,即使作为架上绘画本身,广海的选择也趋于简朴。
他画安静的植物,如向日葵,让我想起画静物的塞尚。这些事物表面看来趋于简单,也缺乏动感,但恰恰因其单纯,才可从笔法之中见出画者对生活的理解是否深透。十九世纪拥有这一传统,面对简单的事物,或静物,或风景,足以穷尽一生。现在做此选者甚鲜,我深以为憾。艺术自有源流,追求新鲜亦为正宗,但时尚化多少还须忌讳。广海敬而远之,或许不能,但观念却独立而诚实。这不但重要,更值得期许。诸如此类之《向日葵》,约有七八张之多。我看过其中一些。有的居于旷野,大叶衰减,花瓣垂落,似是晚年光景,与梵高之蓬勃截然不同。以广海观之,生命本自悲凉。他另有一幅初春风景,幼草新萌,车辙之内残雪尚存,无意之中恰好充作向日葵的注脚。僻地之中并非都是强悍之气,颓败之象也是应有之义,这或许更接近生命的本来面目。有的向日葵居于瓦盆,中景是荒凉的城市,远景是漠然的天空。尺寸之间,分明可以见出安静之中的挣扎,颓败之中的从容。物为心象,这些向日葵其实也是心之替身,若明此意,其他即可迎刃而解。
广海也画人物,笔触所及,全无面目,似乎肢体已能表达一切。或许没面目本身即是一种表达,仿如广大的沉默正是嘹亮的号角。《八角街卖货女》诸篇,色彩中和,自成一系,宁静之中显示温婉。这是对日常生活切实的拥抱,若能繁衍子嗣,定成恣肆汪洋。《朋友》色彩绚烂,似是奇数,足以看出广海心思之密。《第十乐章》之超现实或复杂性,似是奥秘的婉转辐射,其中理性祈盼不言而喻,莫非正是我等心声?
            2006.2.28.
八角街卖货女 30x30cm 2006
守望 30x30 2006
在那遥远的地方 30x30cm 2007
远方来客 60x50cm 2009
朋友 50x40cm 2006
1945年8月哈尔滨  190x150cm  2007 
老宅 60x50cm 2008
伴儿 56x40cm 2009
君子兰 60x50cm 2010

 

著名画家刘广海:用青春底色描绘生命

静伟

 

