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伟迅艺术简介

  仲伟迅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书画院名誉副院长,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副秘书长,哈尔滨市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副主任,哈尔滨市青联委员。

  获奖:2004年获全国首届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奖(中国书法家协会) 2004年西泠印社第五届篆刻展获优秀奖(西泠印社) 2005年获全国第二届电视书法大赛获铜奖(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央电视台) 2007年获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三等奖(中国书法家协会) 2008年获全国第六届篆刻展一等奖(中国书法家协会) 2009年获中国第三届书法兰亭奖二等奖(中国文联、中国书法家协会) 2005年获黑龙江省第四届"文艺精品工程奖"二等奖(政府奖)2005年获哈尔滨市第七届"天鹅文艺奖"一等奖(政府奖)2006年获首届"首届黑龙江省青年文化新星"荣誉称号(政府奖)2008年获黑龙江省第五届"文艺精品工程奖"三等奖(政府奖)2010年获黑龙江省第六届"文艺精品工程奖"一等奖(政府奖)

  入展:2004年入展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2005年入展全国第五届篆刻展2005年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篆刻家作品展2005年参加借古开今全国篆刻名家邀请展2005年参加2005当代篆刻家邀请展2007年参加当代篆刻家陶瓷印展2007年参加当代篆刻艺术大展2008年参加全国著名青年书法家邀请展2008年参加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2009年参加中国当代书坛名家500家书法精品展2010年参加兰亭群星会中原书法精品展2010年参加兰亭获奖名家书法作品邀请展

行者无疆君子豹变
--仲伟迅和他的篆刻艺术
 
高庆春
 
仲伟迅是黑龙江印坛的一员猛将。近年来,他以独树一帜的大写意印风,接连在全国重要书法大展赛事中取得好成绩,成为圈里人瞩目的人物。
说起仲伟迅,最值得钦佩的是他的艺德。中国人做事讲究以德为先。在书法篆刻圈子里也最看重这一点。仲伟迅学习篆刻师从已故篆刻家曲江先生,而他对曲江先生的敬重和爱戴,在熟悉他的人中,传为美谈。
曲江先生是文革后期黑龙江印坛的开拓者之一。他一生历尽磨难,生活艰辛,却痴情于篆刻艺术。他的巨印成为当时黑龙江印坛的一绝,至今为人所称道。他曾在印石边跋中自述:刻石头就要疯,过日子要傻,要真不要假,疯疯傻傻。可见其对艺术的执迷和痴狂。仲伟迅十二岁时拜曲江先生为师,曲江先生是他的启蒙老师,也是他至今唯一师从的业内恩师。自1982年拜师,到1994年曲江先生病逝,仲伟迅在严师的教诲下,宗法秦汉,兼习书法,耳闻目染,耳提面命,获益良多,打下了扎实的童子功。曲江先生傲岸不屈的品格和他对艺术的炙热情怀,在伟迅的心灵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以至于对他以后的人生和艺术道路产生了重要影响。从伟迅身上能感受到为人坦诚重义、尊师重道的美德。伟迅擅刻大印,这一点传承了乃师之衣钵。
篆刻曾被古人誉为雕虫小技,壮夫不为。其实不然。篆刻绝非刀与石简单的碰撞,如今,要想在众多的印人中脱颖而出,仅有技法是远远不够的。品格、才情、功力、修养、识见,缺一不可。因此,成就一名篆刻家,往往要比书法家、画家难得多,所付出的努力也要多,还得耐住寂寞。
仲伟迅具备这些条件,且甘心为之不懈追求,因此,获得成功不是偶然的。
篆刻一般分为工稳、写意、中间状态三种基本风格。不管是哪种风格,作为一种传统的艺术形式,依托表达中国人思想道德情操的词句,辅以章法,篆法、刀法的艺术表现,使一方红红的印章成为人们情感寄托和艺术审美的一个精神家园,历久而不衰。作为以雄强、厚重、拙朴、大气为基调的写意印,因其创作难度较大,技术层面要求也高,更因其曲高和寡,并不为所有人接受,以至成为畏途。俗语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曾在一方印的边跋中刻到:写意印较工稳一路要难,难在以经意之构想,造不经意之结果,外人难解其中妙处也。仲伟迅知难而上,在写意印这块天地里不断探索,终有所获。仲伟迅不善言谈,但个性中却有东北汉子的奔放、疏野与豪情,这一性格特征在他的写意印中得以充分展现。加之身处哈尔滨这一黑土文化与中西文化交融的地域,因而他这一篆刻美学追求和风格取向不是空穴来风,是具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文化支撑的,这是他成功的内在必然性。
近年来仲伟迅的篆刻作品在国展中崭露头角,从八届国展到全国首届青年书法展的获奖作品,初步展示了他的个人面貌。而经过全国第二届电视书法大赛获奖,最终在去年全国第九届书法展上获奖,这其间历经了汲古、提炼、调整、强化的艰辛过程,突显出伟迅的智慧与坚韧。
当下一个时髦的词叫原创性。其实所谓的原创性,绝不是照搬原始或稀有的资源,而必须是以独特的审美视角来审视和提炼这些资源,加以融会贯通,为我所用,才能创造出真正的有品味的原创性作品。而以猎奇或怪异为标签的所谓原创,必然是短命的。
行者无疆这方九公分见方的白文巨印,是伟迅的具有原创性意义的代表作,是他四年前在首届青年展上的获奖作品。现在看,这方印也是可圈可点的。一般来说,写意印要突出强调视觉效果,尤其是巨印更注重虚实对比强烈、刀法明快鲜明,视觉夺人耳目,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要求作品有内涵、耐寻味、立得住。这就需要有笔意、有情趣、有旨外之象,所谓超以象外,得其环中。伟迅这方印,二者兼而有之,当之无愧。通过印面散其怀抱、放荡形骸的浪漫情怀与刀笔渲染,展示给人以坦荡的气象和明快的节奏感,而透过形式,其技法语言亦相当到位,篆法兼篆、隶、行草笔意;其用刀以猛力见长,不主故常,以刀带笔,行于所当行,至于所当止;其残破手法尤为老到,能令实处愈实,虚处愈虚,加之边框的粗细曲直变化,令全印大气盘旋而能复归平正,可谓独运匠心。以这方印为代表所表达的创作高度,成为伟迅四年前创作的小高潮。自此后,他的许多作品并达到如此高度。分析起来,这也符合创作规律。这里面有自觉的因素,即他不愿重复自我,不断寻找新的创作灵感,寻觅新的突破口和切入点。再者,他不甘做没有思想的印奴,不肯固步自封,不甘心麻木不仁地面对刀与石,这正是他的闪光点。他沉潜下来,把目标瞄向了更高标准的九届国展。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为此而准备了两年多时间。他曾坦言:参与国展不是为追名逐利,而是重在检验自己每一阶段的创作水平和实力,找出与同道的差距。以此胸襟和胆识,两年多内他不断思索和实践,在汲古、借鉴、提炼、融会上下功夫,作品有了新的进境。
伟迅在九届国展中获奖作品大印君子豹变,即是这一阶段探索出来的具有创新意义的代表作品。君子豹变无论从形式到技法都迥异于行者无疆,是他近期求变的新面目。《周易》中有君子豹变,其文蔚也之句,意即君子发威,就会大发文采。这一古训启发了他创作灵感,以白文巨印形式表现出来。中国书法评委会给他的获奖作品评语是:作者较好地借鉴了古玺印和古陶文的形式,以较强的抒情意味表现了当代写意印风。作品取法多元,包容丰富,有较强的形式感。可谓中肯。这一思变的过程中,伟迅在深入研习古玺印的基础上,对陶文、砖文等民间书法资源进行了深入研究和借鉴,进一步提升了表现力,使形式感更加明朗、开张,文字取法也有了新的来源。如字即是撷取最新的陶文资料中的一例,前所未见。可见作者严谨的治学态度,而后才是融会创新的精神,这一点在年青作者中尤为可贵。当然这方印的边框不尽理想,还有提高修改的余地。仲伟迅的佛像印也独具自家面目,凝聚了他多年的心血和智慧。
行者无疆君子豹变的创作,是仲伟迅具有典型意义的一个创作过程,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时间概念,而是具有质变的创作突破过程,它承载了一个篆刻家的心路历程和创作轨迹;它是作者在精力最旺盛的青年时期激情与创造力的交融和喷发;它有作者对传统精神的理解和顿悟,更有现代审美元素的流露和展现;同时也含有对当代有成就的篆刻家作品的合理借鉴。这一创作过程的结果是站在新的起点上,创造出有别于以往,又与过去有内在联系的,形式与内涵相结合的新的式样,且被专家认可的新式样。这是何等不易和令人钦慕。不能说伟迅的印已尽善尽美了,但可以说,他的作品承载了作者的精神追求,达到了一定高度,在写意印这块天地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席领地。
说到伟迅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他非常重视自身的修养,并身体力行。于美学、中国画、书法,乃至古典文学均有用心。从他刻印边款的提跋中可窥见二王、颜真卿行草书的遗韵,以刀代笔,别具金石韵味。伟迅的中国画曾在京学习,可谓专攻。伟迅为文,情真意切,文笔不俗,此皆从读书悟道中得来。伟迅的高明处在于他懂得有所选择和取舍。他的诸多才艺说到底是为这一别人看来是小技,而在他看来比天还大的篆刻艺术服务的。一切围绕篆刻,一切为了篆刻,这样篆刻才能释放出光彩,所谓厚积薄发。道理就这么简单,而伟迅能做到这一点,又很不简单。
在七十年代出生的这批作者中,仲伟迅是出类拔萃的,也是成熟的。他以踏实的为人和过硬的作品树立起自身的艺术形象。
艺术需要激情,更需要滋养。要,要渐行渐悟。保持平和的心态,于人生、于艺术都大有脾益。伟迅是个不善张扬的人,相信他会在岁月的磨砺中滋养笔情墨趣,在未来的日子里,带给我们新的惊喜。
 