 2007年9月的一个下午,阳光很好,照进著名画家、生活报美编刘广海略显凌乱的画室。刘广海的心情也很好,每天与自己的画作和家人生活在一起,是一种幸福。木工桌改成的画案上,那个老式的黑色手拨电话忽然响起。是当年同他一起下乡的知青,现在也是著名画家的李斌打来的。李斌告诉他,要在上海举办一个《青春叙事·中国知青画家油画邀请展》,让他一定要参加。都是哥们,又是自己一直热衷的题材,自然是一口答应。可放下电话,刘广海的眼角却忽然有些湿润,很多往事像潮水一样袭来,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
  那些美丽得忧伤得让人泫然泪下的青春啊!那些像白鸟一样一去不复还的岁月啊!  
  往事:只是当时已惘然  
  刘广海,1952年生于齐齐哈尔,生于那个红色的年代。上小学的时候,受一个比他大两届的同学的影响,刘广海迷上了画画。上课时百无聊赖,他就在作业本的背面乱画,画老师的脸,画同学的后脑勺。为此,老师没少撕他的作业本。不过,每当赶上省里、市里、区里举办绘画比赛,老师也都会想起他。“文革”开始后,各路造反团也纷纷“拉拢”他,“慕名”找他画漫画、宣传画。“一个孩子懂什么?谁找我,让我画啥,那就画呗!”现在想起来,刘广海一脸苦笑。
  1969年,刘广海响应号召,上山下乡,来到了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四师36团,位于虎林县境内。每天早上不到5点钟就要下地干活,一天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根本就顾不上画画了。不过半个月后,刘广海还是第一次拿起了画笔,但画的,却是一同下乡的一个女知青的遗像。当时,他们到另一个团去支援麦收,回来的路上,一辆满载知青的大卡车翻了车,一个齐齐哈尔来的女知青也因此丧生。开追悼会需要遗像,但他们只找到了那个女知青的一张小照片。于是刘广海自告奋勇,按着照片,为那个女知青画了一幅黑白素描。
  伤逝之后,生活还得继续,就像后来的那首歌唱的那样:“继续走,继续失去,在我没有意识到的青春……”
  那个时候,刘广海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翻跟头。没事儿的时候,刘广海就在场院里翻跟头,侧翻、前空翻、后空翻……有时一口气能翻好几十个跟头,这也让他在知青中小有名气。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因为会翻跟头,就被调到团部宣传队去演样板戏,演《红灯记》里的跳车人,演战士翻跟头的过场戏。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又重新拿起了画笔,演出之余,就画演员们化妆、排练的场景,于是又被领导“抓”去画布景。既当美工又当演员地干了几年之后,1975年,他又被调到了师部宣传队,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开始了版画创作,并结识了李斌、沈嘉蔚等一批热爱画画的知青。当时,他们一起互相切磋交流,自己办学习班,谁有一个好题材,就拿出来让大家一起探讨,提意见,刘广海至今还很怀念那种氛围。也就是那段时间,刘广海的画艺有了飞快的进步。
  1977年恢复高考,刘广海考到省城哈尔滨攻读美术专业。其间,他的作品《新花》参加了黑龙江、贵州、四川三省的版画联展,获得好评一片。毕业后,他来到黑龙江日报社做美编,那个时候,他每天为《黑龙江日报》一、二、三版画的漫画,经常被《人民日报》转载。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连环画最火的时候,《中国连环画报》还刊登过他的连环画《冯如》。他还画过许多小人书,《武杰奇冤》、《武林侠女》、《奇兵捣匪巢》……很多在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人,都还记得。  
  《家书》:此情可待成追忆  
  1988年,刘广海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研修油画,得到靳尚宜、冯法祀、戴泽、韦启美等油画大家的亲传指点,博采众家,终成大器。他的油画作品曾经多次入选全国美展、油画展,也被多家媒体及画刊选载。1994年,他入选“第三届中国体育美展”的油画作品被萨马兰奇一眼相中,最后决定代表国际奥委会收藏的13幅作品,就有刘广海的这幅《凌晨直播世界杯足球赛》。他的《暖风》,也在1997年的“徐悲鸿艺术大展”上获得金奖……
  但刘广海画的最多的,还是黑土地、向日葵、拖拉机……那段知青生活,成了他生命中抹不掉的青春底色,那些青春意象,也在他的画作中屡屡浮现。
  接到李斌的电话后,刘广海一口气画了三幅油画:《红色记忆》、《向日葵》和《家书》,可以说,这三幅油画都是他的泣血之作,因为里面有他的忧伤,有他的快乐,有他全部的青春岁月。而其中最能触动人心灵的,就是那幅《家书》:一个女拖拉机手,躺在没有开垦完的野地里,手里握着一封拆开的家书,而另一只手则挡在脸上。是在挡刺眼的阳光,还是在拭眼底的泪?每一个看到这幅画的人,都不能不为之动容,甚至流泪。
  刘广海说,这幅画画的,其实就是当年的自己。他在武装连的时候,过的是“早起两点半,地里三顿饭,晚上看不见”的生活。有一次割黄豆,因为扎手,割了一上午,他却一垄地都没割到头。眼看着已经开饭了,自己的活还没有干完,刘广海忽然百感交集,把镰刀扔到地垄沟里,自己躺在地里,看那蓝天上的白云,看那刺眼的阳光,开始想家,开始流泪……今年5月,在上海美术馆的展厅里,刘广海的这三幅油画前,每天都有很多人驻足流连,久久不忍离去。给刘广海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从澳大利亚归国的女华侨,岁数已经很大了,被家人用轮椅推着,在自己的《家书》前足足看了有二十多分钟,转过脸时,已泪流满面。刘广海没有问她是不是当年的女知青,也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坐轮椅,但看到这个情形,他明白,自己的画作已经触动了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个角落。实际上,被这幅油画感动的,也并不仅仅是当年的那些知青。有一个采访刘广海的年轻记者就跟他说,看了刘广海的画,她也哭了,因为她也是异乡人,也有接到家书痛哭流泪的经历。
  听说,刘广海的这三幅油画中国美术馆已经决定收藏。我没有打听具体的价格,因为我知道,青春无价,心血无价。那段苍凉但是美丽的知青岁月,注定将是刘广海一生的财富。他,会一直画下去。
远去的记忆 1995
红色记忆 2007
家书 油画 190x170cm
北方的三月100x80cm 2009
难忘1969 2009
初夜 油画 2009
  •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2011年生活报广告刊例生活知道网广告报价
  • 活动合作热线:0451-84656358
  • 联系电话:0451-88080000  114转生活知道网
  • 黑ICP备10007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