 
                                            2008118于北京百子湾
(高庆春,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通讯》副主编、《中国书法》杂志副社长、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
 
君子豹变9×9cm
澄怀观道5×5CM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8×8(边款)
梦回唐朝5×5(边款)
临古玺8x8CM
了无痕4x10cm
修德5x5CM
修德陶瓷印
行者无疆9×9
公孙舞剑8x8cm
中国人5x5cm
黄钟大吕10x10cm
童心不散7x7CM
游鱼出听10x10cm

 

 

仲伟迅:见精微 尽性情
 
李彬
 
 
 
    仲伟迅是几年来在国家级的重大展赛中频频获奖的篆刻黑马,也是一只勇猛精进、屡创佳绩的印坛东北虎。
 
他的印面让人一见,有一种大气磅礴的冲击力扑面而来,震撼着你,感染者你,打动着你。他的个性风格突出,静中寓动、动中寓静,动静相间。动的洒脱、活泼,静的端庄、大方。印面总体风格凸显出一种豪爽、豪放、豪情、豪气。
 
   篆刻发展当下历经数千年的历史,从宋文彭、何震开始,刻印开始进入书画家自娱自乐、自用自玩的案头活,是文人书画家一种学养、性情、书法功底的自然流露。伟迅自少年从名师学习篆刻之法,数年间沉醉其中,在汉印古玺、齐派篆法、曲江写意之间游走、浸泡,终于完成了技法和篆法的古今各家积累,加上自己的理解、才情、修养、阅历、感悟,逐渐形成今天这样的写意印风。
 
    伟迅刻印师白石老人的刀法,师曲江老师的写意精神,秦汉汉印的凝重厚度。傅抱石说:刀法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绘画的笔法,是服从于书法的,服从于章法的,更重要的是服从于作者的思想感情。所以它不是孤立的。他在刀法上就鲜明的体现了这一点。腕力之盛,气象之雄,真如明代李日华在评一篇元人的文章中所说的雄快震动,有渴骥怒猊之势。字如此,画如此,刻印更如此。
   白石老人自述中说:我刻印,同写字一样。写字,下笔不重描,刻印,一刀下去,绝不回刀。我的刻法,纵横各一刀,只有两个方向,不同一般人所刻的,去一刀,回一刀,纵横来回各一刀,要有四个方向。篆法高雅不高雅,刀法健全不健全,懂的刻印的人,字能看个明白。我刻印时,随着字的笔势,顺刻下去,并不需要先在石上描好字形,才去下刀。我的刻印,比较有劲,等于写自有笔力,就在这一点。常见他人刻石,来回盘旋,费了很多时间,就算学得这一家那一家的,但只学到了形似,把神韵都弄没了,貌合神离,仅能欺骗外行而已。他们这种刀法,只能说是蚀削,何尝是刻印。我常说:世间事,贵痛快,何况篆刻是风雅事,怎是拖泥带水,能做的好呢!
    伟迅的白文印,好就好在能够运用这种不加雕琢、一任自然的线条造型,讲呼应也有所避就,时加并边,加上他惊人的腕力,组成一方方朴茂的、蕴藉的,即有渊懿韵趣的印章,形成了强烈对称的法则。
 
从伟迅处我了解中得到这样的信息,霸王卸甲是8 乘8厘米见方,游鱼出听是10乘10厘米见方的大印,这样的大印,刻成这样的活泼、洒脱的写意作品难度是很难想象的。印大一公分,难度系数就要增加十分,难以把握和驾驭。
 
   霸王卸甲”“游鱼出听”“童心不散”“牧公这四方印从章法上来看,具有阴阳、虚实、疏密,刀法具有单双结合,工写相间的特点,制造矛盾又能化解矛盾,使得整体印面和谐统一。霸王卸甲 游鱼出听是一对完美的阴阳虚实组合,童心不散牧公是另一对完美的疏密空实组合。
 
 
    白文印霸王卸甲一眼望去,上密下空,上紧下松,单刀写意,痛快淋漓。与下面的一方朱文印游鱼出听构成一个完美的图画组合。朱文印游鱼出听上空下密,上虚下实,上松下紧。左上空和右下空呼应自然。
 
    另一白文童心不散,中间虚空,二边密实,虚实有致;朱文牧公印恰巧是中间密实,二边虚空,实虚相间。密处不可透风,空处可以跑马。这种章法处理使得印面丰富不沉闷,显得活泼和谐完美。
 
   印章的空白是开拓意境,形成强烈的虚实对比,调动欣赏者积极性的重要手段。能师古而不泥于古,才能既有古意而又有所创新。
 
   从刀法上看,白文印霸王卸甲童心不散以冲刀写意为主,不拘泥于点化,一派天然纯真的烂漫之象。游鱼出听牧公的刀法是采用双刀为主,单双刀并用的用刀,敢于突破古人的单一用刀模式。
  时下篆刻界,有秦汉印扎实功底的篆刻人占大多数,固守传统难以跳出传统固定篱笆的人大有人在,敢于越雷池、有思想、有传统、有才情、敢创新、敢突破的印人还不多。 
 
    我认为,像仲伟迅这样有传统、有胆识、有才情、敢独造的印人更可贵、更难得。我们期待他有更广阔的探索之路,带给我们一个又一个的视觉冲击波。
 
 
 
(李彬: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教师,北京书法院研究员,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
书法(八尺条屏)
书法(八尺对联)
印屏68X68CM
造像[1]2.5x6cm
造像[2] 8X8CM
  •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活动合作热线:0451-84656358
  • 联系电话:0451-88080000  114转生活知道网
  • 黑ICP备10007021